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2.风筝法寻人
    这一寻找,我就找了一早上,找遍了三子可能去到的地方,都没有见到人影。

    不对劲啊!三子若是查到了白远卿的下落,一定会想办法通知我,或者留下线索的,为何会消失不见,杳无音讯呢?

    我赶去李灿家,结果刚到西市,就见到李灿和兰芝到处都在找人打听,问是否见到了苏桃。

    我背脊发凉,不会吧,苏桃也不见了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我跑到他们面前,气喘吁吁地问,兰芝脸上挂着大大的黑眼圈,头发也乱成鸡窝,看样子是刚醒来。

    “小柔你来了,苏桃她……她大清早就不见了人影,我们怎么找都找不到。”

    李灿也很着急,他是苏桃的表哥,自然是关心她的,同时也害怕她一时想不开去做傻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带我去屋子里看看。”自从跟梁友青认识后,我就对侦探这个职业产生了好奇,没事也会买点国外的侦探小人书随手看看,还认识了英国小说里的神探福尔摩斯和华生。

    眼下,我们来不及去请梁友青,唯有我自己上场,看看现场情况如何,毕竟,一个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失,一定会留下什么线索。

    果然,当我来到院门口时,看到锁芯和门框上都没有被撬过的痕迹,据兰芝说,昨晚她检查过,大门可是锁好的,这就表明,苏桃不是被劫持,不是被破门而入带走,而是……她自己走出去的。

    究竟是什么原因,能让胆小的苏桃独自离开家呢?

    我想到了什么,蹲在地上,看到了有几道鞋印,是男人的尺码,上面有波浪纹。

    我让李灿和兰芝抬起鞋底,并将昨晚穿过的鞋都拿来,一一比对后,我发现门口那波浪条纹状的鞋不是他们的,于是,便问有他们有没有见过这种鞋,俩人纷纷摇头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的脚印呢?你们看鞋尖的位置,那个人在门口应该徘徊了许久!”我大胆猜测,苏桃是跟这双鞋的人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心中不免出现了一个人选——三子!

    很可能是他带走了苏桃,不然,还有谁能能让苏桃一声不吭地离开呢?只是不知,他们去了哪里,竟然要偷偷摸摸地走。

    正当我犯愁时,一道身影,如及时雨般出现在:“你们不知道,我知道啊!”

    一个人笑嘻嘻地蹲在墙头上,也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,我们几人都没发觉。

    那人不管一年四季,都穿着一件黑袍子,据说是用乌鸦毛制作的,是一件法宝。

    看到他,我激动得红了眼眶:“尹恒!”

    他嘿嘿一笑:“娘们,近来可好啊?”

    “好,好得很!你去哪儿了?”我看他最近清瘦了,脸颊都凹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我去找我未来师父吴道长了,问了食婴鬼的事,也顺便帮你看了看鼻烟壶和古书在谁手里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让他下来,这样仰着脖子看他,真的好累。

    他纵身一跃,落地后,见我对食婴鬼等感兴趣,正准备开口,却转念说:“等会,还是先找人吧!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找人。”

    兰芝和李灿围拢了过来,三子指了指苏桃的房间:“帮我拿一套苏桃的衣服,记住,不能是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李灿赶紧跑去找来一件蓝色的布衣外套,尹恒接过后,轻轻掂量在手里,抓了一把米在衣服里包着,嘴里念念有词,很快,那衣服便开始冒烟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他的法术神奇,我笑而不语,他神奇的地方多着呢,我都见怪不怪了,待烟雾散尽后,他让我们找几根竹子来,还有大号的棉线,将衣服钉成了一个大风筝,手中握着棉签,轻轻一拉就上了天。

    当蓝色衣裳升空时,尹恒看了看方向,而后风筝就缓缓掉落在了远方。

    尹恒问李灿:“兄弟,那儿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李灿想了想:“是江边!”

    “还等什么,赶紧过去啊!”在尹恒的一声令下,我们所有人都朝着风筝掉落的方向跑去,那是江边,有很多复杂的小路,但是跟着尹恒一起走,我们大家都很放心,因为一定能找到方向的。

    今天,是小寒节气,天儿已经彻底冷了下来,哈气都可以成霜了,江边就别提了,比城内冷了好几度。

    我们几人冻得脸疼,沿着江边一路找,看到远处的枝桠上,挂着一件蓝色的衣裳,李灿和尹恒踏着箭步冲过去,刚到,便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。

    树下,三子和苏桃在一起,滚滚的江水就在几米开外,地上放着一个麻袋,里面有人不断蠕动着,不用说,一定是白远卿了。

    苏桃这次一反常态,既不激动,也不疯癫,反而冷静得吓人,一动不动坐在麻袋旁边,手里握着一根簪子,透过麻袋一下一下地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嘛呢!”李灿准备上前,却被三子拦住了,尹恒手脚麻利,溜到了麻袋旁边,解开绳子,大脚一踹,就把里面的人踹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白远卿……”我看到地上被绑成了螃蟹的人,早已鼻青脸肿,身上的白衬衫上满是血污,看到我,他也吓了一跳,这张狐狸脸朝我发出了求救的目光。

    尹恒想去给他解绳子,我喝到:“住手!”

    他愣住,抬头望着我:“私下里绑着个人,你们啥意思?”

    我告诉尹恒,这个人,就是欺负苏桃的那个禽兽,白远卿。

    听到后,尹恒踹了他一脚,回来站在了我身旁,吐了一口唾沫在白远卿脸上,白远卿呜呜呜地发出哀鸣,仿佛有话要说,我走上前,轻轻取出他塞口的抹布,居高临下地瞪着他:“白少爷,好久不见啊。”

    他发了狂地朝我靠近,像一只垂死挣扎的大白虫子,脸上裹满了沙子:“苏小柔,救我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救你?给个理由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夫妻啊……夫妻……”他红了眼,对我摇尾乞怜,那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大户公子的风范,恐怕现如今让他跪下来磕头,叫我一声奶奶,他都愿意!

    “夫妻?”我哈哈大笑起来:“我们什么时候做过夫妻了?你不是说,我是个乡下来的野女人,是个贱婢吗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你不是,我是,我是一个贱种,是杂碎,求求你把我当个屁放掉吧!好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他不成人样的脸,还真是可怜啊,不过,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我抬起鞋子,将鞋跟对准了他的手掌,眼也不地踩了下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