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7.瘟疫来了!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为何会提出这样的条件,明明不想跟他说话,不想与他在有任何瓜葛,可是,我还是忍不住开了口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我提出叶荣生这个条件,便能让白少安拂袖而去,没想到,他却爽快的答应了:“好!用叶荣生来请尹道长。”

    我继续对着王副官说:“王副官,你们口说无凭,我凭什么相信?”

    白少安将王副官遣走,径直站在我面前:“我当着三军将士的面,绝不会食言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也不理我,转身对着尹恒恭敬地说:“尹道长,麻烦你跟我走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尹恒步履蹒跚,却还是点了点头:“好,去……去看看!”

    安德鲁也被人搀扶起来,一起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而我和三子自然是要跟上去的,白少安却回头,因愤怒而微微鼓起的眸子落下:“谁准你们去了?滚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我气得要命,一口老血堵在胸口,不上不下的,闷得慌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凶我?有什么资格凶我?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真是越来越能耐了!”我转身,带着三子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不就是一个死人的地方吗,我还不乐意呢!

    随着我越走越远,心里就越来越难受,真是触霉头啊,今天是大年初一,见谁不好,偏偏见到了他,而他对我的态度,比这零下几度的天气还要冷,老天爷,你是嫌我不够添堵吗?

    三子笑话我:“你对他的态度也好不到哪儿去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摸了摸冻得冰凉的小脸蛋:“我对他态度不好,那是必须的,他当初开枪打我,你们都见着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三子就觉得对不住我:“我就知道,如果这件事让你在场,你和白少安一定会决裂,所以我才会悄悄找苏桃出去,让她亲手报仇!”

    过了这么久,三子终于对我袒露心声,原来,他那天偷偷摸摸带走苏桃,搞那么多动作,全都是为了我。

    他知道,我和白少安各自的身份和立场,为了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,他便偷偷地进行了这一切,没想到,我们还是找来了,之后发生了那么多事。

    我对他说:“别这样,这事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话虽如此,但他仍旧愧疚难当。

    “我有时想,如果我当时将他绑在石头上沉江,一切就好了,错全在我,你们都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,我不能接受他牺牲自己,为我们复仇。

    “罢了,一切都是天意……”

    直至今日我都还未知道,白少安明明去了重安镇,为何会去而复返,那么巧找到江边,又是那么巧看到了这一幕?

    这些谜团,恐怕我这辈子都没法知道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辗转难眠,半梦半醒间,脑海里一直重复着白少安迎面走来的画面,高大、帅气、一身军人的铁骨,身材好得可以当衣架子,就是心太狠。

    或许想要成大事者,就必须心狠,而我也一样,只有足够狠,才能成事。

    到了第二天大早,一阵拍门声把我吵醒:“小柔,小柔,快出来!”

    是三子的声音,他从未如此急躁地找过我,这还是第一次,我也顾不上形象,穿着睡衣,披着棉袄,光着脚就开门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见到我时愣了愣,开口道:“快跟我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不耐烦地抓头发,有什么天大的事吗?

    他压低嗓音:“王副官把叶荣生送来了!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赶紧把门关上,洗漱一番,等我再次出现在三子面前时,他正站在楼下的院子里,手托下巴,不知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这块院子,是房东留来做杂物的,却被我们开辟成了一个小菜园,在入冬之前,还收获了几朵白菜和几颗西红柿。

    如今,低矮的篱笆墙内,丢下了一个虾仁状的男人,男人身上穿着囚衣,瘦得脱了相,如果不是我认识叶荣生,还真是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三子一边看,一边摇头:“惨,真惨。”

    可我却觉得,他还不够惨!

    想到当初他害死宝莉的样子,我就恨不得将这畜生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天儿冷,地上更是留着冰霜,叶荣生穿得单薄,早已冻得瑟瑟发抖,那双眼睛,半睁开地望着我的脚,缓了很久才抬起头来看我,当看到我时,他张开嘴,啊啊啊地发出一阵轻呼,连尖叫的力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三子盯着他的嘴唇:“他好像在说话。”说完,他蹲在叶荣生的身边,仔仔细细听了好久:“他说……杀了我?”

    杀了他?岂不是便宜他了?

    “带他进来吧!”我转身,走进了三子的小屋内,里面烧着炉火,正热和着,我提起炉灶上的水壶,是刚烧开的水,我倒在盆里,伸出手指碰了碰,太烫,给兑了一点冷水,可还是很烫,不过这样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见我倒水,三子不解道:“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给他‘暖暖身’了……”我嘴角挂着阴毒的笑,一步一步朝着叶荣生走去:“将他的手放进去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三子不解,看着叶荣生被冻伤的双手:“冷伤的人,不能马上浸泡热水,会加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的,就是他痛啊!”

    只有叶荣生痛了,才会老老实实地听话。

    三子咽下了一口唾沫,仿佛第一次认识这样的我,就连我也没想到,原来我也会变成恶魔,也会千方百计的折磨人。

    当叶荣生冻得发紫的双手浸入烫水之中,他一开始没反应,而后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。

    我面对这那双迅速发红肿胀的手,皱起了眉头:“罢了。”

    终究,我还是狠不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过此法过后,叶荣生终究是老实了,见到他不敢吭声,连求死的念头都消失后,我和三子将他带到大都会舞厅,当是给大都会带去的新年礼物。

    当兰芝和李灿接到消息赶来时,叶荣生正惊恐地望着四周,因为他所在的位置,就是宝莉当初所坐的位置,我刻意安排他坐在镜子前,在他脖子上挂上一根绳子,他惊恐极了,一直望着镜面,生怕自己变成第二个“宝莉”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之前不是求死吗?现在又怕了?”我手中握着刀,轻轻刮过他的脸颊,一把抓住他长长的头发:“好好看着这里,想想你当初是如何杀死宝莉的,想想她那绝望的眼神,想想你对她说的最后一句话……”

    叶荣生没想到我会知道这些,眼珠子撑得好大,惊恐地对着我,我告诉他:“那晚发生的一切,我都看到了……”

    兰芝躲在李灿身后:“小柔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问他,你就知道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