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2.神香的秘密
    上一次,是什么时候来的了?我明明记得没过多久,却有些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门口,早早候着一个穿长衫、戴瓜皮帽的小厮,还是那白面红唇的样子,手中举着一只灯笼,将我领了进去。

    白少安又一次躺在六角形的阵法中,与上次不同的是,这一次,他身上没有挂满红绳和铃铛,如果不是看到他微弱起伏的胸膛,我还以为,上面躺着的是一具尸体,因为他的皮肤上结满了霜,惨白一片。

    “这么冷的天,为何将他放在外面?”他都伤成这样了,为什么巫师还要折磨他,让他受冻呢?

    巫师把我带到一个避风处,让我坐下:“他必须受冻!唉,我跟你说一个故事,你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巫师说这句话时,眼神悠远,目光望向了远处的山顶,那里虽是漆黑一片,但我却仿佛从她眼眸中看到了冰川和湛蓝的天空,空气中传来一阵歌声,仔细一听,是一句经文:唵嘛呢叭咪吽……

    “白少安有没有告诉过你,关于他体内西藏神香的故事?”

    我摇头:“他说,他自己都没弄明白。”

    巫师笑了笑,轻轻抚着她的人头拂尘:“他哪里是不明白,而是太清楚了,所以不愿向你提及,与之相关的一切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巫师的话让我震惊了,因为她说……白少安早就不该存在于世了,就在去年,白少安去广西甘茂镇镇压僵尸时,就染上了尸毒!

    没想到白少安也中过尸毒!但他却没有我那么好运,抓住了僵尸王,取到了内丹服下,以毒攻毒,将尸毒扼杀在体内,他的故事,要曲折很多、很多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算到,天下间会有一场真正的浩劫,需要一个英雄去救民于水火,而这个人,便是白少安!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”我问她。

    她裂开嘴,也不避讳地回答我:“我从天上来,从圣洁的神山上来,接受了神的旨意,前来帮助这位英雄。”

    巫师说,她来自藏区,几年前,因感受到白少安遇险,她便出山,一路走到了湘西,在密林深处见到了白少安,助他对付蛊神,从那之后,她就留在了白少安的身边,直到白少安平定天下后,她自会离开……

    原本巫师也以为,有她在身边,白少安必定能化险为夷,所向披靡,没想到却在甘茂镇却发生了一件事,彻底改变了白少安的命运……

    “白少安收到了消息,说你失踪了。”这则消息还是江副官传给他的,那会儿他正在镇上对付僵尸。听闻后,一个不留神,他就被僵尸所伤了,为了赶紧回平城找我,他把所有的事都交给手下去办,私自离开甘茂镇赶回来,没想到,在半路上便遭受了埋伏,中弹身亡。

    负责暗杀他的人,看到他身中数弹,以为他已经死了,便丢在了乱葬岗,谁知,白少安早已尸毒攻心,不人不鬼,遭人暗杀反而还刺激了他的身体防护意识,加剧了尸变,等巫师等人赶到时,就看到白少安正坐在死人堆上,面对满月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“直到如今,我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怪物!”巫师说,白少安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僵尸,也不是人、不是鬼,只有老天爷知晓他究竟是什么,所以,当见到白少安尸变后,她第一反应便是杀了他,可临动手时,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根据的神的安排,白少安身上的使命还未完成,如果她贸贸然就杀了他,岂不是会引发天下大乱?

    于是,巫师将白少安困住,用法术抑制了他体内的尸毒发作,将他秘密运回平城,而她……则是返回了藏区,去跪求神明给予一条明路。

    “当我登上雪山之巅,接受喜马拉雅雪人的带领,带到了雪域神庙,我见到了神,他拿了一杯水给我,水冒着青烟,隐隐浮现了神香二字。”

    一杯冒烟的水,为何被称为神香呢?

    这不仅是我的疑问,也是那时巫师心中的疑问:“我跪拜神明,请求他开示,他告诉我,水是万物之源,有自己的喜怒哀乐,我们将水放在不同的容器里,水便有了不同形态,这水,是制作神香的圣水,经过了神香的加持,记住了香里所有的记忆,所以,它便成了能救人的神香……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这个逻辑,感觉神明的话真是高深莫测,却又富含一定的哲理:“所以,这杯水,你带回来给了他,对吗?”

    巫师纠正我:“这不叫水,叫神香。”

    “神香。”她喜欢这么叫,就随她吧!

    神香被巫师带回来后,注入进了白少安的身体里,尸毒被很好地控制住了,他身上的伤也渐渐好了起来,当神香与白少安合为一体时,水成了白少安的人形,将神香的记忆和白少安的身体融合,从某种意义上而言,白少安也成为了神香。

    身体虽然无碍,可巫师却发现,白少安一直都醒不过来,灵魂也游离在外,巫师算到,他的身体里还缺少另一种液体,一种能焕发他醒来的血液,于是,她和白少恒联手寻找,试了无数少女的新鲜血液都无济于事,直到遇见了我,方才成功。

    所以,这就是他身上为何会发出异香,为何会害怕火焰的缘故。

    巫师告诉我,白少安一旦靠近火焰,他的生命就会加速燃烧,直到燃尽最后一刻,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“或许一切都是天意!因为你,白少安变成这样,也是因为你,他才能醒来,你们二人的缘分,还真是不浅啊!”

    我没想到故事是这般,曲折离奇到令人难以接受,可我却知道,一切都是真的……

    白少安,你怎会这么傻?

    因为一个假消息就自乱阵脚,被僵尸所伤。

    为了赶回来找我,导致尸毒攻心,陷入埋伏……

    想到他趁夜策马狂奔的模样,想到他尸变后坐在死人堆上吞云吐雾的模样,我终于明白,为何那夜相见,他会如此恨我!

    是啊,他心心念念、不惜豁出性命的女人,竟然在他打仗时嫁给了他的侄儿,若是我,早就将那人撕个粉碎了。

    可他,最终却还是选择了爱我!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,朝白少安冲了过去,扑在他的身上痛哭起来……

    巫师来到我身后,淡淡的说:“我曾警告过他,让他离你远一点,可是,他浑然不听,不仅如此,他前段时日害怕与你接触冷到了你,竟然偷偷地给体温升温,导致耗损过度,看吧,才中了区区几颗子弹,就不行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