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9.白远卿的下落
    在历史的长河中,我苏小柔目前为止,只是个无名之辈,但我坚信,这个世上,所有一切都事在人为,是人在操控着命运,只要我拥有足够的信念,就没有做不成的事!

    纵观一路走来,从我逃离白家开始,一步步的算计,一步步的利用周边一切有利条件,做成了一件又一件玩命的事。

    逃离凌风音、大战僵尸王、引天雷斗鬼、设计柳七、瓦解码头帮、开舞厅、报复叶荣生……一件件事似乎是老天爷在给我铺的台阶,让我一步一步地登高,越来越强。

    我一边走,一边琢磨,如果洪门真的跟我爹的死和小轩的失踪有关,我就算拼尽所有,也要拉他们整个洪门下地狱!

    打定主意后,我看看时间,是时候陪苏桃去诊疗了,陪她做了治疗后,我顺便带着她去街上买了点胭脂水粉,小姑娘嘛,总是爱漂亮的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在逛街的时候,遇见了一个人——红玫瑰!

    红玫瑰穿着一身紫色的大衣,和两个大东舞厅的姐妹们在逛街,在香奈儿店里选购香水,更身边的人侃侃而谈,以至于我们在她身后,她都没有察觉到。

    “玫瑰姐姐,我看你最近总是买名牌的香水、口红,可是遇到金主了?”旁边的人眼红道。

    红玫瑰伸出手腕,店员滴了一滴香水在她皮肤上,她手指轻轻揉开,放在鼻尖闻了闻:“那是自然。”

    “是哪家的老板啊?你就不怕白少爷回来后会不高兴?”

    红玫瑰高傲地扬起下巴:“还能是谁啊,当初那死鬼追我追得厉害,放出话来,说平城谁敢睡我,就是跟他们白家有仇,谁敢惹我啊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白少爷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嘘……小声点,他是偷偷回国的,连司令和他爹都不知道呢!好像是在躲什么人,家都不敢回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怪不得你最近容光焕发啊,原来是他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那死鬼,一回来就把我关屋里,折腾了几天才肯放我下床,弄得我腿都酸疼死了,膝盖的皮都破了,他呀,说他在国外被关在一个监狱里,都快憋死了,一回来就恶狗扑食。”

    红玫瑰不要脸地当着众人说她和白远卿的那点房事,也不顾及有外人在场,yin荡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身边的苏桃听到后,气得发抖,小手握拳,我赶紧捂住她的嘴,将她强行带离了店铺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……”苏桃被我拉到了小巷里,狠狠地咬在我的手上,我痛得两眼一翻,差点昏死过去,却还是咬牙挺住了:“别冲动!”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他,我要杀了他……”她疯狂地想冲出怀抱,我没办法,只能绊倒她,俩人重重摔在地上,双腿夹住她的腿,不让她起身:“苏桃,你听我说,就算你现在冲出去,也没办法接近白远卿,只能打草惊蛇,让他继续滚去国外避难!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一说,苏桃渐渐地冷静了下来,等她浑身松软,我终于放开了手,看到她鼻涕眼泪糊了一脸,她坐在地上,仿佛被人抽干了力气,倚在我的肩头哭了起来:“我好恨他,我好恨他,我要杀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比你更恨他!”可是,现在我们除了冷静,除了理智之外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我告诉她:“如果你相信我,那就把这件事交给我,我发誓,一定将白远卿带到你的面前,任由你剥皮抽筋!”

    在我的一顿安抚下,苏桃终于恢复了不少,眼泪也渐渐风干了。

    这时她看到我的右手拇指下方多了一排带血的牙印,吓了一跳:“对不起姐姐,我……我不是有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将她拉了起来:“好妹妹,报仇的事不是靠冲动就能解决,所以,听我的话,你暂时冷静下来,一切的事我来安排。”

    苏桃点了点头:“好,我信你!”

    当我们从小巷出来后,再去寻找,红玫瑰已经消失了,不过我也不着急,既然他跟红玫瑰在一起,我便有的是法子找到他。

    回去后,我去了三子的住处,三子这些天没少受累,一觉就睡到了下午,我猜到了他没吃东西,给他带了生煎包和绿豆粥过去。

    我将路遇红玫瑰的事告诉了他,当他听到白远卿回到平城时,整个人就已经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他在哪儿?”他的眼神中冒出阵阵杀气。

    “在红玫瑰那儿,具体我没跟进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三子低头,飞快地把东西吃完。

    我和三子在这段时日里,建立了难得的友情和默契,双方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心之所想,可谓是最佳拍档。

    如今我来找他,说出了白远卿与红玫瑰的事,他便知道自己接下来要上场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嘱咐他:“留着他的狗命,我要让苏桃亲手报仇!”

    “好!”三子自从跟兰芝和李灿混熟后,也将苏桃当做了自己的小妹,为她被侮辱残害的事愤愤不平,如今,终于有机会报仇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为我担忧起来:“白远卿是白司令的侄儿,他知道这件事后,立刻将那杂碎送去了国外避难,便是打定主意要护着他,你这么做,不怕白司令那方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”我冷笑一声,说起这件事我就寒心,白少安在白远卿这件事上,分明就是帮凶,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算,他好意思与我闹情绪?

    “事关苏桃,就算我跟白少安决裂,不,甚至反目成仇,我都要做。”不知不觉,我已经变了,变得不怕失去白少安了。

    所以,当我说出这番话时,三子是诧异的,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一个女人,心肠这般强硬、冷血。

    我也是时候该冷了,不然,如何能成大事?

    同时,我也有自己的私心,我想看看在白少安心中,究竟是我重要,还是他所谓的亲情重要,这是我对他设置的一重考验,如果他能通过,我便对他死心塌地,至死不渝。

    可如果……他选择了白远卿,那我也就明白了,该放手时就放手。

    我苏小柔爱得起,也放得下,因为在我的生命里,爱情早已不是唯一,还有很多很多的事等着我的去做,还有很多的仇,等着我去报!

    三子擦了擦嘴,准备出门盯着红玫瑰去了,我对他说:“这件事暂时别告诉李灿和兰芝,他们忙大都会的事已经很辛苦了,就由我们俩来做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