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9.尸毒泛滥
    这不是瘟疫吗?怎么成了尸毒呢?

    我问尹恒,莫不是他弄错了?因为一旦弄错,就会害死更多的人。

    尹恒说:“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,若是之前,他或许会以为自己看走眼了,但那日,我们遇到僵尸王后,我曾中过尸毒,他亲眼见到人中了尸毒是什么样子,所以才如此确定。

    “这些受到瘟疫感染的人,首先一个特征就是有外伤,他们的身上都有僵化的伤口,其次,就是感染者会变冷,浑身发抖,脸色白如霜,慢慢地,就会长出指甲和獠牙。”

    但有一点跟普通的尸变不同,那就是,这些人不会完全尸变。

    他们尸毒感染到一定程度,麻痹了心脏后,就会自然死亡,也不会起尸伤人,这是让他最为困惑的一点。

    听到他说起这些症状,我想到了当初染上尸毒的记忆,好像还真是这般,只是我运气比较好,服下了僵尸王的内丹,及时化解了尸毒。

    “而且,我怀疑这件事跟观花门有关!”此话一出,我反而坐不住了,这件事难道是偷走宝物的蟊贼弄出来的?

    尹恒说:“这就不知道了,假如是那贼弄出来的,你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是的,我惨了,因为很多人都知道,我是观花门的传人,当时白少安带我去大华酒店参加圆桌会议,那些达官贵人就曾见过我,知道我是观花门的人。

    假若这件事是贼儿做的,他藏在暗处,一切的罪责都得由我担着,可不就是我惨了吗?

    “这件事还有谁知道?”大冷天的,我额上却布满了汗珠。

    尹恒想了想:“白少安身边那个巫师好像知道。”

    巫师那个老太婆知道了,白少安自然也知晓了,只是不知,他为何没来找我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虽然他还没找上我,但我也不能坐以待毙,不然,等人找上门时,我就真的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我赶紧去楼上拿出摄魂镜,镜子用一块大大的方巾包裹着,放在这儿好几个月了,我从来都没动过。

    拿到青铜镜后,尹恒掐了一下手指:“今天的日子不错,可以开坛。”

    我知道他之所想,如果能找到观花门法宝何在,就能找到偷走宝物的人,或许,这次的尸毒案也能一并破了。

    而我也希望能早早抓住那个小偷,以证明我清白。同时,希望平城能够恢复平静,别再让老百姓遭罪了!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我和尹恒就忙活起来,先去市集上准备了很多很多的红布,以及元宝蜡烛等法事用品。

    平城虽然出了那么大的事,全城封城数日,但城内的日子还得继续,市场照开,买卖照做,只是客人少了很多,只有以前的三成。

    所以,我和尹恒很快逛完了整条西市街,当我们大包小包东西提回去时,一辆912车牌的轿车停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看到这车,一些关于我们的记忆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它时,看到那车牌号,让我想起了自己的生日。那时,我还在白家为媳,跟白少安偷偷摸摸地出行,坐上这架车,闹着脾气。

    之后,我见过它几次,原本以为,他这车牌是为我而设置的,没想到,看到姚云从车上下来后,我只觉自己天真,笑自己太傻。

    而后,我和白少安误会解除,是他让我看到了,司令部里有两辆912轿车,也是他告诉我,正主是属于我的,仿品是用来引诱敌人的。

    如今,这辆车停在面前,究竟是正品还是仿品呢?

    见我们准备绕道走,白少安推开车门,抓住了我的手腕,他的手掌很大,发出刺骨的冰凉,刺疼了我的手。

    “上车!”他嗓音低沉,像留声机里发出的声响。

    我本想挣扎,却拗不过他,被他硬生生拉到了车内,拉得我胳膊疼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我使劲去扳开他的手指,却发现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对手:“痛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字,他猛地松开了手:“还疼吗?”

    那关切的眼神,看得我心头一软,但还是把手收回了:“我痛不痛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我始终记得,他开枪打我的那一刻,眼也不眨:“你不是想置我于死地吗?”

    这时,王副官插了句嘴:“我们司令要想杀你,谁能救下?”

    白少安回瞪了一眼,吼道:“多嘴,回去自己领罚!”

    王副官憋着一口气,用帽檐将脸遮住了,大气都不敢再出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话,我也稍稍冷静了一些,是啊,以白少安的枪法,如果他想杀我,尹恒怎可能救下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没有对我痛下杀手,可是,你终究还是用枪指着我了。”一想起这件事,我就伤心得厉害,是真的很痛,很难过。

    白少安大手撑在前排座椅上,头埋在手臂后,把王副官赶下去后,终于抬起头来,边喘边说:“那你呢?你又是如何对我的?”

    “你为了杀少卿,设计把我支走……我现在一闭上眼,就会想起我们分别的那天,你站在窗口,目送我离去,我舍不得走,一直回头、回头望着你,直到望不见,然而,我压根就没想到,你竟然……是在筹划着报仇,你对我完全是虚情假意!”

    他离我越来越近,彼此的气息都在喷涌,冷热交汇,暴雨来袭。

    “是!”我低下头:“我确实骗了你,但我不同意你说的虚情假意!”

    我没有对他虚情假意,我爱他,比爱自己还要真切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不管你信还是不信,我苏小柔,从来都没有想过伤害你,而你呢?你对我又如何?”

    我无法原谅,他对我举枪的瞬间,那一刻,我明明没有中枪,却千疮百孔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顿了顿,深吐了一口气:“我也没想过杀你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,当时那个情况,他唯有这么做,才能让我清醒,而我却不解,难道他就不怕真的打中了我?

    子弹无眼,况且枪握久了,也会走火,他就那么自信,觉得打不中我?

    若是没有尹恒,那枚子弹会射中哪儿?

    “算了,我不想跟你说,也不想跟你再有任何交集。”我拉开车门,正打算下车,突然间,一阵子弹横扫过来,白少安抓住我的手,将我拉入怀中,用身体挡住了子弹,他很痛,痛得脸色都变暗,轻哼一声,反手将车门带上,车门外和窗玻璃上,传来子弹飞过的声音,以及破碎的声音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