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7.幻花镜
    从很早之前,我就知道鼻烟壶是有灵性的宝物,最开始接触时,它只能在我面前根据烟雾幻化成一些画面,到镇原城后,它更是大显神通,居然能幻化出花儿通天引雷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我就明白,鼻烟壶和古书,是拥有巨**力的法宝,只是我这个门外汉,没办法令它们发挥出最大的潜能来。

    自打昨晚见到鼻烟壶主动出击后,我才明白,原来它也是认主人的,想到此,我便将目光锁定在鼻烟壶上,试着与它心意相通。

    心里默念:“鼻烟壶、古书,如果你们想跟我回去,咱们就必须一起联手打败花娘!”

    刚想完,就见到鼻烟壶里冒出了一阵烟雾,在花娘背后显现出了一个镜子的图案。

    用镜子?

    我看着镜子漂浮在半空中,该如何使用呢?

    这时,烟雾慢慢地形成了一行小字:乾坤一气,循环赫奕,上照飞神,下灭群魔,金焚不洩,逍遥太极。

    当我跟着这行文字缓缓念出口时,摄魂镜突然金光盛放,变成了一朵巨大的莲花,花瓣就在我们眼前绽开,中心躺着一个美艳的女子,在我们眼前就像花仙一般,她睁开了眼,金色的睫毛微微抖动,从莲花心中升腾而起,念出了下半句。

    “无强无昧,无妄无溺,以花为章,鬼哭神愁,逢妖寸斩,遇魔擒收……”说完,仙女冲着花娘的方向飞去,手执刀戟,分明就是个穿着古装的女将士!

    看到后,我们再一次惊呆了,傻傻地站在原地,看着她们斗法。

    花娘急了,张开嘴哈了一口气,地上就出现了一个巨型蜈蚣,盘旋着身子,与女子搏了起来。

    尹恒看到后,默默地说:“原来这面镜子是这般用的!”

    我也是第一次见到,感觉十分神奇,明明是一面镜子,怎么就成了一朵花儿呢?花蕊里还有一个女神仙,真像小人书里的神话故事啊。

    尹恒左脚跺地,请出了自己的阴人师父,是一个雪白胡子的老头儿,腾云驾雾而来:“乖徒儿,你找为师作啷子?”

    他的阴人师父还是个重庆人,一口的麻辣重庆话。

    尹恒指着镜子问:“师父,这究竟是什么镜子,竟如此神通广大。”

    那老道士看了看镜子,眯着的眼睛放出光来:“没见识的瓜娃儿,此物只应天上有,名叫幻花镜,是神物,里面自有一世界,可包容万物!”

    “那为何会流落人间呢?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主人下凡,法器自然下凡了。”说完后,老道士抠着鼻子:“还有啷子事不?没得事,我就回去炼丹了。”

    尹恒还想说什么,那老头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个师父,性子比较急。”他嘿嘿笑了一下。

    现如今,我们终于知道这面镜子叫什么了,不叫什么劳什子摄魂镜,而是叫幻花镜,里面有另一个世界,那是什么世界呢?我很好奇。

    尹恒这时才彻底明白:“怪不得当时僵尸王一下就被制住了,原来是被吸入镜子里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如此。”但为什么蛊虫就没有被吸入呢?

    尹恒说,或许,是因为蛊虫的特殊性吧!蛊虫是产于苗疆的邪物,不属于六道之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也只能这么解释了。

    这一分神,待我们再次看去,胜负已经很明显了,此刻女神仙占了上风,花娘渐渐支撑不住了,她放出了一只金蚕蛊,冲着女神仙的面目而去,眨眼间就不见了人影。

    我们都急了,不能放花娘逃出去,不然,就是放虎归山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可她还是在我们眼皮子底下逃了,等我们找到门时,她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待花娘逃走后,幻花镜里的女子便回到了莲花里,镜子又一次旋转起来,由一朵金莲变成了镜子,落在我的掌心,镜面上蒙着一层薄薄的灰烬,我用方巾小心翼翼地将它抱上。

    一场恶战,让我们几人都狼狈不堪,特别是两个大男人,衣服破了,身上的皮肉也破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好,鼻烟壶和古书总算是找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它们,我轻轻拂去那身上的薄灰:“对不起,是我没保护好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将三件宝贝放在一起,正准备离开这间散发着恶臭的屋子,刚出门就看到白少安以及一群百姓堵在门口,有个大娘指着我说:“就是她!我这几天看到她进进出出,神神秘秘的,屋子里还有恶臭,肯定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。”

    三子和尹恒也出现了,看着面前的阵仗,一时间有点懵。

    我抬头对着白少安,他皱着眉头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我来找花娘,要回一些东西。”我刻意没有说出观花门,就是担心被人误会

    白少安了然于心,生气地对我说:“我告诉过你,千万别出门,为什么不听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周围的群众纷纷插嘴:“咦,这个人不是大明星姚云吗?怎么会在这儿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她不在拍电影,来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?”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,把我认成了姚云,白少安皱着眉头,挥了挥手,士兵们就冲了进去,刚进去便捂着鼻子出来:“报告司令,里面有好多奇怪的鸟儿,地上还有几具被啃食过的小孩尸体!”

    尸体?我们刚才进去可没见到什么尸体啊,难道是花娘藏起来了?

    说着,就有士兵将蛊雕和小孩的尸体抬了出来,当这两样东西出现在巷子里时,立刻引起了众怒。

    “看吧!我就说她鬼鬼祟祟的准没好事,原来是在练邪术。”

    “妖女!竟然连小孩都不放过!”

    “很可能这场瘟疫就是她弄的!”

    所有人七嘴八舌地骂起来,有些人还朝我丢来鸡蛋和菜叶,不明真相的群众们十分气愤,纷纷叫嚷着白少安将我抓起来,否则众怒难平。

    白少安阴沉着脸,望着地上的尸体,再望着周围的百姓,最后望向我,我朝他摇头:“不是我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转身,他帮我接住了一个飞来的鸡蛋:“都给我住手!这件事我会调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可是,他的话已经不管用了,因为人群中,有人大声地说:“大家千万别相信他的鬼话,白少安和姚云是老相好,报纸都登过,咱们不能放过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不能放过他们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