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3.毁了道行
    当在阴冷潮湿的井壁里下坠时,我瞬间都懵了,脑袋里冒出无数个问号:我是谁?我在哪儿?我要做什么?

    直到快落到水里时,我这才反应过来,赶紧闭着双唇,深吸一口气,想着下一秒就会入水,想到那井水刺骨的寒,我就浑身发颤。

    结果,还未等我落入水中,水里就冲出了一个人,像一颗发射的子弹,往上冲了去,不偏不倚环住了我的腰肢。

    我呆呆地望着眼前,一个男人,浑身都在滴水,寒气逼人,身体与我紧密地贴在了一切,双手锢住我的腰,一路向上飞去。

    他的右脸颊上有一道伤口,就在飞舞的过程中飞速地愈合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白少安!”当我们回到地面时,我们仍旧保持着井中相拥的姿势,直到他回过神来,将我放开时,我身上的棉袍已经浸湿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傻?”他双手扶住我的双臂:“为什么要寻死?”

    我寻思?不是吧!我分明是想下去救他:“俗话说,生要见人死要见尸,你迟迟不出现,我自然想下去捞一捞了。”

    我说的是实话,至少……有大半是实话。

    他听闻后,噗嗤一下笑了起来,脸上的水溅到了我,抬起修长的手指,轻轻捏了捏我的脸颊:“嘴硬。”

    然后得意地笑了起来,去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。

    看到他一脸嘚瑟的样子,我脸上很烫,火辣辣地烫着:“白少安,你背着笑什么!”

    我生气了,我那么担心他,甚至不顾自己危险,想要下井去找他,而他呢?回来后什么都没交代,就只顾着撩拨我,试探我,一点也不正经。

    我这边气鼓鼓的,恨不得冲上去揪着他的耳朵逼出他此时此刻的心里话,笑……有什么好笑的,我的样子很可笑吗?

    那边,尹恒就传来一阵哀嚎:“你们俩,倒是顾顾我啊!”

    尹恒刚才抱着我,由于被吓得放手,他自己也摔了个四脚朝天,好像闪到了腰,在地上跟个四脚乌龟似的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我和白少安来到他身边,将他扶起来,他撑着自己的老腰:“痛死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当着我的面,故意调侃他:“男人腰不行,会没人爱的。”

    尹恒气得想站起来,却哎哟一声坐下了,疼得倒吸了几口凉气:“吗,没良心啊没良心,亏我这么帮某人,某人就是这般对我的?”

    白少安嘴皮子动了动:“我刚才也帮了你,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尹恒又开始痛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下,白少安没事了,还能开开玩笑,我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我们三人对着被烟索困住的小孩儿,反而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    这家伙,难道就是杀人无数的血太岁吗?

    尹恒见它咿咿呀呀的,好像在说什么,便掏出一道符咒,让白少安给它贴上,当符咒贴在小孩身上后,它终于说出了人话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抓我!”小孩子说话的声音分明是个大人,而且还是很成熟的男人声线。

    尹恒掏出了牛皮水壶,灌了一口烧酒,止了止疼:“为什么?你杀了那么多人,还问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杀人?”它呵呵呵地笑起来,小身板都在抖,一身的小藕肉肉挤压起来:“你怎么不问问,他们是如何对我的呢!”

    这小孩开始自报家门,原来它就是血太岁,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岁了,一直都生活在黄河沿岸,是一群黑衣人将它挖了出来,带到了此处献给了王百万。

    “王百万那个蠢货,居然相信那些黑衣人的话,给我灌了恶人之血!”血太岁是天地间的灵物,吸收日月精华而成,它身上的血痕,是属于大地的精魄之血,若是能寻上一宝地继续修炼,日后便可荣登仙界。

    可是,一旦沾染了人血,而且还是恶人之血后,便是断了它的成仙之路,瞬间入了魔道。

    “我苦苦修炼一千多年,就是为了成仙,这些愚蠢的凡人,为了长生不老,竟然给我喝恶人血,还要割我的肉,既然他们不仁,我便理应不义!”

    血灵芝说,那群黑衣人诱骗王百万,说,只要吃了它的肉,就可以长生不老,而可笑的是,王百万竟然信了,他不仅要自己长生不老,还要自己那二十四房姨太太和孩子们也一起享用这道饕餮大餐,一起长生不老。

    于是,这场关于长生的梦,便到此为止了,因为血灵芝不仅喝了恶人血,还被僵尸的尸毒给浸泡,在除夕之夜幻化成了人形,趴在他们身上不断地吸血。

    等吸够了,正准备逃之夭夭时,王府的事就被人发现了,而天上也放起了烟花,它因为害怕烟花爆竹的声音,被吓回了原型,缩回了水缸里。

    这就是为何,白少安到来时,水缸仍在,缸里的邪物也安安稳稳地躺在里面。

    后来,待王府查封后,血太岁就开始出来作乱了,她发现这里是一个风水宝地,于是便留了下来,想等着将双龙戏珠格局的地气儿吸尽之后,再行离开,结果……就被我们给抓住了!

    见它说话条理清晰,思维敏捷,也不像一般的妖物这般凶神恶煞,我们对它的态度也不自觉的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血太岁老老实实地交代了一切,还觉得自己委屈得不行,瘪着嘴就哭了起来,完全是一个小孩子的憨态:“我容易吗我……我原本在黄河边上好好的修炼,被一群穿黑衣黑裤,戴黑帽子的人困在了陷阱里,挖了出来,带到这儿来,还要被人迫害毁了道行,被人割肉,我……”

    它哭得泣不成声,但却逗乐了我们,不过片刻之后,我突然想到了它方才的话:“你说……是一群黑衣黑裤,戴着黑帽的人抓了你?”

    它点点头:“是啊,就是他们用尸毒泡我,还让王百万那头蠢猪搜集恶人血。”

    我不自觉地想到了洪门,一定是他们!

    他们为何会盯上血太岁呢?还将它大费周章地从千里之外带到了平城,就为了献给王百万?

    献给富商我可以理解,是为了金钱,为了生意,可是他们为何要故意用尸毒和人血毁了血太岁呢?

    看来,这场上百人的“瘟疫”,就是他们设计的!只是现在,我还不知他们的目的为何,但直觉告诉我,或许跟我和白少安有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