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5.人魔
    尹恒整理了一下思绪,拿出一本几乎快翻烂的书籍,翻开其中一页,出现了一幅图,上面写着食婴鬼三个字。

    书上的食婴鬼画得十分丑陋,青面獠牙,正趴在一个孕妇的肚子上,嘴里伸出一根长长的管子吸食婴儿的灵魂。

    尹恒告诉我,这样的鬼,才叫食婴鬼,而他当时听了张月明的故事后,误认为张月明成了食婴鬼,其实……张月明跟食婴鬼根本不同!

    “师父告诉我,真正的食婴鬼会以活人、死人肚子里的婴儿为食,鲜少会用婴灵为食,一旦被食婴鬼享用,婴儿将不复存在,但我记得,张月明那日在逃离时,丢了一个女婴灵来挡我,证明她手里的婴灵,并没有融为一体或者消失……”

    经过他这么分析,我明白了,那日是我们弄错了,张月明根本不是食婴鬼。

    “那她是什么东西?”我问。

    尹恒对我说:“如果我师父没有猜错,她已成了人魔!”

    什么叫人魔?我问他。

    “人魔就是,死魂已经堕入魔道。”尹恒说,张月明应该是刚刚入魔没有多久,不然,就那天的情况,他师父都不一定能逃脱:“一定有什么事刺激了她或者帮助她,使她入了魔道。”

    我听他这一说,想起了我跟张月明第一次见面:“不会是因为我吧!”

    尹恒抬起头来,额头上皱起了好几道周围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我将观花门法宝显灵,鬼魂们前来修复的事告诉了尹恒:“那是我第一次认识张月明,当时她的头是断的,通过观花门法宝的修复,她才变得完整。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……”尹恒连说了几个怪不得:“应该是观花门的法术,让她的灵体得到了修复,所以,她才能如此快的入魔。”

    虽然我理解张月明死得年轻,怨气深重,可当时在春雨戏院时,她明明已经报复了情郎,也选择在最后一刻留下情郎一条狗命,按理说怨气已经消了,怎会入了魔呢?

    尹恒表示他也不知道:“但我相信,一定有什么原因,导致她想要迅速变强,所以,才会收集婴灵,增强自己的功力。”

    我又想到了我那未出生的孩子,心头瘾痛:“这么说,我的孩子还在她那儿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的。”尹恒在火光中望着我:“如果有机会,我会帮你把孩子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我双手捂着脸,收拾了一下情绪:“对了,你师父有没有说,如何能找到人魔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了,关于观花门。”尹恒说,观花门的法宝或者其他高法力的法宝可以将人魔引出来,具体法子他先卖个关子,我们得将观花门的法宝找到才能继续。

    可要找法宝,就要用到那面摄魂镜:“娘们,咱们打僵尸王的那面镜子还在不?”

    “在!”那面镜子被我藏了起来:“需要的话,我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得等我算算日子再作法。”这个法子也是吴道长告诉尹恒的,因为宝物之间都是有灵性的,摄魂镜里,应该藏有一些线索,可帮助我们取回法宝。

    听到后,我燃起了希望,希望他快点选个黄道吉日开坛做法,通过摄魂镜找到法宝,将张月明引来,灭了这个人魔。

    这时,屋外传来一阵爆竹声,家家户户此起彼伏地放起了鞭炮,兰芝掀开门帘:“三子回来了,快,咱们洗手吃年夜饭吧!”

    年夜饭是苏桃和兰芝做的,满满一桌子十二道菜,鸡鸭鱼肉、小炒、卤菜全都有,色香味俱全。

    大家都围坐在饭桌边,唯苏桃一个人呆呆地站在门口,望穿秋水。

    “在等谁?”我过去,站在她身边,望着面前的小路,只见几个小儿手里拿着小炮在放,也不知她在看什么。

    苏桃眼眸低垂:“没什么。”语气中满满的失落感。

    她转过身,两肩耷拉下来,就算穿着喜庆的红衣裳也遮不住心里的悲伤:“走吧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结果还没走开两步,就听到一双皮鞋声,伴随着呼哧呼哧的喘气声,出现在巷子里。

    安德鲁手里提着两盒礼品,一路小跑地赶来,累得不行。

    “安德鲁!”苏桃兴奋地冲过去,迎风而笑。

    他朝我们打招呼:“大家好,我……我……累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兰芝笑话他:“大新年的,不许说死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我失礼了。”安德鲁将礼品交给苏桃:“谢谢大家邀请我一起来过年。”

    我们大家眼对眼,心照不宣,兰芝给李灿默默使了个眼色,李灿便去加了一副碗筷。

    安德鲁的到来,对苏桃是个意外,对我们也是意外,因为我们从未邀请过他,是苏桃悄悄邀请的,或许,她是担心安德鲁万一不来,她会没面子吧!这个丫头,心思也忒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来了好,来了热闹!

    这洋人跟我们一起过中国年,感觉还真是怪新鲜的。

    大家都坐下后,李灿作为一家之主,主动站起来邀大家喝酒:“值此辞旧迎新之际,我李灿敬大家一杯,一来感谢各位光临寒舍,二来,感谢在场所有朋友,在过去的几个月里,我们携手并进,做成了许多大事,三则,我要特别感谢安德鲁医生,谢谢你治好了苏桃的病!”

    说完后,也不等我们一起,他先干为敬,兰芝给他斟酒,他连喝了几杯。

    尹恒打趣道:“这主人家小气得嘞,有美酒自己先灌了几杯,是怕我们喝完吗?”

    李灿不好意思的笑起来:“对不住各种,我只顾着自己了,来,我邀大家喝一杯……”

    年夜饭就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开始了,喝酒、吃菜、划拳……整个院子都是闹哄哄的。

    我不喜欢太热闹,吃完后,便早早离席,站在院子的大树下,望着天上星辰。

    除夕更阑人不睡,厌禳钝滞迫新岁,这个日子,白少安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这个念头刚闪过,城西处,就在我们周围,突然升腾起了一阵烟花,伴随着一声声巨响,腾空而起,在夜空中五颜六色地绽放,千姿百态,又如流星般消逝,一朵接一朵,占满了半片天边。

    “好美!”大家都站在院子里看烟花,明明都是一个个大人,看到烟花时却兴奋如孩子,当我们正沉浸在除夕夜的热闹中时,却没听见,一阵急促的敲锣声响起,关于平城,真正的寒冬之际,就在今夜到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