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8.谈之色变的洪门
    梁友青从桌子底下取出了一套牛皮纸包,上面积攒了一层薄薄的灰,看样子放了很久了。

    他把袋子打开,里面倒出了一沓泛黄的纸张,其中有一张照片,是女人的背影,看起来是正在走路,腰带上有一排小小的字母,不像汉字,不知是哪国的文字。

    他低头整理,问到:“你听说过洪门吗?”

    洪门?

    我撑着头,细细地想,好像听过,不知他说的洪门,跟我听过的,是不是同一家:“我曾无意中听爹说过洪门,都是前清的事了,好像是一群明朝遗民创建的神秘门派。”

    当时我也是无异见听到的故事,听爹喝醉酒说康熙年间,清政府抓了一批天地会的成员,当时杀了好多人,后来剩下一批人到了海边,见海上升起一座香炉,于是这伙人便凑齐了108人,效仿水浒108将结义,“洪家”就此诞生。

    据说后来出现的白莲教、红莲教、小刀会等,都是洪门的支教,他们所有的目的只有一个:反清复明!

    难道,帽子帮跟洪门有关系?

    梁友青听完我的话后,不由得对我刮目相看:“这世上,能知道洪门的人本就寥寥无几,你一个女子,竟然听过?”

    他对我的身份产生了好奇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我?我苦笑,我就是重安镇一个殷实之家的女子,还能有什么身份?

    梁友青却摇头,一边摇头一边笑着,那模样像在笑我撒谎。

    我为什么要撒谎呢?

    这洪门不过就是历史上存在过的门派,在我眼里就是一个传说,早已不复存在,或许当年爹就是与人说个故事罢了,哪有他说的这般神秘?

    他解释道:“自打清末洪门遭受重创消失后,清廷就严令再提起洪门,与洪门相关的人和事通通都被埋葬了,你既然说你家一直就在重安镇,那,你爹又是去哪儿得知的洪门呢?”

    这让我想起了家中突然遭受迫害,爹被人栽赃私藏鸦片,在狱中被人枪决,尸体神秘消失,难道这一切不止是因为鬼衙金库,还跟洪门有关?

    想到这儿,我越发地紧张了:“快跟我说说,这帽子帮和洪门的事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看出我心中急切,也不说破,喝了一口茶后便开口:“洪门的来历,你已经知道了,我接着说吧!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,自从清廷灭了这些分支教派后,便开始封杀洪门,花了几十年的时间,就算改朝换代,也没有停止对洪门的剿灭,而后,洪门便开始将自己的总部转战到了海上。

    “他们有自己的战船,主要活动在上海、福建、两广、香港、台湾等地,行踪不定,很让清廷头疼,后来清廷便闭关锁国,实行了严厉的禁海政策,统一台湾后,开放了四个港口,最后只留广州一处作为对外通商窗口,这一切动作,都跟洪门脱不了干系。”

    一个洪门,竟然会影响一个国家的国策,这是我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后来,洪门再也没有出现在大陆,也没有再兴风作浪,清廷便以为自己的计策奏效了,集中兵力对准了广州,因为洪门若想上岸,就必从广州登陆。

    “正所谓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,洪门怎么可能放弃反清复明的志愿?自然是想着法子也要在陆上建立分支,清末年间,还真秘密成立了一个门派,其中出了一个女堂主,这个人你或许不认识,但是她的父亲你一定知道。”说着,他将那张女子背影照片递到面前:“她就是袁世凯的女儿袁雪静!”

    我惊讶不已,这件事别说听了,想都不敢想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段清宫秘史,我也是在清廷灭亡后,想了很多法子,才从他们的库房里翻出来的。据秘史记载,袁雪静当时为了刺杀废帝溥仪,曾参加了选妃大会,差点就被选上了,后来被人告密,她便趁夜逃出了紫禁城,悄悄遣回了袁世凯身边。”

    回去后,她还帮着袁世凯识破了诸多诡计,以及大哥袁克定的阴谋,是个决定聪明的人,在袁世凯称帝失败下台后,袁雪静便突然消失了,至今都没有再出现。

    世人虽不知袁雪静去了哪儿,但梁友青还是从上海青帮内部查到了袁雪静的下落。

    青帮为何知道袁雪静的消息?那是因为,青帮也是洪门的支派。

    “你要查的帽子帮,就是袁雪静离开后,用袁世凯留下的财产建立的一个秘密帮派,据我所知,总统宋先生也跟这个帮派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越听越觉得可怕,手心被冷汗浸湿,我没想到,劫走小轩的帽子帮,竟然是洪门的人,而且还是袁雪静创办的,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因为在我眼中,像我们这样的小门小户,怎可能跟这类大人物们有瓜葛?一时间真让人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若是我想调查帽子帮,岂不是要跟上海青帮打交道?”

    “你?”他哈哈笑了:“机密之事,只有大佬才知道,青帮的老大杜俊恒可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事在人为。”我说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杜俊恒为人十分低调,平城这些年,也只有叶荣生见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叶荣生?”他怎么能见到杜俊恒呢?

    梁友青说道:“每隔三年,南京、北平、上海、平城、广东五省的黑帮老大都会碰一次头,商议互通要事,叶荣生作为金荣帮老大,几年前曾与他们见过一面。”

    我的手指不自觉地转动起来,黑帮老大……

    “距离下一次见面还有多久?”我产生了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念头。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:“就在明年入夏。”

    明年夏天,只有几个月时间了,如果我真想这么做,就得趁早了!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见我对洪门如此感兴趣,梁友青劝道:“苏小姐,如果没有天大的事,我劝你最好别再打听洪门,他的可怕远远超乎你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说,为了调查洪门这点事,他折进去了好几条人命,其中还有他最好的兄弟。

    “我兄弟当时混入青帮,做了杜俊恒的二把手,他聪慧机敏,行事隐秘,却还是被人暗杀了,死状极惨,所以,我劝你一个弱女子,最好别去蹚这个浑水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知道的。”我宽慰他,让他以为我的调查到此为止,但其实,这才刚刚开始……

    当我走出弄堂里的侦探社时,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,不知不觉心就沸腾了下来,嘴角挂着一道阴冷的笑:“不就是个洪门吗?不试试,怎知道不行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