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1.隔镜斗法
    我和三子退到一旁,等待着尹恒作法,几日不见,尹恒的法术是越来越厉害了,隔着镜子老远就能发力。

    他摆好了阵势,咬破手指尖,又开始念念有词起来,声音很小,我只听到了其中一句:“七星伏魔镜中花,百鬼魂集斩阴阳。”

    他弹了弹手指,将指尖的血飞到了摄魂镜上,当血滴落下时,镜子表面红光盛放。

    我和三子不自觉后退一步,看着那镜子,总觉得里面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冲出来,等了一会儿后,镜子自己抖动了起来,慢慢地飞到了半空中,越来越大……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!”我问尹恒。

    他抿着手指,来到我们身侧:“我用的是师父教的办法,用人血唤醒镜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三子问:“既然人血能唤醒镜子,那你之前比划半天是干啥呢?”

    尹恒白了他一眼:“我不得作法把它困住啊!假如没有我之前作法,你们都得被它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厉害吗?”我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尹恒双手结着手印:“不如我放给你看看?”

    “不了!”我缩在后面,还是小命要紧吧!

    现在,镜子已经飞到楼顶上,胀大如磨盘,尹恒骂了一句:“艹,还没完没了了是不!”

    于是嘴里念念有词,那镜子就越来越小,最后只剩水桶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这时,镜子里出现了一些画面,首先引起我注意的,就是那一阵烟雾,镜子里竟然有烟!

    果然,当画面缓缓向下,我见到了鼻烟壶,也见到了古书,它们被供奉在一个黑色的神坛山上,神坛上面还放了一颗人头,看起来应该是小孩子的头颅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盘腿坐在神坛前的蒲团上,不是别人,正是花娘!

    此刻,她双手结成了一个奇怪的手印,两手大拇指和食指直立对触,中指、无名指和拇指蜷缩并拢,她在打坐,食指在眉心和两眼之间游走,而后突然睁开眼,张嘴就飞了一条小蛇,那蛇竟然从镜子里飞出,朝着我们袭来。

    尹恒手起刀落,将小蛇斩成了两段,蛇神被整齐划断,在地上仍旧动弹着。

    看到一条蛇从人嘴里飞出来是什么感觉?我只觉恶心,一阵恶心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!”花娘在镜子里面凶狠地说,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,看着怪吓人的。

    尹恒手中抓着一把朱砂,大喝一声:“我是你爷爷……”说完,就将朱砂洒了上去,开始跟花娘通过镜子作法。

    花娘是蛊神的徒弟,虽然有了观花门的法宝,却还是用蛊虫来对付,在她身上,仿佛随时随地都备着虫子,虫子长得奇形怪状的,有爬的,有飞的,还有四不像的,通通朝尹恒处飞来。

    尹恒飞出几道符纸,将虫子定住,这时,我看到花娘那边的烟雾越来越浓,觉得有点不对劲,等到花娘的面庞看不清时,我们听见她传来了一阵喘息声,就像被人摁住了喉咙。

    “你瞧!”尹恒本来打算出手,却停下了,指着镜子上形成的手,那手是薄薄的一层烟雾,如果不仔细看,还真是瞧不出来。

    此刻,那幻化的手臂,就掐在花娘的脖子上,快到她两眼一翻濒死时,黝黑的鼻孔里爬出了一截小小的,红豆那么大的虫子,帮助她驱散了烟雾。

    镜子就在这一刻掉了下来,落地时又变成了巴掌大,三子想去捡起,被尹恒叫住了:“别碰,若是不小心被摄魂,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三子缩回了手,由尹恒去处理,我看着那镜子,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,便问尹恒:“它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许是斗得太厉害,镜子承受不住了。”他将镜子包了起来:“虽然这次没找到鼻烟壶和古书的下落,但好歹咱们知道了在谁手中,而且我发现,观花门的法宝在她那儿并不好使,或许,她还未成为宝物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通过刚才烟雾掐人一幕,我也觉得宝物并未认定花娘。

    这个花娘,已经有蛊神护着了,但仍不知足,一直觊觎观花门的法宝,那夜更是趁乱偷走了宝贝,没想到……宝贝也是有灵性的,它也会选主人!

    想到它们在我手中时,三番两次帮我、保护我,看来,它们是真的很喜欢我吧!而我却没保护好这两个小家伙,真是太对不住它们了。

    我下定决心:“无论如何,我都要把观花门的法宝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尹恒点点头:“一次不成功,我们就多试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既然我们已知道观花门法宝在谁手中,关于江城尸毒爆发的事,便一定跟花娘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想到此,我便一刻不得休息,深夜赶往了白公馆,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白少安,同时也……打探一下他的伤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出现在白公馆门前,望着这道金碧辉煌的大铁门,心中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数月之前,我曾在这里生活过,如今再来,便成了访客。

    那段日子虽然过得糟心,回头想想,还是有很多甜蜜的记忆,比如在恬园时,他对我温柔的那些时刻,想起来,心头就一阵发软。

    这时,铁门咯吱一声开启,我以为出门迎接的会是陈伯,或者是某个守夜的下人,没想到探出头的,竟是那巫师老太婆。

    看到她,我有一刹那产生了错觉,仿佛时间回到了几个月前,我和她在老宅里也是这般对着,说了一番话。

    那夜,她幽幽地问我:“苏小柔,你可想好了?”

    我没有丝毫的犹豫:“想好了。”

    就算用我的命,我也会努力地救下白少安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,虽然很恨白少安,却仍旧敌不过爱他的急切。

    我庆幸巫师没有再问我这句话,因为现在,我不知会如何作答,或许,我会拒绝吧!

    不过也说不好会再次犯傻一次……

    “你来了!”巫师沧桑如朽木的嗓音,在夜空中如鬼魅般可怕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白少安呢?”

    提起他,巫师叹了口气:“跟我来吧!”

    她没有直接说白少安的情况,这让我感觉不妙,因为我感觉得出,她是有口难言。

    心不知不觉就被吊了起来,悬在空中,揪着生疼。

    我迈着步子,跟她穿梭在无人的白公馆,绕过洋楼,到了后院,当穿过一片竹林,来到后院墙角处时,那道古色古香的院子,立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还是跟过去一样,院墙背后立着一幢三层的阁楼,挂着红灯笼,雾气弥漫,牌匾上若隐若现俩字——鬼蜮!

    我又一次来到了鬼蜮,又是因为白少安受伤,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