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81.捞月亮的人
    白少安压低了帽檐:“我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那张狡猾的脸,隐藏在帽子下,似笑非笑:“我想看看,你会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我沉下心来,眉眼耷拉着,冷静得出奇:“我祝福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他一时间没听清我说什么,或许是听到了装的吧!逐侧着耳朵:“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我郑重地对他说:“她来找我,是希望得到我的祝福,所以,我祝福你们!”

    我那天心情很差,烟也不抽了,酒也不喝了,坐在喧闹的舞厅,却置身冰窟里,亏得白少安还有心情玩这一出,故意安排秋海棠跟我见面,让我这般难过。

    想到此,我就狠狠瞪了他一眼,白少安脸上挂不住了,我的回答不是他想听到的答案,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想听到,我祝福他们。

    而这份难受,偏偏是他自找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这就受不了了?”我讽刺地说:“不想看我们其乐融融,难不成你想看我们争风吃醋,为了你当众打架?”

    他沉沉地说:“我以为,你起码会生气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我就明白了,原来,白少安在这段感情里,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。曾经,患得患失,小心翼翼的那个人是我,什么时候角色转换了呢?

    而他,毕竟跟我的性子不同,那霸道的性子,一旦卸下铠甲,其实比我更没有安全感,只能通过用别人来刺激我,来确定我是爱他的。

    我爱他,就必定容不下别的女人打他主意,这应该是最正常的反应,而我却反其道而行,不仅不生气,不闹腾,反而还大大方方的祝福他们。

    如今,白少安生气了,叫人送来了一瓶酒。

    我也不拦着他,想喝就喝吧!

    他一边喝着烈酒,一边说:“其实那天,在司令部……我看到你生气,看到你对姚云动手……我好开心!”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,他脸上的暴戾之气渐渐消失,五官变得柔和起来,对着我看了又看,脸颊上挂着两团红云,好像真的醉了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?为什么要用这种幼稚的方式证明我爱你?”我也很生气,讨厌他这种小孩子脾气。

    “因为……我感觉你不爱我了,你是不是不爱我了?”他难得在我面前表露出软弱的一面,但最近,出现得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你有没有听过一个故事,叫捞月亮的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他靠在椅子上,像个受伤的小动物,等着我开口。

    我说:“小时候,我曾听镇上一个姐姐说过,爱情,就像一个人在水边不断地捞着月亮,你越想拥有,就越无法靠近。假若,你放弃占有,摊开双手,就会发现,月光其实就在手中……”

    他听完了故事,突然发起脾气来,把桌上所有的一切都掀翻在地,安静餐厅,失去了安静的意义。

    他的暴脾气再也压制不住,疯狂地砸着屋内的东西,而后,没有东西给他砸了,他背对着我,趴在墙上,将脸埋在双臂之间,肌肉与肌肉在较量,保持最后的冷静。

    “你是叫我……放手?”白少安的拳头越捏越紧,变成沙包状:“还是你已经放手了!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,我以为自己放手了,但其实,我还是在水边徘徊,心里还想着捞月亮。

    明明我知道,只要站在岸边,放弃执念,就能拥有洁白的月光,可是,我却仍旧不甘心,希望能成为第一个捞到月亮的人。

    “少安,你醉了。”我过去扶他,却发现地上落下了几滴水渍,他流泪了。

    良久,当他抬起头时,张开双臂,将我钳在了怀中,下巴一直摩擦着我的脸颊,不断地道歉:“对不起小柔,对不起……我们回家,回家好不好?”满是恳求的语气:“我再也不会这样幼稚地试探你了,我发誓!”

    他竖起三根指头,举过头顶,我握住了手尖:“不必了,我不在意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在意!”

    他的执拗,他眼中闪烁的星光,让我无法拒绝:“好,随你吧!”

    这一夜回去,当我们躺在床上,白少安从身后抱着我,一刻也不肯松手,就好像……我成了一只迎风而起的风筝,只要他放手,我就会掐断风筝线,离他而去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……”他闭着眼,语气写满了痛苦:“不要走……”

    我握着他环在胸前的手,摸着他手掌里的老茧,很想给他一句回应,我不会走,可是……话到嘴边,我却咽下了。

    我不敢保证能陪伴他多久,或许在白远卿这件事之后,我们还能继续好着,继续在一起,但难保没有下一个事件出现,会将我们分开。

    若真到了那个时候,我一定会告诉自己,放弃吧,别再傻傻地捞月亮了,但白少安呢?他能说服自己吗?

    或许能吧!痛了,自然就放手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我几乎没有睡着,白少安也没有睡好,他做梦了,醒来时身上溢出了一层汗珠,如果不是知道他非人非鬼,我还以为他跟以前一样,只是体温略低了一点。

    清晨,我对镜梳妆,他坐在我身侧,静静地看着我,一会儿看镜子里,一会儿看我的侧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没怎么,想多看看。”他呼吸深沉,心思也很沉。

    我眼中闪过一丝不忍,但终究开了口:“你昨天说,会即刻启程去重安镇,帮我查明真相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在等你!”

    我心头一颤:“我不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?”他偏着头问,失落满满。

    “我还要陪苏桃去安德鲁医生那儿呢,她现在只认我,别人都不要。”我撒谎了,眼神有点飘忽,不知他看出了没有。

    结果,他没有察觉出来:“好,那你在这儿,要好好照顾自己,我过去看看,快的话明天就回来,最迟三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等你……”我扑到他的身上,轻轻抚着他的额头,近距离地对望那深褐色的眼眸:“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他荡开一笑,暖洋洋的:“好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走了,到楼下的小巷时,他一步三回头,一直朝我挥手,阳光洒在他的发梢和脸颊上,看起来不像个司令,而像个情窦初开的大男孩。

    我对他浅浅一笑,多少真情,多少假意,我自己都数不清了。

    待他走远后,我赶紧起身,去找三子探探消息,白少安离开平城的时间不多,我们得抓紧了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