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9.灵气逼人
    听到我有僵尸王的内丹,白少安被冻僵的脸上,露出了一道惊讶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怎会……”他是接触过僵尸的人,当时伤他的,或许还只是普通僵尸,都差点要了他的命,更别说僵尸王了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此事说来话长,待办完正事我再跟你说吧!”

    现在,我身上有僵尸王的内丹,毒性还在,便不会感染尸毒,白少安听闻后,见实在拗不过我,只能点头:“行,那我们进去吧!”

    他带着我们走后门进入,因为前门据说埋伏着记者。

    进去后,是一片很大的林子,林子里有许多石板路,供病人们散步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原本还寒风阵阵的医院,待我们进入林子里后,便再也无风了,而且还有一股暖流,像地热般缓缓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我问他们是否感觉到了,俩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感受,特别是白少安,他已经开始有点不舒服了。

    我担心他身体撑不住:“你要不要去外面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一直往我身上贴:“不必,我要陪着你。”

    这边,尹恒已经蹲在地上捡起树枝摆了个阵,阵法是三角形的,刚弄好,我们就看到,那树枝微微颤动起来,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他,尹恒望着四周:“好强的灵气啊!”

    按理说,医院的选址一般都会选在极阴之地,比如坟场、乱葬岗,就算修在福地,由于医院聚集了病气、怨气和死气,也会变成极阴之地。

    可慈爱医院却十分奇特,不仅,没有半点阴气,而且地底下还隐隐散发出一股灵气,在净化着整间医院,真是太神奇了!

    白少安也说,来到这里之后,他身上的寒气确实驱散了一点,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暖流在运转,这是一道难得的能量,但却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这底下有东西啊……”尹恒说着,恨不得掘地三尺,把那家伙挖出来看看,究竟是什么神物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我催促他们,在林子里一耽误,又过去了一刻钟,大家朝着医院的三层小洋楼靠近,一楼和二楼都亮着灯,窗口里偶尔有人影晃过,伴随着声声哀嚎。

    我们绕到大门处,卫兵站得挺立,见到白司令纷纷敬礼,我和尹恒跟在后面,他啧啧啧地说:“瞧瞧,司令就是气派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一个大白眼,什么不也说,便跟着进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可他不是拯救天下的大英雄,不是这气势凛凛的司令爷,只希望他是寻常人家的一个糙汉子,跟我好好的过一生。

    经过诸多曲折,我们终于进入了医院的大楼,一楼的地上铺了很多的军用被褥,上面躺着好几十个病人,全都挤在一起,医生护士连个下脚地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着穿梭往来的医护人员,我们几个的出现,道显得有些多余了。

    这时,医院的张院长一边擦汗,一边迎了上来:“白司令,您来了!”

    白少安十分尊敬他:“张院长无需多礼,病人们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头发稀疏,戴着黑框眼镜的老头好像很热,一直在擦汗:“稳定了不少,这两天已经好了两位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玩意?好了?”尹恒忍不住插嘴,在他看来,染上尸毒便很难治愈。

    张院长张着嘴,啊了一下:“是好了,移向三楼留院观察了。”

    我放眼望去,地铺上的病人们,身上都包扎着纱布,一些人已经开始长指甲和獠牙了,还有一些人刚刚染上尸毒,还未完全病变,难受得在地上作冷作寒,一阵哀嚎。

    这时,一个男人突然站了起来,身体僵直地朝我跑过来,白少安和尹恒护在我身前,却发现那男人并未伤害我,而是歪着脖子,站在原地打量我,看着看着,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,猛地就透出光亮来,伸出指甲指着我,诡异地一笑,便朝我跪了下来,不断地磕头。

    周围的病人这才注意到我,纷纷朝我们围拢,密密麻麻,里三层外三层,围得水泄不通,医生护士们吓坏了,想让他们躺下,却发现这些人一个个都变得僵硬,动弹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回事?”我额头浸出了汗珠,白少安不自觉地握住了我的小手,尹恒侧过头说:“兴许是看出你体内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他提醒我道。

    我这才恍然大悟,看来,他们是把我当成了僵尸王?

    正想着,那些病人便朝我跪下了,不断地磕头,嘴里还发出听不懂的啊啊声。

    张院长见状,捂着胸口就喘了起来,直到含下一粒药丸才缓过气来:“他们为何要下跪啊?”

    我们只能扯谎,说他们跪的是张院长。

    张院长皱着稀疏的眉毛:“我是医生,治病救人是应该的,他们不必行此大礼啊!”

    我扯了扯尹恒的袖子:“现在怎么办?”这些人,磕起头来就没完没了了,再这么磕下去,我们还怎么查?连逃跑都无路可走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事到如今,我只能来硬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从怀里抓出一把朱砂画的符咒,分了一些给白少安:“先把他们定住!”

    白少安与尹恒蹿入人群中,将符纸贴在人们的头上,张院长看到后,问我:“这又是哪一出?”

    我陪着笑脸:“这是我们去求来的平安符,祈福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我就后悔了,因为,这个谎话也太假了吧!可是张院长那个老实人,却信了我的话,还一本正经地说,叫我们不要太迷信,还是得相信医学。

    尹恒笑道:“拉倒吧,你们中医的祝由科难道也是迷信吗?”

    这一说,倒把张院长堵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白少安一边贴着符纸,一边见我被尹恒逗笑,脸都快挤出水了,一看就是心里极度的不高兴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理他,不高兴正好,这样就不会一直贴着我了。

    正想着,突然,手提袋里有个东西震了震,滚烫的温度透过皮包,烫到了我的手,是鼻烟壶又出现异动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将黑色手提袋打开,鼻烟壶立在包底,瓶口正冒着烟,这阵烟其他人看不到,我可瞧得清清楚楚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