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4.苏桃的责怪
    “因为我不想看到战争!”安德鲁告诉我,他之所以学医,就是为了行医治病,立志要救死扶伤的。

    就在三年前,欧洲的德国和法国等地发生了一场暴乱,他亲眼见到数万个无辜的平民百姓被疯狂地枪杀。

    “到处都是重伤的患者,到处都是人的尸体……”他当时第一时间便参与了救援,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,就算不吃不喝不睡觉,救人的速度,却远没有子弹的速度快。

    那些日子,医院里不断有伤者被送来,而更多的是那些尸体,空气中无时无刻都充满了血腥味。而最让他崩溃的是,他暗恋的一个护士姑娘,在外出参与救援时,被敌军的流弹给杀死了。

    “一场战争,因为利益而爆发,赔上的是百姓们的鲜血,这样的事太过残酷,导致我那段时间差点走不出来,所以才去研究了心理学,去给自己疗伤。”

    安德鲁蓝眼睛里溢满了泪水,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十字架,镶嵌着一颗钻石,他告诉我,这就是那女孩的遗物。

    所以,来到中国后,他看到我们这里刚刚平定了军阀内战,百姓得以休养生息,便想到,这里的百姓跟他一样,一定不希望看到战争爆发、看到至亲至爱惨死,所以,他才会背叛祖国,帮助中国查看条约。

    “你是个伟大的人。”他的一个决定,瓦解了一场阴谋,杜绝了一场战争,挽救了沿海不知道多少老百姓的性命。

    医者仁心,没想到国外的大夫竟然也有心怀天下的品质!我本来就钦佩安德鲁的人品,这下,他在我心中的形象越发的高大起来。

    一路聊着,我们很快就到了诊所,开门的那一刻,他绅士风度地下了车,然后朝我伸出了手,我没注意王副官望着后视镜的那双眼,自然地搭在了他的手上:“谢谢!”

    然后下车走进诊所,见到一个扎着小辫儿的女孩子坐在窗前,安安静静地拿着画笔在发呆。

    “苏桃?”这个圆脸,双目略微呆滞的女孩,不是苏桃又是谁?

    可这不是我记忆中的苏桃啊!

    我的记忆里,苏桃是一个活泼跳脱的姑娘,整天一惊一乍的,哪里像现在这般安静?

    似听到我们的脚步声,苏桃握着画笔,抬起头来:“安德鲁你回来啦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看到我后,她的笑脸僵了下来,充满了迟疑和不确定:“是你?”

    我发现她不是很欢迎我:“苏桃,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苏桃冷冷地将头转向了窗外,一言不发,眼泪一滴一滴地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着急了,手足无措,不知道该不该过去,生怕我的接近会给她带来痛苦和伤害,怕会影响她刚刚恢复的病情。

    安德鲁站在我身后,轻轻拍了一下肩:“苏小姐,她其实一直都在念着你。”

    念着我?真的吗?

    我大胆地朝前走了两步,局促不安地望着她,看她没反应,我再接近两步,等我快走到画布前时,她突然扭过头来:“这么久了,你为什么没来看过我!”

    这是质问的语气,也是伤心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……”我不想骗她:“我不敢出现在你面前,怕你怪我。”

    毕竟她变成这样,都是因为我,当初若不是我执意离开白家,她就不会遭受这么多痛苦。

    苏桃听到之后,眼泪更是断了线地流淌下来:“是啊,我确实怪你,可我更怪你明明就在身边,却不愿来见见我。”

    她的哭声越来越大,哭得整个诊所的人都听见了,憋了数月的情绪,终于在这一刻爆发,而我也再也忍不住,冲上去抱住了她……

    “苏桃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我和她都哭做一团:“这段日子,你辛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之间有太多的情绪需要宣泄,眼泪是唯一的渠道,等我们各自都哭够了,苏桃指了指我身后的画板,我回头,看到了一幅色彩明艳的水彩画。

    画上有很多人,围坐在一起,有李灿、兰芝、我还有三子,唯独缺了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苏桃。

    安德鲁这时走了过来,面对苏桃温柔地一笑:“这幅画你望着很久了,现在,终于可以把自己画上去了吧!”

    苏桃点点头,终于笑了起来,拿起画笔就在画布上勾勒了一个穿着裙子的小人儿,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她终于在这一刻走出了阴霾,让自己融入了我们之中……

    直到这时,安德鲁才跟我说了实话。

    自从我把苏桃放在他这处后,他每天用催眠疗法和心里疏导,帮助苏桃说出当时发生的一切惨事,勇敢地去面对它,而后,重获新生。

    可是,苏桃恢复正常后却一直都不开心,也不愿再向安德鲁透露任何心事,于是,安德鲁便教会了她画水彩画,希望通过画作来了解她的内心。

    一开始,苏桃的画都是黑白灰和深蓝色等冷色调,可以看出她的内心是极度郁闷的,后来随着治疗的改善,再加上兰芝经常过来作陪,带她去湖边走走,她的画作也渐渐变得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后来,这副围坐的合影画就出现了,只是苏桃迟迟都不肯画上自己,而是在画中,我的身边留了一个空隙,看到这之后,安德鲁猜测,或许,她是想要见我。

    还真是巧了,安德鲁刚想去大都会舞厅找我说说这事,就接到了白少安的出诊任务,没想到要检查的人就是我,连他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现如今,我终于来了,苏桃见到我后,骂也骂了,哭也哭了,生气的时候还会打我两锤,可是我却开心得很,因为,我知道我那个苏桃妹妹,她回来了……

    回想将她送来的那天,不过短短一个多月时间,她便恢复得这般好,还真是让我惊喜,也感叹,还好赌了一把,找了安德鲁医生给她治疗,若是继续在教会医院,人都得电傻了。

    我问安德鲁医生,她现在这个情况,是治愈了吗?

    安德鲁说:“还没有完全治好,应该很快了,如果你想带她回去,那也是可以的,不过得按时来我这里做治疗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我知道了,谢谢你,你是我见过的,最好的医生……”

    我打定主意要带苏桃离开此处,原本还以为她早就想回家了,没想到,她却坐在了角落里,又开始忧郁了,这一次,她的目光不是盯着窗外,而是盯向了安德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