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5.消失的门
    尹恒居然找到了花娘,什么时候作的法?

    我记得,昨晚尹恒刚刚跟花娘斗法,后来镜子里的场景就断了,还想着择日再开坛,没想到一夜功夫,就查到了?

    尹恒说:“确切地讲,不是我找到的,是你的法宝告诉了我!”

    我问他具体怎么回事,别卖关子了,他这才告诉我,是昨晚,我喝醉之后,他和三子将我抬到了床上,三子就回去休息了,他留下来守夜。

    “那会儿我担心你会吐,就没敢睡觉,房间里只开了一盏灯,我就在灯下练功,练着练着,就看到房里闪耀着一道红光,我还以为有什么妖物出现,赶紧抄家伙,结果发现,是你藏起来的摄魂镜。”

    摄魂镜冒红光?除了昨晚作法时出现,平日里我还真没见到过。

    尹恒说,摄魂镜轻易不会显露出异动,所以他怀疑是有信息要提示我们,果不其然,当他取出摄魂镜后,镜子对着墙壁出现了一道光影,是一行娟秀的文字,写着:太平巷25号。

    太平巷,岂不是就在附近?距离我们租的房子,直线距离也不过三百米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我寻思着,这应该就是花娘的藏身地了,谁能想到就在这儿附近呢?”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去啊!”我戴上珍珠耳环,换上一身加了绒的长款旗袍,披上狐狸毛大衣,就准备出门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咱们就这么去?”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,要带摄魂镜,而他也下去取东西了。准备之后,我、尹恒、三子一起出发,朝着太平巷赶去。

    路上,三子看了我好几眼,我问:“看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三子说:“你们女人还真是厉害,昨晚喝了那么多酒,今天就跟没事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谁说我没事?我明明头痛欲裂,只是没吭声罢了。

    “在你们眼中,女人难道就是小病小痛就哼哼唧唧的吗?”

    三子又想起了自己的妻子:“我老婆就是这样啊,有点小病痛就粘着我。”

    我和尹恒对视一眼,笑了:“那是你老婆在跟你撒娇。”

    三子反而不好意思了:“撒娇?都老夫老妻了,撒什么娇啊!”

    要不怎么说三子是个粗人呢?他人确实很实在,是个铁血铮铮的汉子,就是神经太过大条,不懂女人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咦?”我突然停下脚步,回头打探着三子的脸,他还是跟过去一样,只是不再风吹日晒后,皮肤变白了些,穿着一身黑色的长款棉袍,显得十分结实,看着外貌没什么改变,但却更容光焕发了。

    三子被我瞧得不好意思:“你看啥?”

    “你不一样了!”我开心地笑起来,现在的三子,提起妻子时不再有悲伤的情绪了,这也证明,他开始向前看了。

    尹恒拍拍三子的肩:“人生嘛,没什么过不去的坎。”说的是三子,眼神却是望向我,我知道,这句话是说给我听的。

    三子不好意思地抓着后脑勺:“我总算是想明白了,只有我过得好,他们娘俩在地下才能瞑目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就是?”尹恒对我说:“娘们,你也一样,好好活着,别糟践自己,你爹娘泉下有知,才能放心呐!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,我们已经来到了太平巷,找到了25号门牌,当我准备敲门时,尹恒拦住了我:“不对!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对?”我看着门牌号没写错啊!

    尹恒指了指院子里:“你好好听听看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院子里有老人和小孩的说话声,厨房里还有铁锅炒菜的铿铿声,是一个很生活化的家庭,就是一般的普通人家。

    三子皱眉:“难道搞错了?”

    尹恒摇头道:“摄魂镜发出的信息,应该不会有错,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我默契地接过嘴:“除非有人在巷子里动了手脚。”

    “对!”尹恒带着我们退出去,到巷子口时,掏出了自己的八卦镜,在镜子上隔空画了一道符,对巷子里一照,问:“你们看看,镜子和现实中,哪儿不对劲?”

    我瞧去,在镜子里,有一道狭小的青瓦巷子,是徽派建筑,白墙灰瓦之间有四道门,再看现实的场景,奇怪,怎么只有三道门?

    尹恒说:“这是障眼法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托着镜子走到隐藏的那道门前,肉眼看来,我们面前就是一块青砖围墙,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,尹恒将八卦镜交给三子捧住,取出桃木剑在门口舞动一番,嘴里大喊一声:破!

    一道单人进出的木头门便出现了……

    看到门凭空出现,我和三子都被震惊了,就像变戏法一般,尹恒鼻子不屑地哼了一下:“雕虫小技!”

    然后看着门上的那把锁,嘴里默念了几句,那锁头竟然自己滑落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如此厉害,三子说:“岂不是总统府都拦不住你?”

    尹恒下巴都快翘上天了:“那是自然,但……我们学道之人也要讲究天理的,不能随意作恶、敛财,不然,会遭天打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尹恒说,看样子花娘不在,咱们赶紧进去吧!

    尹恒在前,我在中间,三子垫后,猫着身子进去了,这是一间弥不透风的小房子,说是房子,不如说像个坟墓,只有大门进入,里面黑乎乎的,什么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一股阴冷潮湿并且伴随着腐臭的气味包围了我们,我实在是想吐,用方巾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刚走几步,尹恒就停住了,我撞到了他的后脑勺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感受到他的心脏在怦怦跳,我探出头去,这一看,我也不说话了,内里发毛,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,又撞到了三子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黑暗中,周围的地上、墙壁、天花板上,全是密密麻麻的小红点点,发着诡异的光,一闪一闪的。

    这应该是某种生物的眼睛,原本在沉睡着,因为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到来,导致它们苏醒,正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,潮水般包围过来。

    这些是什么东西?为什么会有一双双红眼睛?它们想做什么?

    无数个疑问在我心里冒出来,越想,我就越发的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先走吧!”我小声地说。

    我们慢慢地退到了门口处,三子反手一摸,发现来时的门不见了,那些红眼睛,正朝着我们靠近,尹恒愣了一秒,轻呼一声:“遭,中计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