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9.小柔,你好紧
    这白少安还真是霸道,霸道到了骨子里,一逮着机会就喜欢抱我,单手抱、搂着抱、公主抱,还有扛在肩上就地抱走,就像对待一个小孩子。

    我小腿扑腾着:“放我下来,像什么样子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胳膊却越发地用力了:“走了那么多路,你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累,真的不累。”

    “你问过你的脚吗?”他用胳膊肘撞开了房门,被我放到了床上,顺势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窗口的小雏菊伸出几个脑袋,从敞开的窗户往里看来,凉风阵阵,夜莺在远处叫唤着,昏黄地照着小巷,静谧得刚刚好。

    白少安一个翻身,躺在了我身侧:“我今天终于明白了,原来,等人的滋味是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见不到我时,他思之如狂,当见到我缓缓出现在巷口,他一颗心便跟着我的步子提了起来,每一个跳动,都是我脚步的回响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,这样的感觉很奇妙,明明下午才见过,晚上刚分开不久,却又想得发狂。

    我放松着全身,躺在软绵绵的弹簧床上,望着天花板上的顶灯,慵懒的说:“想我,你就来找我啊!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时候。”他只手撑着身子,侧望过来:“今天我们出去,在街巷里乱转,你没发现一个人也没遇到吗?”

    我仔细想了想,还真是。

    从我们下车就没有见过任何路人,接着白少安牵我穿过复杂的小巷,来到安静餐厅,除了餐厅里秋海棠和雅间内的食客外,我真没见到别人。

    “难道……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?”

    “不然呢?”他得意地笑了:“夜深了,我让王副官他们先回去休息了,他们也是人。”

    原来是他在附近安排了人值守,这才能隔绝出了一个清净的世界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在司令部已经露脸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一脸的轻松:“这件事,江月白会解决。”

    我双手枕在脑后,摸着我顺滑的小卷发,想到我们之间不过就是吃个饭,散个步,约个会,竟然会这般麻烦,不由得像个老人家般感叹:“跟你在一起可真是累啊,不仅咱们累,你那一干手下也很累。”

    “非常时期,非常做法……”他见我休息够了,便扑到我身上,鼻尖轻轻在眼前晃动,细碎的头发撩拨着我,那一双漂亮的眸子,几乎要将我烧透:“我们……是不是该聊点正事了?”

    那双毛绒绒的小眉毛一挑一挑的,一下子把我给逗乐了,我晃着小脸左右闪躲:“聊什么正事?”

    那不老实的手趁机钻进我的旗袍下,顺着大腿外侧,慢慢攀爬上去,指尖与肌肤的触碰,让我心头发痒。

    他耍无赖说:“我等你那么久,你得补偿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等我一次,我可等了你那么多年,谁补偿谁?”我的脸已经憋红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我补偿你,肉偿……”某人阴谋得逞的笑了。

    弹指间,灯熄了,窗户也悄无声息地合上了,白少安身上特有的香气将我包围,我回报以香吻,彼此在对方的口中不断地打转、吮吸着。

    我们身上不同的香味,在黑暗中刺激着彼此,那无法抑制的高昂兴致,在我身体里翻来搅去。

    房内也变得热闹起来,有嘴唇的碰撞声、衣服的摩擦声,以及越发强劲的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我抵住他的手,双腿不自觉地夹紧。

    他在黑暗中笑着,伸出两根手指,上面出现一片水光:“都湿了,口是心非的女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被他拆穿,脸上越发的火辣了,他疯狂地埋头在我身上,亲吻着每一处,我最后的矜持,在这一刻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伴随着‘滋’的一声,我整个人都被填满了,娇靥的红云红透了耳根,低垂粉颈,迷离地看着墙上贴合的影子。

    白少安在我的耳边轻吐:“小柔,放松点,别那么紧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夜,他在我身体里进进出出,折腾到天亮才消停,身体与心灵的契合,让我忘了自己轻颤了几次,只记得在他渐渐变缓的律动中,我再也支撑不住,沉沉地睡去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当我醒来时已经是傍晚了,白少安已不见踪影,应该是去司令部办公了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感慨,男人的身体真是铁打的,昨晚疯了一夜,今天依旧生龙活虎,而我就不同了,浑身酸痛,特别是两腿间,都有些肿了。

    我扶着墙,慢慢挪到了桌边,看到桌上放着一块奶油蛋糕,以及一张字条:记得吃东西,拜你所赐,平城大乱,我去处理了。

    拜我所赐……我想起来了,没想到三子的动作还真快啊,我昨晚拜托他的事,不过一夜,就已经办妥了。

    我草草进食,拖着疲惫的身子洗了个澡,裹着浴巾走到衣柜旁,拉开柜门,发现里面有惊喜!

    衣柜里挂着满满的一排旗袍,春夏秋冬四季的款式都有,颜色也是素净的白、青、蓝、黑,大红大紫的颜色几乎看不到。

    我暗笑,看来,白少安还是挺了解我的嘛。

    我伸手,拿了一件青色的旗袍,当纽扣一颗一颗地系上,我在镜子前转了一圈,紧致贴身,分毫不差。

    这尺寸是哪儿来的?还不是他在我身上,一寸、一寸地“量”出来的。

    想到他那豺狼虎豹的一面,我小腹便流过一阵暖流,呼吸都变了节奏,不行,我不能这么想他,好像我多迷恋他身体似的。

    我披上大衣,拿着手提袋,匆匆离开了小屋。

    今天,平城街上闹哄哄的,金荣帮的小弟到处在查人,保安队的人就在周围,却压根不作为,抱着一种消极态度,即金荣帮只要不惹事动手,他们便睁只眼闭只眼,该聊天的聊天,该打牌的打牌。

    “卖报卖报,金荣帮前任老大叶荣生死而复生,势要卷土重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拦住卖报的小孩:“给我一份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……”小孩抬起头来,见到我的那一刻,圆滚滚的大眼睛定住了:“你是……电影明星姚云小姐?”

    我摸着自己的脸,我跟姚云有这么像吗?。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小孩激动起来,挥舞着手中的报纸,朝街对面一个穿花衣的姑娘喊到:“姐姐,快来看啊,电影明星姚云……”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赶紧把零钱塞给小孩,拿了一份报纸挡脸:“你认错人了。”便匆匆朝大都会跑去了……

    只是不太明白,我跟姚云确实想象,为何之前没引人注意,今天却异常惹眼呢?

    一定是白少安做了什么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