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6.大难临头
    大年初一,新的一年开始,当烟花燃过,也就意味着,零点到了,新的一天就此来临。

    全城的百姓都仰头看着天空,七色的光芒映在人脸上,增添了喜气,可是很快,大家就发现,有一种刺耳声,跟整个平热闹祥和的气氛十分不符,那是一阵急促的铛铛声,沿着大街小巷飞驰而去,听到的人,呼吸和心跳都会加速,因为这阵锣声,代表了不详。

    上一次全城响起锣声,是因为白府老宅失火,这大新年的,难不成又有哪家走水了?

    我摆了摆手,让他们别吵了,赶紧去门口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大家还沉浸在烟花的灿烂中,被这锣声一搅,全都没了兴致,涌门口处。

    家家户户都打开了门,探出头去,邻里之间相互望着,本应该说新年好,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尹恒刚才已经喝趴了,听见敲锣响,一跟头就跳了起来,睁开眼就望着天,盯着那几颗若有若无的星星,掐指一算,便说:“不好,恐怕平城会有一场大劫难!”

    尹恒指着天上,给我们解释说,根据古代的《推背图》所言,今年国内会有大难,他方才夜观天象,看到星宿的变化,推测这件事将会积累冲天的民怨,因为他看到了天地人阴阳失调的象,所以,他猜这件事,应该与疾病、死亡有关。

    说话间,敲锣的小马来了,他是个跛子,拖着一条腿,奋力地在大街小巷穿梭,因为太累,他脸色憋红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兰芝眼珠子一转,拿了一个大碗,装了一壶热茶,对着他招手:“小马,来,歇歇脚。”

    那人原本要走,却实在累极了,便过来捧着大碗,大口灌了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后,兰芝赶紧问:“小马,发生了什么事啊啊?”

    “死人了!王百万死了!他全家都死了!”他混乱地说出了这个消息:“是瘟疫……”

    “瘟疫?”我们都捂住了嘴,纷纷望向了尹恒,这家伙,算得可真是准啊!瘟疫可不是疾病和死人么?

    在兵荒马乱的年头,大家最害怕的就是瘟疫了,一旦爆发,将以燎原之势疯狂蔓延,哪一次不是封城,彻底消除瘟疫才能放行?

    想到此,我对兰芝说:“快收拾东西,想办法离开平城。”

    小马喘着粗气,跌坐在门槛上,脸色十分难看:“来不及了,城门……城门已经关了,我们都出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我也失了力气,不能出城,就意味着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,被困还没什么,最惨的是,万一感染上疫病,我们可怎么办?

    安德鲁喝得醉醺醺的,却在听到瘟疫二字时,猛地清醒了:“我、我去看看……”

    我拦住他:“安德鲁医生,你先别冲动,要去,也得等你这身酒彻底醒了再去啊!”

    苏桃也是,听到他要去王百万家,吓得挽住了他的手,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吧,她的小脸红扑扑的:“我不准你去,不准你去!”

    安德鲁蓝色的眼睛,落在苏桃半醉的脸上,最终,还是选择了留下。

    现如今,年也过了,酒足饭饱,还看了一场美丽的烟花,听到瘟疫的消息后,仿佛被泼了一头冷水,兴致早就没了,也是时候各回各家了。

    大家今晚都喝了点小酒,因为这则消息酒意消散,我、三子、尹恒、安德鲁走在街上,大街被照得灯火通明,一些士兵跑步前进,在眼前不断穿梭,待我们从城西往江边走去时,一队士兵拦住了我们的去路。

    为首的队长手握电筒:“什么人,大晚上的还在闲逛!”

    三子见他语气不善,刚准备冲上去,就被我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军爷,我们在朋友家过年,回来晚了点。”说着,我塞了两块大洋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那队长不动声色地收下:“没听见敲锣声吗?这个时间还敢乱蹿,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“是,我们马上走。”我带着他们离开,听见身后传来一道嗓音,比晦暗的夜还要低沉:“谁说放他们走了?”

    这声音,别人不知,但我却熟悉得不行,每一个字,每一个发音,每一个气息停顿,都刺激着我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果然是他!

    白少安从两排整齐的步兵列队中走出来,如众星拱月,气势很强,但潇洒的神色却削减了,步伐有点飘忽不稳,身上散发着酒气。

    “白司令……”队长狗腿子般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白少安睨了他一眼,吓得他赶紧藏到队伍背后。

    看到他,我懒得理会,他既然当初对我放枪,就得想好,我们今后形同陌路的样子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形同陌路。

    不被注意,不被在乎,不被爱着,甚至……不被恨着。

    见我要走,白少安挥了挥手指,王副官便走到我们面前:“苏小姐,请留步。”

    我对他和他的人,没有任何好脸色:“怎么?大新年的,你们就想给我找不痛快吗?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不算大,但气势很强,丝毫不怯弱。

    王副官为难地皱着眉:“苏小姐,请听我说完吧!”

    我看他的模样,应该是有正事要说,便停下脚步,让他开口。

    王副官告诉我,今晚平城发生了一件大事,富商王百万全家老小一百三十口人一夜之间全都死了,就连他周围的人家,也都感染了一种怪病,白少安想找安德鲁前去看看,没想到尹恒也在,便想请尹道长也前去查探一番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我问王副官:“这件事,理应你们官府的人处理,那么多仵作、医生不用,偏偏要大年初一触人眉头,让人去那么晦气和危险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不知不觉走到了我的身后,对着王副官说;“我是一城的司令,我想要谁,谁就得听令。”

    他身上的酒气盖过了藏香,我反感地别过头,不想闻他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王副官,麻烦你告诉某人,求人可不是这个态度,如果他想要请人,就要拿出诚意来。”

    王副官夹在我们之间,为难得要命,左右不知如何说。

    白少安听到后,也有样学样:“王副官,你问他们,要什么诚意?”

    王副官又转向看我,我嘴角发出一阵冷笑:“拿人来换吧,我要叶荣生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会不会答应我这个条件呢?

    我等着他的回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