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3.检查身体
    这怪腔怪调的说话声,也只有洋人才能发出,轻易就能听出来人非我族类,只是我没想到,白少安会请安德鲁医生到来,他不是最讨厌洋人的吗?

    白少安见我起身,把我按在了梳妆台前:“好好收拾打扮,我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我安心地坐下,对镜又描了描眉毛,等着白少安自个儿招呼安德鲁去。

    等我梳妆完毕,来到客厅时,见白少安与安德鲁坐在一起,相谈甚欢,不由得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“你好,安德鲁医生。”我与他打招呼:“好久不见。”

    他礼貌地站起来,准备与我拥抱一下,行个贴面礼,结果,就被白少安的眼神给瞪回去了,转而伸出手与我礼貌性地握了握。

    然后不断地笑,一边看我,一边看着白少安:“我一直在想,能让白司令服服帖帖的人,会是谁家的小姐,结果是苏小姐,哈哈,这我就不意外了。”

    我任他调侃,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,而是苏桃:“苏桃……她还好吧?”

    安德鲁收敛笑意:“你要真的关心她,就亲自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难道是苏桃出事了?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病情又严重了?”我默默地握紧了双手,捏得指尖生疼。

    “唉,我不与你说,有时间还是去看看她吧!”说完后,他取出听诊器:“苏小姐,我今天来,是专程为你检查的!”

    我瞪了白少安一眼,明明我好好的,他却莫名其妙地去请医生,弄得我好像生了大病似的。

    当听诊器放在我的胸前,他听了听,皱起了眉头:“怪了,上次你生病来诊所,肺部还是清晰的回响,这次,肺部的声音有点浑浊,你最近咳嗽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我回答道。

    然后,白少安告诉他:“小柔最近有抽烟,会不会因为这个?”

    全程,他都握着我的手,明明比我更紧张,却一直对我表示,没事的,放松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。”安德鲁记在了诊疗书上。

    白少安赶紧追问:“小柔她有没有事?”

    “别担心,可能只是炎症,等我诊断了再说。”安德鲁问了我的病史,以及最近身体状况,我还没开口,白少安便开始抢答了,而且还是从我小时候说起。

    什么三岁摔到头,八岁磕到脚,这种细微的事情一一罗列了出来,比我还了解自己,然后重点说了我最近这一年的状况。

    “她这一年来,身体和心理承受了很大的打击。”白少安的手,不自觉地又凉了。

    他告诉安德鲁,这一年,我失去了双亲,弟弟也失踪了,受到了很大的打击,而后我又几次割腕放血救他,前段时间还小产过。

    听到后,安德鲁惊讶得多瞧了我几眼:“oh_my_god!苏小姐还能完好地活着,恢复成这样,真是个奇迹啊!”

    这算什么,我还没告诉他们,我才被僵尸王伤过,中过尸毒。

    而且当初为了给娘求药,我在药铺吃下了一个奇奇怪怪的药丸,帮大夫进行人体试药。

    虽然服药后,我确实腹痛难受了两天,可很快就好了,大夫仔仔细细询问了我的状况后,便记录在案,放我离开了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我都不知那药究竟是什么,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。

    安德鲁给我量了血压和体温,又检查了一下我的口舌,之后告诉我,初步检查,我身体没什么大问题,主要就是肺部的原因,让我最近先戒烟,吃点消炎药,再去医院进行系统的一次检查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没事,偏你紧张。”我自己的身体,自己清楚,是白少安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说完,我便抓着呢子大衣站了起来,白少安问: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去看苏桃。”自从上次将苏桃送去安德鲁的诊所,我就没有再踏入过,只听兰芝说苏桃恢复得不错,我便放了心,这段时日,却从未去看过她一次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,而是因为我不敢!

    我害怕苏桃越清醒就会越恨我!

    白少安见我要走,化身成了牛皮糖,黏上就甩不掉了: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?”我一动不动地盯着他:“你就免了吧!”

    白少安是白远卿的小叔,虽然并没有直接参与苏桃被辱的事,可也算是一个帮凶,如果不是他刻意偏袒着白远卿,那个王八蛋有本事出国躲避吗?

    我将他按在沙发上,压低着嗓子对他说:“等你哪天把你那好侄儿带回来,再跟我去见苏桃吧!”

    否则,他就不配出现在苏桃面前。

    我撇下他,和安德鲁出门了,他勾住了我的手:“等等,我派车送你……”

    当我们坐上轿车时,窗外传来了呼呼的风声,平城的冬天,真的来了。

    外面下起了绵绵细雨,俗话说,一场冬雨一场寒,不到明年春日,天儿是不会暖和了。

    枯枝摇曳,北风呼啸,就如我此刻的心情,一寸一寸地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担心苏桃,不知道那丫头到底如何了,可无论我如何问安德鲁,他始终都不愿透露苏桃的任何信息,只说,我到了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情绪,安德鲁告诉我,不如想想别的,转移一下注意力。

    也对,我急也没用,再急着想飞过去,也没有汽车的四个轮子跑得快。这时,脑海中出现了他和白少安相谈甚欢的模样,我问:“你和白少安,是如何认识的?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安德鲁也没有隐瞒:“我和他在你们的都城南京认识的,也是因为他,我来到了平城。”

    安德鲁说,那时他刚刚来到华东,当时住在南京的德租界里,在德国大使馆帮人诊病,诊病的过程中得知了一件机密要事,德**队要进驻中华沿海五省。

    好好的,为什么国家要派兵过来?安德鲁在德国驻华官员中私下打听,知道了派兵进驻的真正原因——发动战争,企图占领中华的沿海几省。

    这件事把安德鲁吓得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,他的脑子里,一直都在思索着,该不该把这个阴谋公诸于世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,宋总统刚刚登上帝位,内忧外患,急于安稳下来,于是德外交官便抓住机会与中外交官进行了谈判,德方将驻兵一事,在中文条款中巧立名目,而在德文条款中便是直接写了派兵进驻,欺负我大中华无人识得德文。

    于是,安德鲁便站了出来,帮助宋总统这方翻译了德文条约,将此条信息暴露了出来,最终的结果,自然是以德方修改条约收场,而安德鲁却也得罪了自己的母国,被以间谍罪和叛国罪论处。

    得知他的大义灭亲,白少安全力保全了他,他才活了下来,不过,从此之后,他就被本国开除了国籍,再也回不去故土了。

    听完了他的故事,我心里的触动不小:“当初,你为何要这么做?”

    毕竟驻兵条约,对他们的国家是百利而无一害。

    安德鲁说:“因为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