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90.白少安昏迷
    “白少安!”我感觉他衣服湿了,伸手一摸,全是殷红的血。

    他受伤了!

    虽然我知他中弹后很快就会好,但他曾告诉过我,痛楚却是一样的,并不会减少。

    刚才,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,我没来得及注意,也不知他被射中了多少枪:“白少安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白少安没说话,掏出枪就对着窗外开了起来,将我的头压在他身下:“趴好!”

    我的慌乱和他的沉着应对,明显成为对比,我开始害怕,怕我们会被子弹打成马蜂窝,当然,更害怕的,是我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。

    弟弟没找到,仇也还没报,就匆匆下了黄泉,我无颜面对父母。

    枪声响彻集市,周围传来人们的尖叫声,很快,几道不同的枪响从四面八方传来,王副官冲到了车前:“司令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绿色军装明明已经染红了,却强撑着,大手抓过黑色斗篷罩上:“我没事……”

    明明,他已经说不出整话了。

    王副官说:“对不起,属下护卫来迟,对方已经被击毙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回过头,怒瞪一眼:“一个活口都没有?”

    王副官埋下头:“对不起司令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坐在他身旁,压根就不关心什么活口不活口的,我只担心他的伤势,手掌不自觉地按在了他的伤口上:“真的……没事吗?”

    他的脸已经失去血色:“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死不了,但还是疼啊!

    “你关心我?”他皱着眉头,脸上撑着一抹傻笑,看得我气不打一处来:“能不能正经一点?”

    他却握住了我手,温热的血液顺着我指尖流淌:“告诉我,这几颗子弹,够不够你消消气?”

    我愣在座椅上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惨淡地一笑:“你不是说我开枪打你吗?那现在,气消了吗?”

    眼泪豁的一下涌了出来,一滴一滴地坠落:“白少安,你就仗着自己死不了,故意的是吗?”

    仗着自己死不了,所以一次又一次地为我挡住危险,想用这种幼稚的法子来让我原谅,每一次都这样!

    见我哭,他紧张起来:“别哭,都是我不好,是我……我不知道要怎样让你开心,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白少安要真的痛了,态度才能软下来,他此时终于好好解释了,他说,白远卿出事那天,他确实很生气,但也不至于用枪对着我。

    他说:“我只是不想你的手上沾满鲜血,不想你因仇恨失去理智,更不想我心中纯洁无瑕的苏小柔,被这种事给玷污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告诉我,白远卿在国外,并不只是避难,而是在监狱里受苦。发生苏桃这件事,他也很痛心,恨不得将白远卿千刀万剐,但毕竟白远卿是他的至亲,临到头,他还是无法下手。

    所以,他不顾大哥白少恒的哀求,亲手将侄子送进了监狱里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之前不告诉我?”我心中苦涩蔓延,没想到真相是这般,我还以为……还以为他护犊子,不让我报仇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一切都是我的错……”说完,他失去力气靠在我的肩上:“小柔,我好累,好困,让我靠一会儿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话的气声让我心头一颤,有一种即将失去他的感觉,仿佛白少安已经恢复了肉身,他不再是非人非鬼,而是活生生的**凡胎。

    我感受到他的身体越来越寒,心跳声也越发减弱,吓得紧紧抱住了他:“白少安,你别睡,醒来,你给我醒来!”

    白少安这次没有听话,他这一睡,便陷入了昏迷之中……

    当我浑身是血站在人群中时,912车牌的轿车已经开走了,我不知道为何,被王副官下了逐客令后,就默默地下了车,没有坚持一下。

    以至于我现在的心,都跟着车轮而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尹恒死里逃生,心情还没缓过劲来,他站在我身边,关切地问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:“我没事。”但白少安有事!

    过去,他无论受多重的伤,都没有陷入昏迷,我不禁想,这期间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?导致他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这些话,我现在也没法问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!回去……”我忍住眼泪,告诉自己,白少安不会有事的,如果他能好好地醒来,恢复原样,我会选择原谅他。

    同时,也会好好解释,博得他的原谅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件事中,我也有错,我利用了他对我的感情、欺骗了他,这个伤,也很痛吧!

    这一回去,我又开始心绪不宁了,默默地换掉衣裳后,我看着染血的旗袍和羊绒大衣,始终没舍得洗掉,因为那上面,是白少安的血。

    想到他无力地靠在我肩头,昏睡过去的样子,我便心痛如绞,他,还好吗?

    今夜,平城下雪了,一开始是星星点点的小雪,随着北风一吹,便成了鹅毛大雪。

    我开着窗,双手撑在窗框上,望着楼下尹恒和三子在布置香案,思绪却飞向了远方,在某扇窗户里,有我爱着的男人,他受了伤,现在是死是活,我一概不知,只能傻望着,也不知能望到什么。

    布置好后,尹恒朝我挥手:“娘们,快下来,要开始了!”

    我收拾好情绪,穿上一件棉袄,便下了楼。

    天上落着轻盈的雪花,地上渐渐染了色,我期待明天起来,世界银装素裹的模样,祈祷某人明早醒来,就能看到莽莽雪景,前提是,他得醒来。

    “准备开始了!”尹恒裹紧了身上的黑袍子,将蒙着方巾的摄魂镜交到我手中:“拿好了,镜面对外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照着他的吩咐端了起来,然后看着尹恒念念有词,桃木剑在手中舞动一番,桌上的三张符纸,便自燃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圆地方,六令九章,镇天天清,镇地地灵,吾有号令,以镜为媒,气动乾坤,大展神通……”尹恒一边念咒,一边用桃木剑轻挑,当方巾落地,三个只有影子的符咒飞到了镜面前,将镜子里的法力封存起来。

    弄好之后,尹恒走到镜子前,晃了晃:“好了,可以看了!”

    摄魂镜就这样不摄魂了,还真是神奇呐!

    我把镜子放在了香案上,当我的脸伸进镜子里时,看到的不是自己,也没有任何鬼魅,而是雾蒙蒙的一片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别急,等我作法,很快就能到观花门法宝的下落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