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3.苏桃亲手报仇
    我这一脚,其实也算不上用力,鞋跟刚碰到白远卿的手,他就鬼叫起来,叫得撕心裂肺,仿佛我的鞋跟快把他扎穿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真能演。”我原本并不想用力,冲着他这声叫唤,我也得陪他做戏做全了。

    眼一闭,脚一扎,他反而不叫了,脸色白得像纸张,过了片刻,他才爆发出一阵凄惨的叫声。

    白远卿脸上被汗水和泪水糊了脸,已经说不出一句话了,我将鞋跟拔出。他的右手掌心处落下一个小孔,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“白远卿,你别这么看着我。”我蹲下身,轻轻抚了抚他的头发:“要怪,就怪你自己吧!自作孽不可活!”

    他虽然几次三番想要我的命,但终究没有得逞,我这一脚,也算是报了仇了,接下来的,就要看苏桃的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苏桃身边,拍拍她的肩:“你的仇,终于可以报了!”

    苏桃整个人绷得紧紧的,听到我的话后,她终于忍不住,拧紧的五官松弛下来,眼泪不断地流,不断地流。

    她从三子手里拿了割鱼的小刀,走到白远卿身侧,当那双直勾勾的大眼睛对着他时,他吓得当场失禁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苏桃嘿嘿地笑了起来,脸上还带着泪,又恢复了疯癫的模样,她握着刀,顺着白远卿的脸颊往下滑去,一直到裤裆处,白远卿明白了她的意图,夹紧了双腿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苏桃,不要这样……我错了,之前的事都是我错了,我可以补偿你,可以给你买房子,给你钱……”白远卿已经叫得失声,他是个男人,可以没命,但不能没有命根子。

    但苏桃是打定了主意要他断子绝孙,根本不容他求饶。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当初我求你的时候呢?”苏桃一边说,一边解开了他的裤子:“你知道发红火钳伸进下面,烤熟人肉,是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  她虽是笑着说,却泪流不止,手也抖了起来,瞪着的这双大眼睛,只剩下凶狠:“所以现在,我也要你尝尝,痛的滋味……”

    弯刀被高高地举起,我闭上眼,无论苏桃做什么,我都支持她,只要这一刀下去,一切仇怨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阵马蹄声出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小巷里涌出了一队骑兵,为首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白少安!

    看到他,我失神了几秒,他不是去平安镇了吗?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?

    我们隔着十米的距离,隔空对视,气氛变得紧张凝重起来,他目光瞥向我,而后转移到苏桃高举的手腕上:“住手!”

    见苏桃晃了晃,他掏出了枪,对准了苏桃的头:“再动一下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兰芝气不过,准备上前,就被李灿给拦住了,我让他们都退到一边,省得子弹不长眼,伤到了他们,独自一人朝苏桃走去。

    苏桃惊恐地望着我,还以为我会劝她放下,结果……

    “苏桃,做你想的做的!”我与她对视一眼,沉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从我打定主意要帮苏桃报仇起,就不可能半途而废!

    想到此,我缓慢地转过身,挡在了苏桃前面,目光灼灼地对着白少安:“想阻止她,那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吧!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眉心浸出一层薄汗,他眼角在抽动,努力地克制着情绪:“小柔,你让开!”

    “我不让。”我的举动,让尹恒、兰芝和李灿吓坏了,李灿哭丧着脸说:“小柔,这个仇我们不报了……不报了,只要你和苏桃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此仇不报,我们大家都好不了。”我望着他们:“凭什么有权有势的人作恶,就能得到特权和宽恕?而平民百姓犯一点错,就要弄得家破人亡?”

    这是一种继贫富差距、阶层等级之后的一种不公,那就是社会没有公平正义可言!

    所以,白少安不制裁白远卿,那就交由我来做吧!

    我要让作恶的人都知道,天理循环,报应不爽!

    “小柔,住手!”白少安骑在马上,枪上膛了,对着我的面门处,我说过,我最恨别人用枪指着我,他之前在老太爷的坟上曾用枪对着我,那次是为了救我,而这次,却是想杀了我!

    “苏桃,动手!”我从来没有这般狠过,对他,也是对我自己。

    我睁着一双大眼睛,丝毫不畏惧白少安的子弹,因为内心的悲伤已经占据了理智,果然,他还是选择了护着白远卿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想杀我就动手吧!”我张开双臂:“如果你最后的选择是这作恶多端的乖侄儿,那好,你杀了我吧!”

    杀人不眨眼的白司令,如今却握不稳枪了,眉尾处滴下了一滴汗:“原来你是这般想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失望地笑了一下,透出了内心的苍凉,他仰头望着天:“原来你是这般想我……”语气无比落寞。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我想不出其他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随你怎么想吧,总之,你们不能动手!”他红着眼说:“如果今日你们动了手,那你们跟他又有何区别?你们永远也无法回头了。”

    我没有任何迟疑,对着苏桃大吼:“做你想做的,动手!”

    苏桃手起刀落,白远卿在一阵长长的哀嚎后,陷入了昏厥。

    地上流淌了一滩鲜血,以及一团烂肉,所有的人都望着我身后,只有我看到,白少安扣下了扳机……

    子弹朝我飞来,尹恒冲到我身侧,将我推开,当我倒地时,脸上出现了一道伤口,是子弹划过的痕迹。

    白少安真的要杀了我?

    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假如刚才不是尹恒,我是不是已经血溅当场,成了一具尸体?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!”尹恒爬到我身侧,想拉我起来,却被我推开了,我慢慢站了起来,双目一直停留在白少安身上,没想到今早还拥吻的男人,竟然开枪杀我?

    我笑了起来,笑自己成了个笑话,原本还以为,白少安舍不得动手,没想到,是我高估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小柔……”他想说什么,却终究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我擦了擦脸上的血: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我挺直的背脊,在转入小巷之后,彻底地瘫软下来,情绪崩溃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