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8.神奇的慈爱医院
    我没想到,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。

    虽然这件事与我无关,但就是这般的巧合,屋子里有怪鸟和命案,我偏偏在场,而且我不明白的是,为何那位大娘会说,看到我的日日在此进进出出?

    周围的百姓闹得越来越大,或许是因为瘟疫的影响,已经封城许久,也或许是因为有心人的设计,总之,我们几人被大家团团围住,要不是有士兵们阻挡着,我们早就被撕成碎片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一直在忍耐,没有对百姓动手,士兵们也只是防御为主。

    尹恒和三子见势不对,相互之间使了个眼色,尹恒从布袋里抓了一把香灰冲着人群一洒,三子就拽着我:“快跑!”

    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冲出重围,白少安站在原地,远远地望着我,帮我挡住了闹事的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跑了多久,到了江边,我们终于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累得够呛,坐在大石头上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尹恒指着那太平巷的方向:“刁民,全都是刁民!”

    这些人是不是刁民,我暂且不论,只是觉得一切都太过巧合,像是被人安排好的,特别是最后,人群中有人故意高声提起我和白少安的关系,目的就是想引导百姓们,逼迫白少安将我抓起来。

    我现在终于明白,为何白少安会特地来找我,让我别出门了,看来,他定是发现了什么端倪,才前来警告我的。

    三子说:“小柔,这段时间,你可千万别再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确实不能出门了,虽然如此,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:“这段时间,就得辛苦你们了。”看来,接下来这段时间,传递消息、陪苏桃去看病,都得请三子代劳了。

    尹恒蹲在江边,洗了把脸:“那我呢?我干啥?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他的肩:“放心吧,少不了你!”

    我已经想好了,我白天不出门,但到了晚上,趁着夜色,只要伪装得严实一点,不会被认出来的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都这样了,你晚上还想去舞厅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舞厅有兰芝和李灿看着,我一点也不担心,我告诉他们,我想亲自去调查这些事,因为我隐隐觉得,花娘的背后还有一双看不见的手,在对她进行操控。

    这个人不管是谁,按理说跟我没关系,但自从花娘惹到我之后,我就不能咽了这口恶气。

    想要查出背后的始作俑者,想证明自己的清白,我就必须从瘟疫一事下手!

    我打定了主意:“尹恒,今晚带我去个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入夜,平城的夜生活又开始了,沿江的洋人街和舞厅、酒坊依旧热闹着,原本以为平城封城,将会对城内的娱乐业造成不小的冲击,结果……我估算错了。

    越是紧张、越是压抑,人们越喜欢去找找乐子,缓解高压情绪。

    所以,纵使已经很晚了,街道上仍旧有人在走动,有些是相互依偎的情人,更多的是街边的醉鬼。

    我也混入了夜色中,穿着一件朴素的棉袍,裹着大大的红围巾,将自己包得严严实实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

    尹恒走到旁边,冷得搓着双手:“这么看,你还真像个乡下小媳妇。”

    我白了他一眼:“就知道打趣我!”然后让他带路,赶紧带我去封锁的区域看看,那些染了尸毒的人,究竟有什么不同。

    尹恒告诉我:“病人和尸体都被集中封锁在了平城的慈美医院。”

    慈美医院我早有耳闻,是一个名叫张慈美的医生,他的子女投资建设的医院,据说张慈美是前清的太医,辞官后自己经营了一家药铺,而因为医术高超,又仁心圣手,备受百姓爱戴。

    张慈美去世后,他的子女便拿出了所有的积蓄,修建了慈美医院,纪念自己的父亲,同时也继续父亲的医遗愿,继续治病救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现在的人有多现实,当时说有人患了瘟疫,所有的医院都拒之门外,避之不及,只有这个慈美医院愿意接收,同时也愿意提供地下室存放尸体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这个慈美医院,还真算挺人道了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”尹恒边走边说:“要说也奇怪了,原本还蔓延的尸毒,到了慈美医院后,竟然没有再扩散,也没有再死人了,你说怪不怪?”

    “还真是很奇怪啊……”我加快脚步,对这个慈美医院越发的好奇了,究竟是什么宝地,竟然能够抑制尸毒!

    当我们远远看到慈美医院时,周围已经被封锁起来了,全是铁丝网,在医院的院墙附近,不仅有卫兵站岗,也有士兵巡逻,守得密不透风,除了上天入地,我想不到还有什么法子进去!

    面对我的问题,尹恒嘿嘿一笑,我这才看到,一个高大的身影,从密林中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他,想到尹恒那鸡贼的脸,我狠狠掐了他一把:“你怎么把他叫来了?”

    “不叫来,咱俩进得去吗?”尹恒被我掐得老疼了,赶紧跟我求饶,我瞪了他一眼,这人也真是的!他明明就知道我和白少安不能走得太近,还故意安排我们见面,简直是欠揍。

    但现在,白少安已经来了,我不可能转身就走吧!

    “小柔,是你?”白少安眉毛高高耸起,看样子,他也不知道我来了。

    听见他叫我,我心头一阵暖意,没想到我包成这样,他还是认出了我。

    那么冷的天,白少安却穿得很少,身上只有一身单薄的便服,连外套都没有穿,身上冒着阵阵寒气,让我一阵心疼。

    我知道,他不怕冷,甚至需要寒冷的气温来维持身体里的神香,但还是很难将他当做非人非鬼的怪物来对待,不由得别过了脸。

    “这里很危险,你来做什么?”他问。

    我将围巾摘下,我哈着白气告诉他:“我想调查尸毒案。”

    这件事跟花娘有关,现如今我也被牵连在内,自然不能置身事外。

    “不行,你回去!”白少安不由分手就拉住了我的手,想起自己的手太过冰凉,他赶紧松开了:“冻着你了吗?”

    我的轻轻握住手掌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可他,却死活都不准我在这儿,要我马上离开。

    尹恒知道他在担心什么,告诉他:“放心吧,她不会有事,因为,她身体里早已有了僵尸王的内丹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