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3.白少安,你这个傻瓜
    脑子里浮现了一些记忆,我想起那夜受凉,第二天醒来时,他的手便被热水泡热,温热地握住我的手。

    当时不觉有什么特别,如今回想,他是在冒着消耗神香生命的危险,私自给自己增温,就因为我的一句话,他便连死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可是,他却从来都未告诉过我这些,或许,是不想我担心吧!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这个傻瓜!”我一边哭着,却也疯狂地笑着,看他一动不动的模样,一直在骂他傻!

    为了不冻着我,他这段时间竟然在偷偷增温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可不就是傻吗?

    巫师递来一把刀:“我知道,你一定会来,现如今,他的消耗已经停止,可仍旧没有醒来,唯有试试你的血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我想也不想就接过刀,在下着雪的夜里,眼也不眨地割破手掌。

    痛吗?我摇头,一点也不痛。

    风是冷的,雪是冷的,但我的血是热的,一滴一滴地流入白少安的嘴里,他脸上渐渐恢复血色,身上的白霜也慢慢消失,嘴皮子动了动,好像要醒来了。

    巫师按住了我的手掌:“够了!”

    我掏出方巾简单地包扎了一下,捡起一块雪来冻住伤口,月色下,白少安正痛苦地嘶吼着,逼出体内的子弹,我退到远处,默默地望着他,刚想冲过去,就被巫师拉住手腕。

    “苏小姐……”她阴沉的嗓音,令我一颤:“如果你想他好好的,就听我一句劝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离开他,离他远远的!唯有这样,他才能不做傻事,才能不被情爱所桎梏。”

    我准备迈出的脚步,突然间收回了。

    是啊,巫师的话没有错,假如我现在冲过去,我与白少安误会解除,他一定还会做出那些傻事,不断地消耗生命。

    他的人生,他的使命是关系着天下苍生的,不能为了我们的小爱,而耽误了大事。

    巫师见我明白了,也见到了我脸上的落寞:“我知道,让你们放弃彼此,是一件痛苦的事,但在天下统一,百姓安定富足之前,希望你能顾及天下苍生,暂时忍耐。”

    真的只是暂时忍耐吗?我好担心,怕我们俩冷着冷着,就走散了,这一辈子,都不可能再聚首了。

    嘴里哈出一口寒气,这天儿怎么越发冷了呢?

    看到他快醒了,巫师让小厮过来,把我领出去:“苏小姐,记住我的话,正所谓,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?”

    “巫师,其实我没你说的那么伟大。”临走之前,我两眼盯着白少安痛苦而狰狞的面庞:“我为的,只是他!”

    我离开,并不是因为我心怀天下,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,只能骗骗外人,我心里跟明镜似的,天下苍生,与我何干?

    我为的,始终都是白少安!

    我希望他醒来后,能好好的,做他的大英雄,百战百胜,尽快完成自己的使命。

    我不希望再看到他为了我犯傻,不想看到他受伤,更不想看到他像一具尸体挺在那儿。

    我只要他好好的,就算……他的生命里,没有我,我也愿意。

    其实,爱一个人,并不一定要跟他在一起厮守终生,若能远远地看着他幸福,他若安好,我便无憾。

    这一回去,我便买了很多手套,全都是黑色的,这样就能遮住我手上的伤,不被任何人察觉。

    第二天下午,白少安来了,看样子刚刚才恢复好,脸上半点血色都没有,头发也耷拉着没有梳理,恐是第一时间来了我这儿。

    看到他,我没有任何的好脸色,开门让他进屋后,便冷漠地转过身,像对待一般的客人问了一句:“喝茶还是咖啡?”

    白少安原本以为我会关心他的伤势,结果没想到,我只关心他喝什么。

    “随便。”他语气不悦,我知道,他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家没有随便的饮品。”我转过身,偷偷深呼吸了一口气,这才压制住了内心的汹涌。

    白少安走到身后:“苏小柔,你就不问候问候我如何?”

    我始终背对着他:“你能来,就证明已经好了,有什么好问的?”

    他的手,不自觉地从身后环住了我,我感觉到,那双胳膊是温热的,不免紧张起来,白少安是不要命了吗?重伤初愈,就去给身体加热,找死吗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便拍开了他的手:“别碰我。”

    我的反感,他都看在眼里,虽然我没有瞧见他的正脸,但不难想象,他受伤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你来找我究竟有何事?”我忍着手心的剧痛,面色如常地给他倒了杯茶,这时才看到,他也在默默地观察我的手,看到我双手自如,他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匆匆接过茶杯后,便一饮而尽:“我想说,已经有人散布了谣言,说是观花门引来瘟疫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心里着急得要命,却不能被他看出来:“我也正想去找你,昨天晚上尹恒作法,看到观花门的法宝被花娘供了起来,我们推测,这件事定跟她有关。”

    “花娘?”白少安眉头一皱,想起来了:“就是之前对你下蛊的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胆子很大,我已经全国通缉她了,却还敢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他问我,花娘现在身在何处,我也不知道,这事还得等尹恒作法才能知晓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靠在沙发上靠背上,眉眼低垂,语气软了下来:“这段时间,你千万别出门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,现在不少人都传出了,我就是观花门的门人,百姓们逼得紧,大清早就在司令部门口静坐,希望他能够下令,捉拿我这个妖女。

    “你会抓我吗?”我望着他,虽然心里明白他不会,但还是想听听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他说:“首先,这件事确实与你无关,我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;第二,你是我最爱的人,就算豁出性命,我也会护你周全!”

    他在说第二句时,眼神都焕发着柔光,可是,我却不敢接受这份爱意了。

    巫师昨晚的话,一直在我耳边萦绕,我不得不别过头去:“其实你不必为了我付出这么多,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我想好了,该拒绝时,绝不能心软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