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5.来了一个林司令?
    安德鲁坐在放满了西药的玻璃柜台前,请护士帮他写下一张苏桃回去的注意事项,玻璃的光反射着那帅气又认真的脸,从我们的角度看去,棱角分明,眼窝深陷,还真是令人心动啊!

    苏桃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他,眼中写满了不舍,这眼神……她该不会喜欢上了安德鲁吧?

    病人喜欢上医生,这并不算什么奇闻,想到我们的小苏桃终于情窦初开了,我心里是高兴的,她还能喜欢别人,就表明,她的世界里已经出现了新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想留下吗?”我给她使了个眼神。

    她一阵慌乱,将情绪隐藏:“不想。”

    明明就很想留下,为什么要撒谎呢?

    后来,苏桃还是跟我回去了,临走时,她对着安德鲁回头了好几次,安德鲁却微笑着挥挥手,并没有挽留。

    苏桃带着一阵失落,跟我回到了李灿的家中。

    现如今,她自己的家是不能回了,出了那么大的事,又退了婚,邻居们都知道了,回去后还不得被人戳脊梁骨?

    所以,最好的就是呆在李灿家,平日里他们还能相互照应,而我就负责陪伴苏桃每天去做治疗,陪她去散散心。

    安顿好了苏桃后,我终于有时间看看安德鲁的注意事项了,当我摊开纸条,第一句话便是:我知道苏桃很依赖我,所以,请苏小姐帮帮忙,让她学会独立。

    原来,安德鲁也看出来了,苏桃对他有情意,所谓的依赖和独立,恐怕只是拒绝她的说辞吧!

    纸条中接着写到:苏桃是个很可爱的女孩,虽然遭受了极大的心里创伤,但是,她依旧对未来充满希望,她依然追求着美好的事物,所以,请务必照顾好她!

    虽然她已接受了过去,但,请尽量别在她面前提起,也不要嘲笑她,希望你们能多给她一些宽容和爱。

    也请照顾好她!

    她每天起床,喜欢用牛奶煮麦片吃,可以配合香蕉、坚果和红枣,她不喜欢太甜,糖只要半勺就好。

    她会跳一套操,是我教她的,对身体好,你们也可以跟着练练。

    大约9点,就可以带她来做治疗了,做完刚好中午,她中午喜欢吃面,加一些豌豆和肉沫的杂酱面,是她的最爱。

    吃完饭后,她会午休两个小时,记得一定要按时叫醒她,不然睡多了,晚上就睡不着了……

    这些话,都是安德鲁请人代写的,每一个字都能看出,他对苏桃的了解和关心,已经超过了我们所有人。

    就连夫妻之间,也未必这般留意对方,安德鲁医生真是有心了。

    忙完一切后,天已经黑了,我来到舞厅,刚准备进去看看,就在后门处见到了三子。

    三子这几天都跟着叶荣生,也没时间休息,人憔悴得厉害,脸上的胡茬都冒出来了,看到他专程在等我,我赶紧上前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三子蹲在角落里抽烟,散了一根烟给我,我手指动了动,想到安德鲁医生的嘱咐,便摆手:“我不抽。”

    他挺惊讶的,顺手将烟夹在了耳朵上,正色道:“叶荣生那边跟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三子告诉我,这些天他不眠不休地盯着叶荣生,在报纸发布消息前,他就早早侯在了鬼市,而后的事我都知道了,一个叶荣生引起了金荣帮极大的慌乱,同时,还有好几拨人在找他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来杀他,有些人又专程来救他,在这场混战中,叶荣生哪边都没讨到好,差点没被打死,就在刚才,来了第三拨人,看样子应该是军队里受过训的,将他抢走了。”

    军队的人?难道是白少安?

    可他是知道我计划的人,如果想要带走叶荣生,一定会跟我说的。

    不是他,那会是谁呢?

    三子也表示不知,看来,只有我明天去找梁友青问问了,顺便把帽子帮的事也一并问个明白。

    我俩在后面猫着,结果就兰芝冒出头来:“小柔,舞厅出事了,快进来!”

    舞厅才刚刚开门营业,怎么会出事呢?

    我们立马进去,一边走,兰芝一边说:“来了位姓林的司令,在外面找茬呢,说我们这里没有拿得出手的人,你快去瞧瞧吧!”

    我和三子对视一眼,林司令?

    我们都有同样的猜想,难道劫走叶荣生的人,是这个司令?

    过去,我只知道平城只有白司令一人,什么时候多了个其他的司令?

    怀着这份好奇,我们来到了大厅,此刻音乐停了,舞女们纷纷退到两侧,整个场子里安静得要命,呼吸声和心跳声越发明显了。

    在金沙碧浪的舞池边上,放着一张雅座,坐着一个年轻的男人,身上穿着和白少安一样的军服,肩章、腰带、配枪一样不少,就差把勋章别在胸前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,我只觉得有种惊艳感,他的五官偏秀气,却生得精致,比女人还要漂亮,看年纪,也只比我年长几岁,身上没有白少安不怒自威的霸气,反而透着一股阴柔感。

    我腹诽:这小子细皮嫩肉的,居然也是个司令?

    只见他身边站着一个副官,胡子浓密,横眉竖眼,嚷嚷道:“拿这些货色,就想糊弄我们司令吗?”

    兰芝赶紧扯了扯我的衣袖,让我出马。

    我展露一道标准的微笑,出现在他们面前,当林司令看到我时,眼睛便再也离不开了。

    那副官也是一副色眯眯的表情:“这位是大都会的头牌吗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没有回答,而是帮他斟酒,添了一大杯:“司令大驾光临,我们招待不周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我将酒送到他面前,他抬起眼眸,浓密的睫毛抖了抖,见我面不改色心不跳,他轻笑一声,接过了酒:“有点意思。”

    兰芝见他喝了酒,终于松了一口气,招呼着音乐响起来,歌声唱起来,舞蹈跳起来,灯红酒绿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靠在椅子上,眼眸一直停留在我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万代兰。”

    他鼻尖发出轻哼:“呵,是朵好花,也是朵奇花。”

    说完后,还没等我回过神,就让副官把三子给扣下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