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2.下井斗妖邪
    我原本告诉自己,不能跟他走太近,不能对他表现出任何关心,可是,到了性命攸关的时刻,我还是忍不住会关心他的安危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卸下所有的伪装,抓住了他的胳膊,恳求的眼神巴巴望着他,希望他别下去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能够拯救天下苍生的英雄,我想,不止他一个吧!但是在我的世界,白少安只有一个,如果他出了事,我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没有你,也一样会有别人做这事,可我的世界,只有你……”我再也忍不住,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   希望这番话,可以让他打消下井的念头,因为我好怕,怕我再次见到他躺在鬼蜮里,一动不动的样子就像个死人。

    再说了,我刚刚才给他输血疗伤,他这才刚刚醒来,就要下去斗一个伤人无数的妖魔,我怎能放心?

    而他,看到我这副担惊受怕的模样,听到我的哀求,脸上渐渐放松下来,露出一道在黑夜中闪烁如星的笑意,清风扬,吹起他的嘴角,荡出一阵暖意来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有事……”说完,他抽开了我的手,将身上的衣衫缓缓褪去:“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转过身,他上半身**,蹲下身解开了军靴。

    尹恒拍了拍我的肩,让我放心,他会护白少安周全,然后将一把银制牛角弯刀递给白少安:“这把刀上有神咒,是克制妖魔的法宝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接过银刀,轻轻在手中挥舞两下,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好像看到那刀尖划过空气时,出现了一道淡淡的,明黄的光芒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后,尹恒嘱咐他说:“井下凶险万分,且我们之中没人对付过血灵芝,你务必万分小心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点点头,见我担心得嘴唇发紫,走到我身侧,附身,便吻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当他冰冰凉凉,带着三分湿度的唇瓣碰到了我时,我捏紧了小拳,一把将他推开:“活着回来!”

    他得寸进尺:“如果我回来,有奖励吗?”

    那一脸的坏笑,别说是司令了,说他是个二流子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奖励?”我扬起下巴。

    他说……他想要我们好好的在一起!

    这个奖励,是我没想到的,原来他想要的就如此简单,只想要我们好好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是,我们在一起能好吗?

    我没有应答他:“等你完好无损地回来再说吧!”

    嘴上虽然强硬,但心里已经乱如麻,忍不住害怕……

    白少安帅气地挥着手臂,将头发捋了捋,笑得像个大男孩:“放心吧!我一定会回来,然后……缠着你!”

    他在说这句话时,眉眼飞翘,自信满满,三步并两步就跑到了井边,顷刻之间就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井里传来一阵噗通声,是他落到了水里,而后,井里发出阵阵红光,以及水花声、金属与墙壁的碰撞声,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
    尹恒也没闲着,他双腿盘坐在地,手印垂在胸前,嘴里念念有词:“九天之下,普告万灵,金光速现,赐吾灵符,急急如律令!”

    他念完这句道家法咒,手指一指,指尖对着井口处,天上就飞下来一道闪着金光的符咒,飘入了井底了,井口金光盛放。

    很快,我们就听到了一阵哀嚎声,像小耗子被人捏住了尾巴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红衣肚兜,扎着小辫的孩子,从井口里爬了出来,刚出井口就被尹恒的法阵给困住了。

    那小孩,通体皮肤是泛红的,脸上不知是水还是汗,全是淡红色的水滴。

    看到这孩子,尹恒大叫一句:“妖孽,哪里跑!”

    小孩气呼呼地哈着热气,面露凶相,薄薄的皮肤下,若隐若现密如蛛网的血丝,看着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见到自己被棺材钉和墨斗线困住,小孩儿双手叉腰,将头埋了下来,一个劲地往阵法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这尹恒对付这孩子去了,我的注意由孩子转向了井口,按理说,妖物已经出来了,白少安应该上来才对,可是井里却一点动静也没有,我等了很久,也没有等到白少安冒出头来,也没有听到他在呼救,心跳声越发地强烈了,逐渐盖过了周围的打斗声、风声……一切的声。

    白少安,你不会出事了吧!

    脚步不自觉走向了包围圈内,我的目标只有一个,那就是井里,我要去看看,看看白少安躲在井里究竟在做什么,为什么迟迟不肯出来。

    结果,刚走进棺材钉围成了的圈内,尹恒就大叫一声不好,那小孩儿朝我跑来,张牙舞爪,我不理不顾,伸手便将它给推开了,手指尖也不知哪里来的神力,竟然冒出一阵烟雾,变成绳索状,将小孩给捆住了。

    小孩原本还蹦跶着跟尹恒斗法,现如今成了粽子,嘴里刚发出一阵刺耳的嘤嘤声,在对我咆哮着。

    我哪里还有心思管它?一心只在白少安的身上,心里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,希望我的预感是错误的,希望当我望向井里时,能看到白少安那张浓烈且帅气的脸,冲着我发出一阵坏笑……

    可是,当我往井里看去时,只看到井里的青苔和浑浊的井底,别说白少安了,连个影子都看不到!

    我急了,趴在井口,半个身子都扑下去了,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喊:“白少安……白少安……”

    井里回荡这我的叫声,一阵一阵,如水波般传来。

    我看着那水底,心道:“莫非这井底也联通着地下河,或者是太平天国宝藏的类似密道?”

    所以白少安很可能是被水下的暗流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我就抬起了小腿子,踩在了井口边,眼也不眨地就要跳下去,就在我纵身一跃时,尹恒拦腰抱住了我:“回来!”

    他个头比较小,又瘦巴巴的,这一抱差点没把自己给拽下去了,那双手虽然在颤抖,却始终环着我的腰,让我动弹不得,卡在了井口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!”我挣扎起来,只感觉尹恒的青筋都鼓了起来:“傻……娘……们……你这样下去是送死……”

    就算是死,我也要下去找到他。

    我们正僵持着,井底里哗啦一声,发出响动,尹恒吓了一跳,手上力气一松,我便落了下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