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1.双龙戏珠风水穴
    我腹诽,尹恒的提醒也太过刻意了吧!

    看到白少安失神,我趁机挣脱了他的怀抱,跟尹恒并肩站在一起,抬头,王府的门牌立在铁门左侧,铁门上贴着两道封条,透过铁门往里瞧去,里面有两栋小洋楼,一高一矮,楼前有一个很大的广场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王家?”我看去,果然是有钱人家,比白公馆都要气派,不知为何,白家的院子里上空,积聚了一层黑乎乎的影子,空气里也弥漫着血腥味,还没进去,就给人造成了一种阴冷和压迫感。

    白少安走到门前,用刀挑开了封条,将铁门一推:“进来吧!”我和尹恒跟在他后面,由他带着我们去找血太岁。

    据他的记忆,装血太岁的那个土缸,就放在院墙的墙角下,可是,当我们去墙角处寻找时,却怎么都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张开臂膀,给我们形容道:“这么大的水缸,怎会突然消失不见?”

    我说:“难道是被人抬走了,早已不在王家?”

    尹恒手里托着罗盘:“不对,我觉得土缸子和里面的东西应该就在府内。”他让我们看罗盘,上面的指针在不断地转动,飞快地旋转,跟疯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王家虽然刚死了一百多口人,怨气确实很重,但就算如此,罗盘也不会这样。”尹恒说,这种磁场,只有在坟地这样的极阴之地才会出现。

    他刚才来时,结合了周围的地形看了看,看到王家宅院所处之地,为二龙戏珠的明珠风水眼上:“我们来时,在屋子南面有一道弯曲的小河流,右面是一条马路,将屋子环绕在内,藏风聚气,实乃风水宝地也,所以,这就是为何王百万家财万贯的缘故,可是,现在这处地方,已经变成了一个极阴之地,明珠已经被邪物给污染了,甚至还污染了两条小龙,导致建在龙身上的附近人家,也发生了惨事。”

    他从风水的角度上解释后,白少安也明白了,确实,出事的人家,都是沿河或者沿着马路附近的人家,相反方向的,贴着王百万家的吴公馆,却一点事也没有。

    尹恒只手托着罗盘,另一只手背在身后,在院子里转悠起来:“这个穴,怕是已经废了,但即使废了,那邪物离开后,大自然都有一个净化和修复的过程,现在距离除夕夜已经过去好几日了,但这里的戾气和阴气,比我除夕夜来时还要厉害,看来那东西定是没走,而是反吸了龙气,在这里修炼了。”

    我嘲笑他道:“你这个马后炮,当初除夕夜时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还非得我观花门法宝显灵,才说出这番话。

    尹恒面子上挂不住,脸色一红:“那时这里全是尸体,我自然以为是冤魂作祟了,同时也怀疑这里有僵尸出没,便请白司令跟我一起抓僵尸去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僵尸没抓到,反而还死人了,后来周围的人家搬走后,再加上伤着和尸体都被运送至了慈爱医院,便再也没有出过事,而尹恒这几天忙着找花娘的下落,也没有功夫前来查探,隔了几天后重返案发现场,这才发现了问题。

    白少安见我有些发冷了,嘴唇开始打颤,他催促尹恒:“别说了,你专心寻找吧!”

    尹恒点头,当走到屋子后面一口水井处时,罗盘突然定住不动了!

    “就是这儿了!”尹恒刚准备去井口看一看,就被一阵红光给吓得后空翻退了回来,当他双脚落地后,转身就抓住一把朱砂向后洒去,空中啪啪冒着火化,就像在放烟花,将那股红光阻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见到有危险,白少安第一时间便将我护在身后:“小心!”

    他用身体挡住了我,将我包裹得严严实实,这一刻,我靠着他冰冷坚硬的胸膛,小心脏怦怦直跳。

    看到井里出现诡异的光,我们越发确定,那血太岁就在底下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怎么办呢?我们无法靠近,更没办法下去,它也不肯再上来,可是任由它呆在此处,指不定还会生出什么更大的乱子。

    尹恒分析道:“现在,它在底下吸取剩余的龙气,一旦龙气被耗完,血太岁就会离开此处,去祸害别人。”

    想到平城百姓很可能会再次受到伤害,白少安便眼眸微眯了起来,一股子狠意由内而外散发出来:“那我们,还真不能让他离开此处了……”

    尹恒也点头,因为他知道,离开了这里,以后再想找到血太岁就麻烦了。

    他从布袋子取出了八根棺材钉,将水井四周围了起来,在每一根棺材钉上,都绑上了墨斗线,再用朱砂围了一圈,费了好大功夫,才做完了一切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他擦了擦额头的汗:“封井!”

    封井的目的,是为了防止血太岁跑掉,我们在面上看,只是几根棺材钉和墨斗线,其实在井下,已经密密麻麻地织起了网,将血太岁包裹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要有一个人下井去跟血太岁斗法了!

    尹恒默默地脱下了他的黑袍子,连鞋子也脱了,当他双脚踩在地上时,冻得浑身哆嗦起来,脸上表情皱巴巴地挤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你难不成想下水?”白少安哈着寒气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你,下去后别说搏斗了,恐怕得冻死。”白少安不屑地说着,一边说,一边解开了领口的纽扣,身上雪白的,近乎透明的皮肤上,有许多深深浅浅的伤疤,看得我一阵心疼,这些疤痕,当初的伤口该有多痛啊!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我拽住了他:“你想下井,是不是?”

    他握住我的小手,向我投来安定的目光:“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,如果注定要有一个人下去对付血太岁,他不怕严寒,更不怕血太岁,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人类,就连他自己也不知,自己究竟是个什么怪物。

    尹恒听到白少安自告奋勇,麻利地穿上了棉鞋和黑袍子,那样子似乎有种阴谋得逞的味道,我这才明白,原来他是装的!目的就是为了让白少安主动下井。

    好个尹恒,如意算盘也打得太响了些,他就不怕白少安纹丝不动,他得自个儿跳井里去送死?

    尹恒见我一记眼神杀,嘿嘿一笑,躲到后边去了。

    见白少安要下井,我慌了神,再一次抓住了他:“不行,我不准你下去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