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7.狐狸逃不过猎人枪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白少安便烦躁起来,不过还没烦到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兰芝他们知道我俩有话要说,便主动退下了,当舞厅只有我们俩人时,白少安终于开口:“一个月前,林系军阀向宋世元递交了投降书,愿意归顺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注意到了他的用词,不是宋总统,而是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“归顺是好事,省得两军交战,苦了百姓。”

    只是有些疑惑,林一峰虽被白少安打得元气大伤,但也还占领着广东和海南等地,只要防守得好,当个土皇帝完全没问题。眼下这一没战乱,二没天灾的,他为什么要投降呢?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自然是因为,有更好的条件给他。”

    他告诉我,自从他囚禁了宋昕妤后,宋世元和他之间,就开始撕破脸了。

    之前我就曾听他说过,宋氏开始觉得他功高盖主了,这也是人之常情,自古以来,多少忠臣良将,都是死于帝王的疑心,所以古人才会教导飞鸟尽,良弓藏之理。

    白少安也并非没有想过退下,转而从商,或者隐退,跟我在一起过神仙眷侣的生活,但是,现在的大中华正面临着内忧外患以及列强虎视眈眈的局势,他若卸下戎装,天下必定再起硝烟。

    “其实坐到我这个位置,当不当总统,已经没那么重要了,权利、金钱、名望……都不是我的最终所求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向我吐露心声,他要想要的,是国家统一,安定繁荣,百姓们平安富足地生活,在这片土地上延续我们的灿烂的文明。

    他有鸿鹄之志,却被宋氏以小人之心揣度,想想不免觉得心寒。

    “他现在不信任我,又因女儿在我手中,不得不顾忌三分,于是下了一道密令,让林一峰赶来平城与我同起同坐,渐渐蚕食我在平城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也亏得是一道密令,其他人还未知道,所以白少安便将计就计,在林一峰刚踏入平城,还他未在司令部露面前,就扣下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做,不怕总统发难吗?”

    “谁见过林一峰到平城了?”他狡猾地一笑:“明明是半路上逃了……”

    还真是一只狐狸啊!

    领兵打仗他在行,玩阴谋诡计他也在行,装傻充愣起来,也是炉火纯青,这个白少安究竟是什么变的?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我大概了解了,只是不知林一峰抓走叶荣生是为何。

    他捏了捏了我的小脸:“你自己下的套,还不明白吗?”

    我恍然大悟:“鬼衙金库!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林一峰目前只是暂时委身在宋氏手下,他这个人心思阴沉,怕不是那么容易屈服,所以,他劫走叶荣生,定是听了我的谣言,以为鬼衙金库下半张卷轴在叶荣生手里。

    “这个林一峰,还真是打了一手好算盘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!”他捏着我的下巴,强行让我看他,洋洋得意地说:“再厉害的狐狸,也逃不过猎人的枪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最厉害。”为了奖励他英雄救美和大志向,我献上香吻一枚。

    林一峰就这样被白少安给关了起来,如同人间蒸发一般,第二天大早,我早早起身,看着身上斑驳的痕迹,想到昨晚我们疯狂了大半夜,不由得脸红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早已去了司令部,什么时候走的,我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床单上,仍留着昨晚画的地图,我皱着眉头,今后,床单得多备几套了,不然,这个天洗了,可晒不过来啊!

    而后我洗漱一番,描眉化妆,今天心情好,便梳了个头,将头发盘了起来,披上狐狸毛大衣,便赶去银行了。

    当我提着一箱小黄鱼,按着名片的地址找到梁友青的侦探事务所时,接待我的,是他那八岁的儿子,梁小超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是来找我爸爸的吗?”梁小超比普通孩子个头要小些,面色苍白,还伴随着咳嗽,看得出来,身体不太好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他的头:“是啊,你爸爸呢?”

    “他帮隔壁的罗奶奶找猫去了,很快就回来。”他懂事地倒了杯茶给我,抬头打量着我,眼冒星光:“你是拍电影的那个女明星吗?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我就郁闷,我问了白少安,姚云的事是不是他动的手脚,他只回了我一句话:“姚云是我的人,安排在身边,自然有缘由。”

    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我耐着性子跟梁小超解释:“姐姐只是长得像姚云罢了,我不是她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是吗?”他嘟着小嘴:“姐姐可不许撒谎骗小孩啊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不会的。”

    我跟梁小超聊了半个小时,梁友青终于回来了,看到我等候多时,他满脸歉意:“苏小姐,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帮老人家找猫,也是大事。”我真心的,因为在老人的世界里,猫咪的日夜陪伴,或许早已成了老人的至亲。

    他一边洗手,一边对儿子问道:“你没乱跟姐姐接触吧?没乱吐痰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他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梁友青不由分说,将儿子赶去了里屋练字,我看着梁小超一边走一边咳,轻声问道:“孩子得了什么病?”

    “肺结核。”他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他娘就是因为这个死的。”

    肺结核在当下,是一种让人闻之色变的疾病,一旦染上就是“绝症”,而且极富传染性。

    我终于理解,为什么梁友青要问他是否跟我过度接触了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我的顾虑,他打开了窗,通通风:“这病没有人们说的那么恐怖,只要自身抵抗力强,就不会感染,你看我,天天跟小超在一起,不也没事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提议道:“去找安德鲁医生治治吧!”

    “一直都在四处治疗的,这病啊,现在没药可医,只能托人从国外进药来缓缓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事,就让我想起了小轩,他的病也是无药可治,只能吃国外的药缓解心痛。

    见我神色背上,梁友青故作轻松道:“没事,我相信我儿子一定能好好长大的!”

    “希望如此。”我挺喜欢梁小超这个孩子,白白净净的,模样可爱,又懂事得很,内心也不自觉地祈祷,希望他能平安长大。

    说完了小超的事,梁友青眼睛瞄到了那箱小黄鱼:“你是来打听帽子帮的吧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将箱子盖打开,里面是刚取出的黄金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行,且听我慢慢道来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