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4.悲欢离散
    我知道,我说出这话,一定会被白少安给堵回去,果然,他的冷脸了:“小柔,值不值得是我说了算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永远都是这么霸道,想怎样就怎样吧。”我懒得跟他多话:“还有事吗?没有的话,你请回吧!”

    我已经下了逐客令,但他却死活不愿意离开:“有事!”

    我盯着他,等着他开口。

    他拿我没办法:“难道没事就不能跟你共处了吗?”

    我欲言又止,全都落在了他眼中。

    窗外吹来一阵风,吹散了我额前的碎发:“如果你是想来叙旧的,往事就不要再提了。”

    我双手环抱在胸前,迎风而立:“我觉得,我们应该向前看。”

    原来我觉得这是一句很简单的话,现如今说出口,却发觉如此艰难,不知不觉,已经泪眼朦胧。

    情人之间,最难过的话,莫过于站在分岔路口,面对着两个相反的方向,说出向前看。

    这时,我能怪谁?怪我们不够相爱吗?

    我只能怪命运弄人,直到现在,我学着推开他,才知道自己有多痛,有多无力,才知道他对我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他再也忍不住,抽了一杆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不知道怎样的拒绝才能让他死心,脑子一糊,便开了口:“我已经不爱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笑了,一边笑一边狠狠砸着烟:“又骗我,看来你心里的气还没消,那好,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,肉偿都行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用笑化解着我们之间的冰河,笑容很暖,却无法融化我嘴角的冰凉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:“白少安,我说真的,我不爱你了,所以,请你别再说这些话好吗?”

    我拒人于千里之外,就是为了让他离我远一点,对自己好一点。

    “你说真的?”他的声音已经开始含糊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他立刻转身,拿起了沙发上的大衣:“我什么都没听见,你也什么都没说……”他走到门前,顿了顿:“记住我的话,别出门。”

    当门合上的那一刻,我听见白少安隔着门板,发出的一阵压抑的呼吸。

    而我的眼里,也早已经噙满了泪水……

    爱情是什么?

    有人说,爱是生死相许。

    可我却摇头,不对!

    爱是相互纠缠,彼此折磨,就像我和白少安一般,总有悲欢离散。

    回头想想,过去那五年,真是我最快乐的日子!

    我感谢白少安将我保护得那么好,事实证明他是对的,如果不是我离开了他的羽翼,我们或许还好好的。

    罢了,不想了,我醉了……

    我放下酒瓶子,也数不清地上有多少个酒瓶了,直到三子以为我出事,撞门进来,他和尹恒才把我收拾了一下,抬到床上。

    我望着天花板,开始数过去做的白日梦,那时候,我想过跟他要做的一百件事,一起出门逛街、在众目睽睽下牵手、去湖上泛舟、去司令部陪他上班、一起赏月、赏雪……结婚、生孩子、一起慢慢变老……

    脑海里全是白少安的模样,穿军装的,穿西装的,穿便装的还有……不穿衣服的。

    让过去的记忆,陪着我的入睡,我发誓,今天只醉这一次,从明天开始,我要好好的,一定好好的!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屋子已经收拾干净了,床边趴着一个人,一个瘦巴巴的小脸,不是白少安,是尹恒!

    听见我有响动,他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: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睡了一夜?”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?我怕你半夜想吐,把自己给噎死了。”他揉了揉眼睛,打了个哈欠:“昨天又怎么了?白少安来过之后,你就喝个烂醉。”

    我捂着头,现在还有宿醉的酒意:“没事,只是有些话说出口,伤了人。”

    尹恒恨铁不成钢:“我之前都那么帮你们了,怎么还闹腾?”

    我将巫师的话告诉了尹恒,他听后,眉头也不自觉皱起:“这西藏的神香我听过,据说世间难得,白少安这小子命可真好啊!居然能跟神香融为一体。”

    我翻了个白眼:“重点不是这个,好吗?”

    他点点头:“是是……你的重点就是,你现在必须得冷着他,让他好好去完成统一大业和使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同时,我也希望他能好好的。”我双手捂着脸,无奈地说道:“唉,都是什么事儿啊……”

    尹恒帮我出主意:“这事好办,要不然,我吃点亏,假扮你男人呗,就说你移情别恋了我,怎样?”

    他笑得嘴都快裂开了,我伸出手掌就想给他一耳瓜:“你还吃亏呢!按理说我比较吃亏好吧!再说了,你一个道士,要什么女人啊?”

    “这你可就不懂了。”他帮我倒了一碗醒酒汤,送过来:“和尚才不娶妻,我们道士是可以娶老婆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可以娶老婆,但我却不想做那么幼稚的事。”我怕万一和他假装情侣,引起白少安的报复,那就不好了,闹得不愉快,我和尹恒连朋友都做不成了。

    算了,我可不会拿友情来消耗。

    我拒绝了尹恒,他也不生气,只是脸红了:“不乐意拉倒,别说我没提醒你,这个法子,是最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我沉默了,并不是无话可说,而是一言难尽啊……

    我本意是不想伤害白少安的,可要怎么做,才能让他死心呢?

    我想不出来,还是让时间慢慢的让我们淡化彼此吧!

    我起床,洗脸刷牙描眉化妆,尹恒翘着二郎腿坐在我身后,不说,还真以为我俩是两口子呢,在一起做什么都觉得很自然。

    或许因为我们是患难之交吧,什么丑样都见过了,也不便避讳了!

    我一边抹着口红,一边问他:“对了,瘟疫的事如何了?”

    尹恒见我还有心情问别的事,就知道我缓过劲了:“我正想跟你说呢,昨晚开始直到现在,平城再也没有死过人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好事啊!”我找了一顶大大的呢子帽,将脸遮挡起来。

    尹恒似笑非笑地望着我梳妆的模样:“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“赶紧说。”这人,还卖关子!

    他奸诈地一笑:“我找到花娘的下落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