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6.蛛丝马迹
    大清早的,我们一群人声势浩大地来找他,梁友青立刻明白了事情的严重性,将手里的木勺子一方,便叫着儿子出来看着火,他将围裙一脱,便与我们一道出门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仔细了说,千万别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”梁友青整理了一下头上的帽子,对着街上的反光玻璃照了照。

    三子仔细地说:“昨晚我去大都会舞厅……”

    “慢着,具体什么时候?”梁友青掏出笔记本,钢笔在上面落下寥寥几笔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……晚上快子时吧!对,就是那会,小柔和尹道长出门后没几分钟,我就去舞厅了。”

    从我们住的小弄堂去舞厅也就十分钟的路程,很近的。

    然后到了那儿,三子就看到一群黑衣人将李灿和兰芝塞上了小轿车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是什么牌子的车吗?车牌号多少?”梁友青果然比我们专业,心思十分细密。

    三子抓了抓脑袋,这时,路上驶过一辆气派的小轿车,车灯又圆又大,三子指着那车:“就是这种!但车牌嘛……我想起来了,车牌被报纸给糊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车?”我对车几乎没有研究,但梁友青却十分懂车,他指着扬长而去的那辆黑色小轿车:“我们国家目前没有自己生产的汽车,车全都是来自进口,且都是来自美国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们,这辆车是美国车,名叫福特,全国大概有四万多台,是进口量最多的汽车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……这是很常见的车。”我明白了他的意思,这就意味着,我们从车型上找,是找不到什么有用线索。

    梁友青一思考就喜欢抽烟,他一边抽着一边分析道:“对方既然把车牌给蒙上,就是有备而来,看来你们是惹到了主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大都会自从开业以来,明面上就没有得罪过什么人,想害我们的叶荣生,也已经被囚禁在了地窖里,形如蝼蚁,当然,这事我不可能告诉梁友青,毕竟我还没那么信任他。

    梁友青听闻后,便皱着眉头:“以我多年的侦探经验,他们大动干戈劫持了兰芝和李灿,就不可能没有动机,不管是求财还是私仇,调查了才知道。”

    于是,三子接着说:“当时已经很晚了,客人也走得差不多了,舞小姐们也去后台换装了,所以大厅没什么人,那群黑衣人才可如此顺利地劫走他们。”

    李灿远远地见到后,冲了上去,但人哪有车跑得快,他追了一条街,还是跟丢了,等他想顺着车辙印去找时,却发现地上被人刻意用树枝给扫过了,压根就没留下任何痕迹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很专业啊!”梁友青与我想的不谋而合,我也觉得他们太过专业了,瞅准时机,遮挡车牌,扫除车辙,一切都像训练好的,一丝一毫都没有差错。

    梁友青却笑起来,露出了一排满是烟渍的大黄牙:“谁说没有证据留下?车声就是证据啊!”

    对呀,我们怎么没想到呢?寂静的夜里,汽车在街上奔驰,就算可以掩饰车痕,但汽车的轰鸣声是不可能掩盖的。

    我们问三子,追上去后是否听见车声响,他摇了摇头:“没听见,一点声儿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尹恒这时撑着自己的老腰,有气无力地说:“铁定是在周围停下了,你没仔细找。”

    三子听他这话,嗓门都变大了,四方脸上写满了认真:“我找了!周围能藏汽车的地方我都看了,难不成车还会飞吗?”

    梁友青将烟头一砸:“带我去汽车消失的地方,我就知道怎么回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依着记忆,三子把我们带到了大都会往南面的宁波路,道路两边全是一排排的民居,确实没什么地方可以藏车的,但当我们走到街尾转角处,刚转过去,梁友青就停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里的门……是不是大小刚好,可以进一辆汽车?”他指的门,就是拐角第一户人家,一个破败的前清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原本挺阔气的,大门都是双开门,但由于长时间闲置,变成了一个荒宅。

    看到这宅子,我们冲了上去,踢开大门果不其然,见到了一辆气派的小轿车停在杂草丛生的院子里,车牌处的报纸早已脱落,上面有被酸性物质泼过的痕迹,把车牌全给腐蚀了。

    看到车就在这儿,三子气得踹了一脚车轮,把自己疼得要命:“昨天我都到了这儿,可是……可是却没想到是在院子里!”

    想到他和兰芝、李灿只有一步之遥,却就这么错过了,他悔不当初,气得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我安慰他,这不是他的错,换做是我的,在当时的情境下,也想不到车会藏在这处荒院里。

    梁友青也拍了拍三子的肩膀:“大兄弟,还好你没找到此处。”他指了指门口背后的位置,地上留着一双脚印和一个玻璃瓶子,里面装着半瓶的透明液体,梁友青拿起来放在鼻尖轻轻一闻:“是硫酸!”

    听到后,三子后怕不已,原来,昨晚上,那群人来到老宅后,就有人在门后候着了,只要他推开大门,这滚滚硫酸就会泼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就算是铜墙铁壁,也会被这硫酸给毁了!

    梁友青走到车门边,仔细查探了一番,用石灰粉轻轻吹到了玻璃片上,发现只有他自己的手印,再吹响车把手和车门处,发现全都干干净净,没有留下任何的指纹。

    这在他的职业生涯中,还是第一次遇见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的心思太过诡秘了,居然连指纹都处理干净。”他不信邪,戴上了手套,钻进车里,结果发现里面的方向盘、仪表盘、玻璃、座椅上,没有任何的痕迹,就连头发丝也没有,干净得就像刚刚出厂的新车。

    见此,他不仅没有气馁,反而兴奋起来:“这么多年,我终于再次遇到对手了。”

    尹恒靠在石柱子上问:“为什么是再次?你之前遇到过吗?”

    我和三子在草丛里寻找痕迹,就见梁友青从车窗里探出头来:“苏小姐,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,关于帽子帮的故事吗?”

    我惊愕地点点头,难道是他们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