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4.念家
    我没想过,我和白少安有一天会变成这样。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,我们的爱情一定是美好的,是相濡以沫的相守相伴,直至青丝白发、岁月轮转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我们还是站在了对立面,我欺骗了他,他也对我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立场的不同吧!

    我是苏桃的姐姐,注定要帮着她报仇;而白少安是白远卿的小叔,注定要护着这个禽兽。

    不同的立场,让我们站在了对立面,彼此仇视,到最后,因为那一枪,感情烟消云散……

    见到我哭,尹恒将肩膀借给我,兰芝抱着受惊的苏桃,也一直安慰着我。

    李灿站在我们身旁,两手一摊:“这叫什么事啊!”

    是啊,这叫什么事,因为仇恨,让我和白少安由相爱变为了相杀,相互仇恨。

    这一哭,我哭了很久,到双腿发麻后,才扶着尹恒站起来,心如死灰地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手哆哆嗦嗦地去掏烟,被尹恒给夺下了:“不准抽。”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管我!”我现在不抽烟,就没法活下去了。

    尹恒听到这句话,嘴皮子动了动,被什么东西噎住了,感觉好像很伤心的样子。末了,他自己掏出一根烟,点燃后塞进嘴里,猛吸一口,把自己呛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兰芝压低了嗓门:“尹道长,你这又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尹恒咳得眼泪都出来了:“我想尝尝呗,看看这烟有什么好抽的,让她迷成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你啊,还真是个痴人。”兰芝无奈地摇着头:“这世上,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适合每一个人,小柔觉得好,你觉得不好,这并不是东西出了问题,而是人不一样,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她话糙理不糙,接着说:“小柔她这是伤心透了,刚才那一幕看得我心怦怦直跳,方才就在想,假如有一天,李灿也这么拿刀拿枪的对着我,该是什么感觉?”

    李灿眼神飘忽了一下:“兰芝,你说什么胡话,我不会这么对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我信你。”她对着李灿,发出一阵灿烂的笑,那笑让我觉得很羡慕,同时也很刺眼,我很想问问兰芝,为什么她这般相信李灿呢?可终究是没敢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所以,小柔啊,既然他都敢对你开枪了,这种男人不要也罢!”兰芝是个洒脱的性子,拿得起放得下:“天涯何处无芳草,等你缓过劲来,我帮你再物色几个好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。”我对男人,已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经过兰芝等人的开解,我心情好了一点,毕竟,人不能一直活在痛苦之中,痛到极限,就要学会放下了,道理我都懂,只是做起来,还真是很难。

    但再难,我也要咬着牙撑过去了,因为从这一刻开始,我和白少安的矛盾已经升级了,已经完全回不去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去,我就再没有回过我们的“家”,午夜梦回时,总觉得有个人在黑暗中深情凝望着我,那双薄唇开启又闭上,有什么话想对我说,却始终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当我醒来时,看到空荡荡的房里只有我一人,嗤笑:哪里有什么人,哪里有什么深情。

    而我渐渐的,也已经刻意不去想他了,关于他的一切,我都不去关心,因为这样,心就不会那么痛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苏小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坚强,对,我很坚强。

    当风一吹,当雪一落,当炊烟又起,当家家挂红,新年就要到了。

    我坐在李灿家的院子里,看苏桃搬着小板凳,站在上面贴窗花;看兰芝站在树下糊着灯笼;看李灿忙里忙外地除尘打扫,一家人热热闹闹的,还真是很幸福啊!

    看着看着,我的眼湿润了,想到以前在苏家,每到过年前,家里请来的小工会提前把屋子扫洒干净。爹会选个艳阳天,站在天井下,晒在阳光里,右手执笔,写下新的对联。

    母亲也不闲着,拿着一把剪子陪在爹身边,手里抽出一张红纸,折了折,几剪子下去,就成了一幅年年有余的窗花。

    我和小轩围在他们身边,一人手里拿着一串小灯笼,跑来跑去,最后跑到厨房里,盯着灶台上的蒸腊肉流哈塔子,就等着除夕夜鞭炮一响,大家围坐在桌前,吃一顿丰盛的年夜饭。

    人果然是年纪越大越念家,特别是在一些特殊的日子,比如除夕夜和大年初一,小时候觉得,那是吃大餐的日子,是领压岁钱的日子,现如今只会记得,那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。

    记忆里,其他的一切都会随着时间淡去,但家人的笑脸,回响的笑声,反而会留存下里,越发清晰,成为我心中唯一的念想。

    我呼出一口热气,爹、娘、小轩,我好想你们!

    “小柔,你愣着干嘛,快来写对联啦!”兰芝对我招招手,见我不解,她说道:“这里就你一个文化人,就你的字最漂亮,来啊,给我们写几副对联。”

    我拗过不她,过去裁了两条红纸,磨墨,挥笔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几个人放下手中的活儿,纷纷围拢过来,李灿轻轻念出声儿来:“安居乐业,家家春满园,丰衣足食,户户喜盈门。”

    兰芝兴奋地说:“还有还有,白雪映红梅,春回大地,凯歌偕丽日,福满人间。”

    苏桃喜滋滋地吹干墨迹:“写得真好啊!”

    我不好意思地埋下头。

    这时,尹恒从屋子里走了出来:“你们几人,围在一起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刚才进去帮李灿家安财位去了,刚刚忙完,看到我在写对联,眼睛一亮:“难得啊!”

    确实难得,就在几日之前,我还深陷悲伤之中,这几日,或许是春节临近,大街小巷都热热闹闹的,把我的阴霾冲散了些,我终于,在尹恒调侃我的这一刻,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再一次将焦点移到我脸上,苏桃眨巴眨巴眼:“姐姐,你终于笑了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:“今天是除夕,我也想除旧迎新一把。”

    大家因为我这一笑,变得快乐起来,我看着几人相视而笑的模样,突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他们,因为我的缘故,导致他们这么久以来都过得小心翼翼,心里头压了块大石头,跟着我一起不开心。

    我再一次笑了,执笔写下了好几副对联,整个人也变得开朗起来。

    等我忙完一切,坐在屋里嗑瓜子时,尹恒掀开门帘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能看开,我就放心了。”他护着热气,搓着双手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,特别是你,每天都想着法子逗我开心。”我移开位置,让他过来烤火。

    他摆摆手:“我乐意,行吧?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我望着他,想到那被我惦记了很久很久的问题:“现在,你能跟我说说,食婴鬼和观花门的事了吧?”

    这段时日,尹恒怕我想不开,便用这两件事吊我胃口,让我记着还有谜题未解,千万别寻死觅活。

    他听闻后,终于点点头:“好,也是时候告诉你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