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4.龙神
    如果事情真是我想的这般,那就太可怕了,因为,为了我和白少安,洪门竟然不惜杀害无辜,简直比地狱恶鬼还要可怕。

    我仰头望着天上,看着乌云压顶的屋檐,希望我着猜测的只是猜测,永远都不要成真,我害怕担这个罪过,不知道如何偿还。

    血太岁哭着哭着,说:“你们都欺负我,你们都没有一个好人……这期间,连一朵臭花都能骑在我头上,抑制我,不让我吸血,坏透了!”

    臭花?我和尹恒面面相觑,他想起来了:“对,我之前来查探时,发现院子里开着月季,当时还觉得奇怪,寒冬腊月的,怎么会有花在此,等我过去后,这才发现,此花是有法力的花,我乃修道之人才能看见,其他凡人眼中,此处空空如也。”

    所以,这就是尹恒为何跟我说,这件事可能跟观花门有关!

    只是那时观花门的法宝在花娘手里,我才不信花娘会那么好心,帮助平城的老百姓免遭劫难。所以这花,不可能是花娘幻化出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此,我便将鼻烟壶和古书都取了出来,放在地上,一阵烟雾从远处飘来,形成一朵月季的形状,缓慢地进入了瓶口里,见到这般奇景,这花必定是鼻烟壶变幻出来的,就为了守护平城百姓。

    我将古书和鼻烟壶捡起来,轻轻擦拭着它们身上的泥:“为了平城百姓,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万物皆有灵,我这下算是彻底相信了。

    看到鼻烟壶等宝物,血太岁好像很害怕的样子,摇身一变又成了肉块的模样,缩在地上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尹恒捂着自己的老腰:“还是个胆小的主儿。”

    就算血太岁胆子比针眼还小,我们也不能放过它,它如今已经被尸毒和恶人血给污染了,若是放它离去,它定死性不改,会有更多百姓遭殃;可是杀了它,尹恒摇摇头,告诉我们不可。

    “此物不是我们就能轻易对付的,逼急了,它将会爆发无穷的能量,或许会引起一方灾害,如地震、洪涝、塌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此,我们就更不敢伤害血太岁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困着它吧!”我说,万一哪天观花门的法宝偷了个懒,或者说,血太岁挣脱了束缚,岂不是前功尽弃?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我身侧:“能否找法子净化它?”

    尹恒打了个响指:“对啊,我们可以找个灵气足的地方净化它……”我见他目光闪烁,那干巴巴的脸上浮现出一道笑容,就知道他想到了法子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……慈爱医院怎么样?”尹恒告诉我们,慈爱医院那块地,连医院里面的病气、怨气和死气都能净化干净,让一个极阴之地变成了一个有强大生机的宝地,地底下应该有仙家之物,或许净化这血太岁也不在话下!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咱们赶紧过去吧!”我起身,白少安已经走到血太岁面前,将它抱了起来,当看到这块鞋盒子般大的血太岁,在白少安的怀中一起一伏,渗出血水,我赶紧去扶尹恒,几人朝着慈爱医院赶去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此事被人发现,我们这次又是走的后门,当进入林子里时,尹恒作法,找到了林中清气最盛之处,掘地三尺后,竟然挖出了一个鳞片,鳞片上面还有一些发光的荧光粉末,一阵嘶吼从地底下传出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那呼呼的风声,越过了山岭之巅发出的摩擦声。

    听到这阵吼声,尹恒立马双手环抱成阴阳鱼的姿态,鞠上一躬:“不知龙神在此,我们贸然叨扰,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龙神?

    之前我们猜过,地底下应该是埋着法宝,但此刻听到怪叫,再见尹恒行礼,知道有龙神在此,我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龙是什么?是传说中的上古神兽,是天上呼风唤雨的神明,怎会在地上?

    尹恒自报了家门,用法术请龙神出来,一个白色的人影很快就出现在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由一团模糊的雾气,渐渐变换成一个身穿白大褂,头上却留着小辫儿的花白胡子老头。

    这个就是龙神?跟我心中伟岸的形象不太符合啊!

    “您是……”尹恒问,老者说:“不是你叫我出来的吗?”

    “是,只是没想到……没想到是个医者的模样。”

    老头儿捋了捋花白胡子,眼睛迷成了一条弯曲的细线:“你们不认识我的模样,但一定认识我的名字,我就是张慈爱!”

    鼎鼎有名的前清太医,妙手仁心的活菩萨?

    张慈爱乐呵呵地告诉我们,他原本就是一条犯错的小青龙,在天庭受罚之后,便被贬到人间,重新修道。

    也不知轮回了多少世,到了这一世成为张慈爱后,他早已忘了自己的真实身份,只把自己当成一个普通的小药童,从小跟着师父学习医术,治病救人。

    “我也曾向往过宫里的荣华富贵,可是去过之后发现,一切浮华都是过眼云烟,与其将所学医术浪费在皇亲国戚身上,不如造福百姓。”于是他便辞官返回平城,在这里救治天下之人。

    他一生救人无数,早已经功德圆满,当他寿终正寝的那一刻,见到了漫天云霞红似火,家族里的青龙们纷纷盘旋在慈爱医院的上空,迎接他返回仙界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不愿再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与其回到仙界,做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明,受人顶礼膜拜,还不如留在这凡间,就算化作一粒尘埃,也能成为大地的一份子,滋养万物。”

    于是张慈爱留了下来,冥冥之中安排自己的家人建立了慈爱医院,专门接治穷人。

    而他依旧在这里守护着病人,用自己的灵力去净化病人们身体里的病痛和阴邪之气。

    我不解地问:“为何您不亲自动手,却帮人治病呢?”

    张慈爱说:“我既已重回仙界,就注定不再是凡人,此番我强留人间,有诸多桎梏,不能随意插手人间之事。”

    人间有前世因果,今世缘份,善恶有报,生死有时,他虽是龙神,却不能随意介入别人的生死,否则会害了他人,也害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能做的,就是让他们好快一些,若是阎王真的派人来收人命了,我也无法阻挡啊!”说完后,张慈爱两眼直勾勾对着白少安怀中的血太岁:“这孩子,身上的血腥味如此浓烈,是杀了不少人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