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6.欲加之罪
    三子也是个身手不错的人,跟白少安身边的王副官大概能打个平手,可是在这位大胡子副官面前,很快就被拿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?”我刚站起来,就被林司令按住了手背:“乖乖坐下,不然,我一枪毙了他!”

    大胡子已经掏出了枪,让另外两个士兵将三子扣住。

    我不敢轻举妄动,只能回到原位,默默将手抽回;“林司令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他长着一双细长的眼睛,鹰钩鼻,看着就是心机深沉的长相。

    “这事得问他啊!”他指着三子:“李副官,搜身。”

    三子挣扎起来,却始终没办法起身,被人从身上摸了一个盒子出来,李副官送过来,林司令拿到手中,看也不看,就让我闻闻:“这是福寿膏……他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三子急了:“我身上怎么会有这个?小娘子,那不是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用脚趾头想也明白,三子是不可能有福寿膏的,且不说我国禁鸦片,就算摆在他面前,他也不可能抽鸦片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切,定是这林司令搞的鬼,因为只有他的人接触过三子。

    想明白后,我反而冷静了下来:“堂堂一个司令,为何要跟我们平民老百姓过不去?”

    “平民百姓?”他哈哈笑了起来:“平民百姓会去鬼市盯着叶荣生吗?”

    原来他是为了这个事而来!而叶荣生,十有**就是被他抓走了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国法里可没有写,平民百姓不能跟着叶荣生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他掏出一个打火机,手指拨弄着火机盖子:“可国法写了,私藏鸦片500克以上者,一律枪决!”他晃了晃手里的盒子:“刚好501克。”

    我再也坐不住了:“说吧,你来的目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这时笑得越发猖狂了:“我要的太多了,要看你能不能满足……”

    “卑鄙,无耻!”这时我想到了白少安:“你也不看看是在谁的地盘上,竟然玩这种把戏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倒是刺激到了他,他的一双剑眉动了动,气愤的情绪涌了上来:“过去,这儿是白少安的地盘,如今我林一峰来了,他便什么都不是了!”

    林一峰?听到这个名字,我总觉得有些耳熟,然后想起,我曾经在白少安的嘴里听到过,当时湘西战事就是林一峰挑起的,节节败退后还请了蛊神出马,对付白少安,原来那个擅长耍阴谋诡计的丧家犬,就是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尊容后,我终于明白,他为何能做出这么下作的事了,本来就长了一副阴柔的样子,心也宽敞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只是我不明白,林一峰可是敌军的人,怎么会来到平城?不怕白少安报仇吗?

    “呵,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林一峰林司令,失敬!”我再度给他斟了一杯酒:“司令,有什么要求你尽管提出,能不能满足,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真有意思。”他接过酒杯,轻轻抿了一口,我故意吓唬他道:“不过,我可不敢保证,你有没有那个命享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我故作神秘,只盯着那杯酒:“你居然敢喝我的酒,那就自求多福吧!”

    他捂着脖子,一把揪住我的胳膊,将我反手揪了起来:“臭婊子,你敢下毒?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酒瓶子就砸了过来。

    林一峰耳廓轻颤,听到了声响,偏头闪开,躲过了酒瓶的袭击。

    这时,舞厅的音乐再度停了下来,兰芝和李灿这才注意到,我们这边出事了,赶紧遣散了各位。

    林一峰叫嚣着:“是谁!”

    一双噌亮的皮靴踏着响声走来,白少安来了!

    “放手!”我挣扎一番,直接咬了他的手,他吃痛后想打我,却被白少安的枪口镇住了。

    张副官立刻掏枪,也对准了白少安。

    “敢碰她试试!”他嗓音低沉,声音虽然不大,却很具有震慑力,林一峰再怎么狂妄,见到白少安,也跳不起来,只能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“白司令,好久不见……”林一峰没有再为难我,也让张副官退下,转向了白少安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白少安走到我面前,不动声色就将我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宋总统的军令,让我即刻赶往平城,我这不马不停蹄吗?”

    宋总统?我越发地迷糊了,可白少安确是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来,应该说一声,好给你接风洗尘。”白少安平静地说着,如果不知道他们过去的事,明面上谁也看不出来,俩人之前曾大打出手,生死相搏过。

    林一峰边理着头发,边故作轻松地说:“刚到,怕扰了你和宋小姐休息,这不是想着放松放松,明天好上任吗?”

    上任?他是来平城任职的?如果他是司令的话,白少安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白少安坐了下来,翘二郎腿的样子都那么帅气,他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桌上的杯子:“上任?”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,然后将杯子一砸,空荡的舞厅里溅起一片玻璃渣子。

    王副官带着一个中队的士兵包围了大都会,看到那么多枪杆子对着林一峰,张副官和几个小兵掏出了枪,却难以敌众。

    林一峰终于坐不住了:“白少安,你想反?”

    “反?怕是你反了吧,来人,把这个逃兵抓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敢动我,试试?”气氛紧张起来,林一峰说:“白少安,你这么做,总统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关心关心自己吧!”

    林一峰和他的手下知道硬碰硬,他们只有死路一条,便没有过多的反抗,直接就被带走了,等他们离开后,李灿和兰芝躲在柜台后面,终于敢出来了,他们都吓坏了,身为平民百姓,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多枪杆子。

    三子也被吓到了,脸上的汗一直流着,都快成河了,如果刚才不是白少安来解围,他就被抓走挨枪子了。

    而我也是松了一口气,原本我还在想,该怎么样与林一峰周旋,这下好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白少安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他却二话不说,拿着方巾抓着我的手背就轻轻擦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着兰芝等人的面,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:“干嘛啊。”

    “他把你的手碰脏了,我擦擦。”他醋意满满,捧着我的手可心疼了。

    我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:“油嘴滑舌……”

    他轻捏了一下我的手指:“不许笑,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都被他酸到了,同时也很好奇:“这个林一峰不是林系军阀的头头吗,怎么来平城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