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70.秋海棠来访
    我一路遮遮掩掩,好不容易溜到了大都会,门口的招牌亮了起来,在彩灯的照耀下,头顶的金字招牌十分显眼。

    玻璃门内,服务生和舞女们正准备着,正打算开门营业,我绕到后门处,见到兰芝正在跟舞小姐们交待注意事项,等她忙完之后,我将报纸放下,走了过去:“怎么就营业了?”

    兰芝悄悄把我带到角落里,小脸有几分怒意:“小柔,你老实说,叶荣生的事,是不是你弄的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我坦白道,兰芝说道:“我知道你急于给舞厅解围,可你也不能害了人家啊!”

    “害了他?”我嗤笑一下:“兰芝,他这叫罪有应得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信,不信你说的那些,他可是个好人,绝不像你说的这般。”

    我跟兰芝是说不通的,她那一根筋的性子,没有亲眼见到,是转不过来的:“日久见人心吧。”等我将叶荣生这只丧家犬带到她面前时,她就会知道,此人的真面目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事,兰芝有点生我的气了,但毕竟叶荣生不是她什么至亲,她说了我几句也就消停了,也叹了一句:“因为叶荣生这事,全城老百姓和记者的目光都转向了他,咱们大都会舞厅的负面报道,终于消停了。”

    人们就是这般,有了更大的新闻事件,目光很快就转向了,管你什么天王老子的消息,一觉醒来,说忘就忘。

    在宝莉被杀之后,大都会终于重新开门了,所有的人都忙活去了,我终于静下来,捡起桌上的报纸摊在手心,看到头版头条上刊登着叶荣生的照片,再加上记者们一番添油加醋的揣测,金荣帮上下都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一部分追随新老大的人,恨不得马上找到叶荣生杀之后快,一部分叶荣生的心腹,纷纷出动找寻他的下落,希望能拥戴他重新上位,看着外面乱哄哄的,我冷笑,不过都是利益趋之。

    我将报纸丢在一旁,忽的瞥见第二版内容处贴着一张照片,照片上是两排青年男女的大合照,背后拉着一条横幅,写着:平城电影制片厂新片《乱世遗香》开机仪式。

    乍一看,站在正中央的那个人不就是我吗?

    我什么时候去拍电影了?

    我双手举着报纸,仔仔细细地看着小字,上面写道,这是姚云大病初愈后复出的第一部电影。

    姚云什么时候病了?这生的什么病,竟连容貌都变了?过去与我是七分相似,如今是九分像了。

    或者说,她是在刻意模仿我?

    这也不尽然,昨天,从姚云见我的惊讶程度不难看出,她是不知我存在的,对我们相像的事十分介怀,既然如此,她绝不会“降低身份”来模仿我。

    可报纸上的人又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直觉告诉我,这事跟白少安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等我今晚回去,得好好地问问他,整件事的前因后果。

    现如今,除了身边的朋友,路人都将我看成了姚云,这以后出门,都得藏着掖着了。

    我走到化妆间,找到一顶镶有蕾丝网纱的贝雷帽戴在头上,对着镜子端详,这样应该能遮住部分吧!

    刚刚佯装打扮好,兰芝就火急火燎地冲了进来,朝我招手:“小柔,外面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难道是白少安来了?

    应该不会,此刻,他不会在人多的场合找我。

    “是找苏小柔还是万代兰?”

    “那人是个文文静静的女生,来这儿只喝汽水,开口就说找苏小柔。”她想起了什么:“对了,她姓秋。”

    秋?一定是秋海棠。

    我补了补妆,抿了抿如血的红唇,来得正好,我不去找她,她自己倒来找我了……

    当我出现在秋海棠面前时,她正局促地望着周围,几个毛头小子正围着她,跟她搭讪。

    我跟兰芝使了个眼色,她便上去帮忙解围。

    “姐姐!”秋海棠见到我,逃命似的到我身边来,躲在我的背后,双手都是发凉的。

    “姐姐,他们逼我喝酒。”那双惊恐的眼睛里噙着泪水,看着都可怜。

    “什么?我们逼你喝酒,你这小贱蹄子,明明是你……”那人被兰芝拦着还那么嚣张。

    我挡在秋海棠面前,既不发怒,也没有口出恶言,而是妖媚地一笑:“几位小哥,如果你们是来喝酒找乐子的,那好,我私人赠送你们一瓶好酒,如果你们想惹是生非,那我只能,给你点颜色瞧瞧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边说,一边从手提袋里拔出了左轮手枪,弹闸在大拇指下旋转一圈,轻易就上了膛。

    几个人原本挺横的,看到枪全都傻眼了,赶紧顺着台阶下:“我们……我们自然是来找乐子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,走……”为首的便带着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招了招手,让服务生去酒窖拿一瓶伏特加送去,不动声色地将手枪收回了包内。

    转身拍了拍她的背:“没事了,不过是些小喽啰。”

    她却比刚才更加害怕了,温柔的眼睛一直盯着我的包:“姐姐,你有枪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说:“少安送的,防身用。”

    她听到白少安的名字,整个人都暗淡了,小小地缩在我面前,我见她可怜,替她拉开了椅子:“别怕,请坐吧。”

    她战战兢兢地坐下,耷拉着脑袋观察四周:“姐姐,这间舞厅是你开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我瞟向李灿:“我朋友开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听少安哥哥说你在大都会,还以为你是这儿的老板,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靠在椅子背上,一直都观察着她,秋海棠昨天见到我时,还一脸的关切,当看到我和白少安关系匪浅后,便惊慌失措的逃了,现如今再见面,她完全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,而是关心起我是不是开了舞厅,还真是奇怪啊!

    “海棠,这段时日你还好吗?”她不问候我,那我就问候她吧!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她捧着手里的橘子汽水:“餐厅不算太忙,就是家里那边……有一件事催得挺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我动了动手指,服务生给我端上了一杯人头马白兰地。

    秋海棠眼观鼻,鼻观心的说:“就是……催我和少安哥哥的事。”

    我晃着酒杯里棕红色酒液,漫不经心地问: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秋海棠鼓足了勇气,与我对视道:“就是我们的婚事。”

    我听到后,噗嗤一下笑了起来,秋海棠一头雾水地盯着我:“你……你笑什么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