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8.幕后主谋是他?
    兰芝和李灿一直都以为叶荣生是个好人,我现在就要撕开叶荣生伪善的面孔,让他们好好看看,他究竟是人是鬼。

    随着我眼珠子一瞪,叶荣生吓得开了口,因为他知道,不乖乖听话,我有的是法子折磨他。

    唯有说出实情,或许还能痛快地一死:“是我,我杀了宝莉!”

    他有气无力地说出这句话,在场的人听到后,无比惊讶,特别是兰芝,她是宝莉的好姐妹,当初宝莉被杀,她哭得死去活来,差点就病倒了。

    如今抓到了杀人真凶,兰芝气得抄起了桌上的剪刀,狠狠往叶荣生的右肩胛骨刺去,叶荣生张开嘴,发出一阵空洞的嘶吼声,飞溅的鲜血染红了镜面,兰芝吼道:“畜生,你为什么要杀她,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是我想问的。

    叶荣生目光撇向了我,双目已经开始无神了:“是她……就是因为她……我……我被凌风音劫走,失去了帮主之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别以为骗得了我。”我轻轻按着他的伤口,还没用力,他就痛得呼号起来:“就是因为你,就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合逻辑。”我直接戳破他的谎言:“如果你说的是真的,那么,回到平城后,你的首要目标应该就是夺回帮主之位,而不是来找我报私仇,毕竟,你现在的身份想找我报仇,只能偷偷摸摸,用写下作手段,如果你恢复金荣帮帮主之位,想要对付我,就容易多了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认为我说的有理,这时,三子袖子里滑出了那把噌亮的小刀,对着叶荣生的大腿便扎了下去,叶荣生痛得昏死过去,被李灿一壶茶给浇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后,他仿佛只有出来的气,没有进的气了,我让三子别太狠,叶荣生若是死了,将会是我们的损失。

    兰芝气过之后骂道:“他这种人,我呸!亏我还一直以为他是个大善人,没想到是个丧心病狂的杀人犯。”

    我让她稍安勿躁,虽然杀了叶荣生很解恨,但我还是希望,能榨干他的所有价值,希望他死得其所。

    “他还有什么价值?”兰芝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了。”但是这一切,我和三子来做就好了,不希望兰芝和李灿知道这些阴谋诡计的事。

    我俯下身子,对着叶荣生轻轻说道:“你可以不说实话,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着。”

    回去后,我把他关了一夜,这一晚上,我让他先泡热水,趁着他身上还冒热气时,猛地丢进外面的菜园子里,一冷一热地相互折磨着他,等到了第三遍,他终于忍不住了:“说……我说……”

    我和三子将他丢在地上:“早说不就好了?”叶荣生被折磨得不行,我让三子给他喂口吃的,别饿死了。

    叶荣生吃了几口稀粥后,恢复了点生气:“是……是凌风音要我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他终于说了实话,只是这个答案出乎我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他说要我想个办法,在不伤害你的情况下,让大都会关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我不理解,凌风音是有病吗?

    叶荣生笑了起来,稀粥顺着他的嘴角流淌:“你太不了解他了,他是个疯子,不折不扣的疯子!为了让你陷入困境,让你去求他,他什么都做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这确实是凌风音的性子,只是,我没想到他真能对我下手,还是十分震惊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一计不成,应该还有第二计吧!”我知道凌风音的性子,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。

    叶荣生点点头:“他有第二计,具体是什么,我就不知道了……”叶荣生说,自从他在鬼市的照片莫名其妙被曝光后,凌风音就没有再联系过他,不仅如此,还派人来暗杀他。

    后来,再加上金荣帮的两股势力,他到后来,也搞不清到底谁是谁的人,总之就是见到人就躲。

    之后的事我们都知道,他被林一峰的人带走了,白少安关押了林一峰,自然就找到了他的下落。

    直至现在,宝莉被杀案一切都明了了,凌风音是幕后主谋,为了我生意失败去求他,便让叶荣生去杀害了一个无辜的女人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我倒成了导致宝莉死亡的原因了,想到这儿,我仰头望着天花板,流下了两行清泪:“宝莉,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我让三子去院子里,给宝莉烧点纸钱,告诉她我们已经抓到了真凶。

    趁着他出去的空挡,我变换了神情,眉眼也柔和起来:“叶荣生,你还想当金荣帮老大吗?”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,说完这一切,就会被我处死,没想到我竟然会跟他提起了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叶荣生吓怕了,摆摆手:“不敢了,不敢了,我不想坐那个位置了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,现如今他只要露面,就会引来各种势力,别说求生了,能痛快地求死,他就阿弥陀佛了。

    我却不那么认为,我觉得,他内心里一定还想着那个位置,想着在平城叱咤风云。

    “如果,我能帮你重新登上那个位置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真的?”他问,眼眸中果然恢复了些生气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可以帮你,但你也得帮我一个忙。”我勾了勾手指头,靠近说完那番话后,他再一次泄气,吓得腿软:“不行不行,这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?那好,就当我没说,我们可继续伺候着你……”

    叶荣生不愿与我为谋,主要因为,他惧怕洪门的势力,他知道,惹到了洪门,会比死还可怕,那是一种挫骨扬灰,万劫不复的痛苦……

    可我却不怕,谁让洪门惹到了我的家人?

    这个仇,无论如何,我一定得报!

    从这天起,我就将叶荣生锁在了大都会舞厅的地窖里,过起了监狱一般的生活,我在等,等他什么时候想明白了,我就什么时候帮他好好安排。

    这期间,尹恒和安德鲁失踪了好几日,到了第四天时,三子终于回来了,刚露面,就先用艾草熏了一下身子。

    看着他脸上油光噌亮的,胡子都长出来了,应该是熬了几个通宵吧,见到我后,他二话不说,屏退了众人,悄悄对我说:“昨晚又死了好几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回事?”我想,白少安不是封锁了全城,封锁了王百万家附近吗?怎么还会死人?

    他说:“悄悄跟你说吧,我看啊,这不像瘟疫,倒像是尸毒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