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6.蛊雕
    随着他的一声“中计”,我也明白了,合着这是花娘设下的陷阱,就等着我们这群鱼儿上钩了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我们刚才到来时,房门是从外锁上的,她是故意这般诱导我们的,让我们以为里面没人,便放心大胆地进来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,进入的门已经消失不见,我们又被一群红眼睛包围,看来花娘是想让我们困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我们三人都猜到了花娘的意图,虽然都十分心慌,但大家也算是见过世面,该有的冷静还是保持着,默契地转过身去,形成了一个三角形,背靠背一致对外。

    黑暗中,我捏紧了摄魂镜,三子默默拿出了小刀,尹恒一手执着桃木剑,一手抽出符纸,捏在指尖就燃起火来,随着火光的出现,我们终于看到,周围这些红眼睛是什么怪物了!

    这是一种像类似小鸟的动物,身上有棕色羽毛和蛇皮爪子,头上长着独角,每一个角都连到背脊上,乍一看还以为是一只缩小版的雕,却似鸟非鸟。

    或是受到了火焰的刺激,这群小怪物的红眼睛终于动了动,发出一阵婴儿般的哭声:啊啊啊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我听着成百上千的哭声,耳朵都快炸掉了。

    尹恒吓得声儿都变了:“假如我没猜错,这应该是上古的一种神兽,名叫蛊雕!”

    蛊雕又是什么?

    尹恒没时间解释,只说:“吃人的怪兽。”

    听到吃人,我的心就沉了,这要是遇见一两只,咱们还不觉得有多可怕,可现在,问被人关在密闭的屋子里,周围全是密密麻麻的蛊雕,它们要是发起攻击,一鸟咬一口,我们几人都不够分的。

    现在怎么办?

    我问他:“蛊雕有什么弱点吗?”

    尹恒说出来一句让人绝望的话:“没听说有什么弱点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已经有蛊雕开始攻击我们了,扑腾着翅膀朝我们袭来,纷纷用头上的尖角来袭击我们,尹恒洒下了几道符纸,把周围照亮,我看着一只蛊雕冲着我面门重来,本能地举起镜子,神奇的事发生了,那只蛊雕本来已飞到我的面前,却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,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反复试了几只,都很惧怕我手中的镜子。

    我这边是幸运的,有法宝在身,倒是没出什么岔子,但尹恒和三子就没那么好运了。

    三子虽然动作敏捷,还是被蛊雕抓了几下,大棉袄子都被抓破了,散了一地的棉花,手上也有些许抓痕,正渗着血。

    尹恒也挂了彩的,脸上被抓了好大一个口子,他一怒起来,便斩杀了好几只蛊雕,这上古时期的鸟儿倒地后,身体里胀出了一个泡儿,里面爬出一只黑色的蛊虫,往我们脚下爬来。

    我赶紧制止尹恒:“别杀它们!”

    尹恒这才注意到:“看来,这些鸟儿是被蛊虫控制的,一旦死亡,蛊虫就会破体而出,找新的宿主。”

    听到蛊虫要找宿主,我们几人纷纷退后,被逼到墙角处,我让他们站在身后去,先用镜子挡一挡。

    见到镜子起效果后,尹恒说,假如镜子像昨晚那般放大,会如何?

    “赶紧试试!”因为现在,蛊雕的袭击越来越疯狂了,我不知道光靠我一人能撑多久。

    尹恒在我身后,又开始作起法来,待他咬破手指滴在镜子上时,却发现镜子没有任何反应了。

    “娘们,试试你的!”他提醒道。

    我摘下了手套,将伤口按在镜子上,镜子就像有生命般,开始主动地吸血了,而后红光盛放,镜子开始慢慢变大。

    尹恒提醒我:“快松手!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,手掌因为血液快速流失,已经成了白色。

    松手之后,镜子在我们面前变成了水桶那么大,旋转起来,那鎏金的背部转得我眼睛都花了,到最后,形成了一道漩涡。

    而面前的蛊雕,仿佛也被转晕了,没有再发起攻击。

    很快,一副让人震惊的画面出现了,被摄魂镜的红光照到的蛊雕,纷纷张开了嘴,那些黑色的小虫子逃命似的冲了出来,向着蛊雕的身后跑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!”三子指着被黑暗掩饰的一个神坛,蒲团上坐着一个女人,女人身上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黑色虫子,她张开嘴,那虫子就排着队进入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失去了蛊虫的蛊雕,呆呆地立在原地,都成了摆设,看来我们猜的没错,这些蛊雕都是通过蛊虫来控制的,蛊虫一走,它们就变成了躯壳。

    这时,周围的屋子变得亮堂起来,刚才还黑得不见五指,现在倒出现了几道灰蒙蒙的窗户,看来也是花娘的障眼法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不会就是花娘吧!”尹恒悄悄地问,我看着背影,应该就是她了。

    他说:“太特么恶心了!”

    我们看到,几百只小虫子都爬进了她的嘴里,也不知道她的肚子怎么装得下,三子见状后,已经忍不住趴在旁边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我忍着恶心,上前一步:“花娘,原来你就在屋子里啊!”

    花娘小声地笑了起来,始终没有面对我们,那双肩膀颤动着:“你们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容易对付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”尹恒挡在我面前:“还记得你爷爷吗?昨晚才收拾过你!”

    “无知小儿,待会我就撕烂你的嘴!”她转过脸来,我们一瞧,那脸就像被硫酸泼过,大半张脸已经毁容了。

    不就一夜未见,她怎么变成这样了?

    花娘摸了摸自己的脸,上面流出浅黄的浓水:“怎么?被吓到了?我变成这样,都是拜你们所赐!”

    她激动地站起来,指着我:“特别是你……你这个女人,让观花门的法宝来对付我,让我变成了这副鬼样子!”

    我?我什么时候让观花门法宝对付她了?

    “花娘,你这叫自作孽不可活!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放你的屁!我才是观花门的传人,为什么那个死老太婆要把东西交给你,而不是交给我,是你抢了我的东西,是你!”她情绪很激动,一边说,脸上的烂肉就一个劲的往下掉,掉到后面,骨头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我反胃得厉害,赶紧将眼光移到了香案上,观花门的鼻烟壶和古书就放在上边,只一心想怎样才能将宝贝给拿回来。

    该怎么做呢?我还在想,便看到鼻烟壶动了起来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