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200.血太岁
    鼻烟壶不会随便发出异动,每一次自己冒出来,都是有事发生!

    我小心翼翼地穿过被定住了人群,来到了一张写字桌上,将鼻烟壶放下后,一阵青烟在眼前升腾而起,幻化成了一个似圆又方的东西,不知是什么,看着像一块石头,但却不断地在颤动着,如心跳般一起一伏。

    随着起伏间,还有一些流动的液体,顺着这块怪石头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鼻烟壶,这是想告诉我什么呢?

    刚想,手指便被咬了一下,我抬起指尖,见到上面出现了一道头发丝那么细的,直线型的口子,便知道,是古书显灵了。

    我将古书拿在手中,泛黄的书页上又一次出现了血字,小小的一行,不仔细看,还真容易被忽视掉。

    上面写着:太岁,又名肉灵芝,乃十二辰之神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东西是太岁啊!

    只见古书又出现了一行新字:血太岁,乃太岁之首,半妖半魔。

    从小,大人们都说太岁头上不动图,不然就会有血光之灾,我一直以为就是个传说,没想到,世上还真有太岁这种神物存在啊!

    太岁倒是听得多了,可这血太岁,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,看古书上所写,是半妖半魔,好生厉害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知道鼻烟壶和古书告诉我太岁的事,究竟是为何呢?见我发呆,尹恒和白少安围拢了过来,尹恒是见识过鼻烟壶厉害的人,知道我肯定又看到了什么,但白少安就不明白了,还以为我在发呆,晃了晃我的眼睛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我回过神,将自己的所见告诉他们,听闻后,尹恒说,这世上确实有血太岁存在,只是没人见过,久而久之也以为是传说了。

    他正兴冲冲地跟我们说《异物志》里曾记载过血太岁的故事,白少安便脸色阴郁,淡淡地说:“我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?”我和尹恒异口同声,他点点头:“就在王百万家!”

    “赶紧说说吧!”尹恒催促他道,白少安这才开口,告诉我们,王百万全家灭门那夜,他遇见的怪事……

    时间回到除夕夜,王百万一家老小正围在饭桌上吃团圆饭,守岁过年,谁知竟会莫名其妙地死了,而且死状十分狰狞。

    “我们赶到时,王百万家的大门敞开着,报案的人早已经吓得瘫软,当我进去后,感觉里面十分阴冷,比门外要冷上好几度,但当时想到发生了命案,也没顾上,便径直到了院子里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灯火通明,王百万和自己那二十四房姨太太,以及五个孩子在院子里摆着宴席,尸体都坐在椅子上,每一个人都面目狰狞,身上的血都被吸干了。

    全家一百多口人,包括牲畜,没有一个活口!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是被什么东西弄死的,只见每个人身体上都有一个伤口,那伤口处发黑发硬,像是得了重病,于是我请来了几位大夫,我们都说,这是瘟疫!”

    听到白少安的话,尹恒嗤笑一声:“真是没见识的庸医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当时也以为是瘟疫,便下令封锁了王府,便通知全城,紧急封城。

    “当时我们进去后,在院子里发现了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摆设,是一口大水缸,水缸看起来就是普通的土缸,里面放有一块四四方方,边角却圆润的石头,石头身上正不停地渗出血水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当时也没注意这块石头,只当是王百万找回来的奇珍异石,供家人赏玩用的,便叫人给封存了起来,先留在了王家,待查明真相后,他再将此物和王家的金银珠宝收缴充公。

    结果,当我告诉他们血太岁的事后,白少安这才反应过来,当时的那块大石头,并不是一块奇石,而是血太岁!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快去看看吧!”我心里总有预感,这一切的事,都跟血太岁有关!

    因为来过慈爱医院后,我发现这里的气场异常的干净,就像涓涓细流能够温暖人心,带走身体里的一切病痛。

    我相信,这里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而问题,一定是出在被灭门的王家!

    既然鼻烟壶和古书提示了血太岁,我们就更得过去瞧瞧了。

    王百万的家离慈爱医院并不是很远,这边是城东区,住的都是有权有势的人,宽阔的马路边上,是许多独门独户的院子,因为瘟疫的缘故,很多人家都匆匆搬了出去,周围黑乎乎的,一点人气儿也没有。

    来到了这儿,尹恒摇摇头,一边指着左侧,一边指着右侧;“这边有三个,那边有两个,天上还有三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鬼啊!我看到这儿聚集了好多鬼魂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鬼,我不自觉的,抓住了白少安的胳膊,白少安移动下巴,瞥向了我,嘴角含笑,坏坏的样子,他抽出手,一把将我搂在怀里:“别怕,有我在。”

    我明明不怕的,反正黑灯瞎火也看不见,但被尹恒这么一说,我总觉得身边跟着好些鬼魅,它们看得见我,我看不见对方,心里毛毛的。

    尹恒大摇大摆地走到前面,将位置留给我们,我这时想挣脱他的怀抱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你放手。”我扭动着小肩膀,低吼道。

    “不放。”他又开始耍赖了。

    我咬着牙:“那日我跟你说的话,还不够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话,我压根就不知道。”他把我搂紧:“别闹了,咱们在办正事。”

    知道在办正事,还搂搂抱抱的,成何体统?

    而他却死活要跟我赖上了,得了,我不跟他计较,只是觉得他的怀抱好冷,散发着真正寒气,透过我的棉袍,浸入了身体里、骨子里。

    虽然身子是发凉的,但我心里,确实暖和的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这样子,活像个地痞流氓。”我啐了一句,他傻笑着:“对,我就是流氓怎么了?我就是欺负你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混蛋!”我骂他,他却一点也不生气,反而还痞痞地笑了起来:“我喜欢听,你多骂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王八蛋……”我掐了一把他的腰:“撒手!”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“我叫人了!”

    “叫吧,叫破喉咙都没人理你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的推推搡搡之间,王府到了,尹恒站在门前,背对着我们,清了清嗓子:“咳咳,准备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(不知不觉已经到200章了,谢谢各位亲的支持,最近妖妖比较忙,没有那么按时更新,但还是会努力一天三章的,希望大家一如既往的看下去,在此谢过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