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5.被绑架
    我们三点头,将平城发生“瘟疫”,也就是尸毒的案子,告诉了张慈爱,张慈爱听闻后,气得一把将血太岁揪在手中,就像在打孩子的屁股:“我让你不听话,让你不学好,让你去祸害人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老一少都不正经,凑在一起颇有喜感,打着打着,那血太岁也躲不下去了哎呀一声就蹿出了人形,眼见一个白发苍苍、穿着大褂的老头,伸手拍着孩子的屁股,听着孩子的惨叫声,还真有点不忍。

    尹恒却笑了笑,指着血太岁身上的红色血脉,上面的红光正在慢慢减弱。

    拍打了小半会儿后,血太岁张口哇的吐出了一口黑血,然后捂着树干呕吐起来,地上出现了凝固且发黑的血块,还有一些泛着恶臭的黑水,吐了很久很久之后,那味儿都还没有散去,差点没把我们给熏晕了。

    看到血太岁吐出那么多污秽之物,张慈爱这才放过了血太岁,血太岁小小的身体恢复了一点血色,是正常的,粉嫩如樱花的淡血色。

    见此,我终于明白,张慈爱为何要“教训”它了!实则是在帮助它吐出吸入的恶人血和尸毒。

    恢复了灵胎的血太岁,张开双臂,不可思议地看了看自己,兴奋得上树:“哟,我的灵气都回来了,我的仙根都修好了!”

    它望着张慈爱:“龙神君,你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他笑笑,说:“我医术高明。”

    血灵芝听闻后,便缠着他,要跟他在此地进行修炼,吸收灵气,张慈爱拗不过它,便说:“你若能把医院那些被你伤害的病人复原,我就让你留下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血灵芝一溜烟就跑了。

    我们也跟了过去,见到沉睡的病人们纷纷睁开了眼,朝着我们围拢过来,看到这阵仗,我想到他们下跪的情境,不由得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“别怕,它们伤不了你。”白少安再一次将我护在了怀中,目光如炬地对着四面。

    血太岁双手叉腰地站在我们面前,张开嘴便将他们身上泛红的气息给收回。

    它这是在治阴病,所以,病人的伤口表面上看,没有任何改变,实际已经恢复了,阴病治好之后,再用药,伤口就会起作用了。

    看到病人们身上的尸气渐渐消失,我、白少安和尹恒也放心了,当然了,这一切,医护人员和病人都不知情,甚至都看不到血太岁的存在。

    一切处理妥当后,白少安交代了一下张院长,让他务必将伤者治好,一切费用皆有政府和军队负责,不必担心。

    待我们回头,血太岁和张慈爱两位早已经不见了踪影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畅快,这一次出行,我们收获颇丰,就是不知洪门究竟在耍什么把戏,我提醒白少安小心提防,他点点头:“放心,我自会安排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已经快亮了,白少安将我送到巷子口,他还有公事处理,稍后再来找我,我打着哈欠,也准备去睡下了,谁知刚刚回到租住的小公寓,就看到三子红着眼睛在院子里等我们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看他的样子是一夜未睡,地上落下了满满的一地烟头。

    三子见到我们后,记得说话都说不清了,断断续续说出口后,我才听明白——兰芝、李灿和苏桃出事了!

    “昨晚,你们出去后,我嫌一个人呆着无聊,就想去舞厅看看,结果刚到,就看到一群人把李灿、兰芝抓走了,我想到苏桃,赶紧去西市找人,却看到院门开着,地上有拖拽的痕迹,苏桃也不见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想了想,咱们来平城那么久,明面上结过仇的几乎没有,私底下结仇的,也已经报了,究竟是谁,竟然敢直接抢人?

    “咱们先别急,你先告诉我,你去了哪些地方?”我问三子。

    他说他周围到处找过了,由于是深夜,都没什么人见到,然后他去了警察厅报案,但现在还未有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后来,他仔细想想,那些人绑架兰芝等人,多半是为了求财,于是,他又返回了舞厅和西市去等候线索,却什么都没等到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若是求财绑架,必定会跟我们所要钱财,并约定交易地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三子说,他后来甚至想到了最坏的打算,那就是托人寻找附近有没有无名尸体出现!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我也心头一惊,若是其他人还好,我无法接受自己的朋友和妹妹尸横遍野。

    我无法忍受昨天还如此鲜活的人,眨眼之间就被人暗杀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样的丧气话。”我故作坚强:“没有消息,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因为我经历过这样的事,就是小轩,小轩几次被人劫走,我手上一点消息都没有,便只能这般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尹恒见我们又急又慌,便说:“是死是活,我占个挂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袖子里取出三枚铜钱,拿在手上,轻轻一抛,当铜钱落地时,出现了一个卦象,他掐指一算,终于松了口气:“放心吧,他们还活着,活得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能测出他们在哪儿吗?”我记得他的法术很灵验的。

    尹恒无奈地说:“若是平时,我定能找到他们的方向,可是昨晚我消耗过度,又拧了腰,耗损严重,根本无法再开坛作法了。”

    三子又开始垂头丧气:“这下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我也急得团团转,这时,想到了一个人:“梁友青,我们去找他帮忙,或许能查到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三子双手一拍:“对啊!瞧我这木头脑袋,有个大侦探都不知道麻烦的。”

    事不宜迟,我连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,便带着尹恒和三子去梁友青的小屋子了。

    早晨的平城,是泛着清粥味的,特别是在弄堂里,家家户户都会在门口升一个小炉子,上面架着小铁锅,熬着粥,我们便是循着这粥味来到了侦探所门口,梁友青也跟街坊们一样,坐在小板凳上,围着围裙,手握蒲扇,扇了扇火。

    见到我们到来,梁友青从凳子上弹起:“苏小姐、三子还有这位是……是曾经登过报的尹道长吧!”

    他从未见过尹恒,却仅凭一张报纸记住了他,可见记忆力惊人!

    见到他,我也不再耽误工夫客套了,便直入主题,希望他给我们找几个人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