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8.珍惜眼前人
    夜深了,我让三子送我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的地方,不是我租住的小公寓,而是相反方向。

    那里是我和白少安的家,在我手中,捏着一把捂热的钥匙,小屋里,我最爱的男人,正在等着我回去。

    三子看到我的方向变了,心里也明白了什么:“那套房子,需要退掉吗?”

    “不,继续留着。”我还不想日日跟白少安在一起,正所谓距离产生美。

    “那也行,以后闹脾气,也有个去处。”

    我没好气地笑起来,与他并肩走在冷清的街道上,唯有路灯与我们相伴。

    我问他:“老实说,你心里是不是看不起我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我和白少安的些许故事,作为一个男人,他觉得白少安的做法是过分且无情的。

    三子说:“几年之前,我肯定觉得,你是不是傻了,为什么还要跟白少安那种男人在一起,可自从我妻儿被洪水卷走后,我一切都看开了,珍惜眼前人,才是最紧要的。”

    珍惜眼前人……三子的嘴里说出那么文绉绉的一句话,真是令人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你会想他们吗?你的妻儿。”

    “想,每天都想,有时候想死了下去陪他们,可还是努力地挣扎,努力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提起这件事,我就想到了他的仇恨,拍了拍他的肩:“对不起,来平城那么久,我一直都在忙自己的事,没有帮你报仇。”

    三子深深地吸了一口冷气:“其实……是我自己不想报仇。”

    “不想?”

    “我这么说,并不表示我放弃了血仇,而是因为报仇是我现在活下去的唯一念想,报了仇,我就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。”我突然有点理解他了,在这个世上,痛苦之人千千万万,每一年从跨江大桥上跳下去的人何其多,多到报纸都懒得报道,已然不是新闻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家都习惯了,在这个世界,贫穷可以逼死人;冷漠可以逼死人;同样的,失望也可以逼死人。

    我原本以为,三子来到平城之后,看到了大千世里的繁华,就会忘了镇原城的惨痛经历,淡化失去妻儿的痛苦,可没想到,他想要的,根本就不是浮华的物质,而是人与人之间相互依偎的温暖,是一个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他没有亲人,没有家人,也不知我算不算他的朋友,但我的分量显然是不够的,不够支撑他产生活下去的念想。

    所以,这段时间内,我不敢让他成功复仇,而他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,迟迟不愿开口,不去考虑报仇的事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什么都看开了,误会算什么,痛算什么,当一个人活着,没有了爱,也感觉不到痛,便成了我这样可有可无的废人。”

    “三子,你别这么说,你不是废人,是我朋友,我们曾出生入死,肝胆相照,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。”我激动起来,身上的衣服纽扣微微碰撞,发出脆响。

    他故作洒脱地一笑:“是,咱们是朋友,所以,作为朋友,我只想看着你幸福快乐地生活下去,在这样的乱世中,能跟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,是一件不容易的事,小娘子,你很幸运。”

    我跟三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聊过,过去,他在我面前,是一个沉默寡言的中年男人,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仇恨与痛苦,却谁也不说,一个人心里苦的很。

    而他对我之所希望,也是我想对他的祝福,我也希望他能放下过去,努力地迎接新生活,如果有缘,我会劝他重新找一个好女人,好好地在平城安一个家。

    这些话,我终究没有说出口,这个时间,不适合说接下来的劝诫,他听不进去。但我相信,生活和我们这群人,一定会让他改变想法,毕竟人活一世,终究是为了自己而活。

    我能明白这个理,希望他也能明白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三子将我送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我抬头,看到窗口坐着一道笔直的身影:“上去坐坐?”

    三子笑着说:“改天吧,太晚了,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见到我转身,他叫住了我:“你就没什么……吩咐我做的?”

    三子看到我和梁友青出去交谈了一会儿,知道我已得知了叶荣生的下落,只是当着兰芝和李灿的面,不愿透露罢了。

    他不提这事,我还真打算不找他了,现如今,他在平城也闷得慌,不妨做点事,省得他一天到晚老是瞎琢磨。

    “有一件事,还真要你帮忙。”我告诉他,叶荣生就藏在鬼市里,目前只有我们知道,但我并不打算亲自去找叶荣生,因为有更省事的法子。

    “匿名信也好,找人传口信也行,不管你用什么法子,我需要你帮我传两个消息出去。”

    第一个消息传给金荣帮,把照片拿去,让他们看到叶荣生还没死,就躲在鬼市,然后传谣,叶荣生这次回来,是要夺回自己的大佬之位。

    第二个消息就是,我要让当时参加大华酒店圆桌会议,知晓鬼衙金库的所有部门和帮派都收到消息,叶荣生还活着,就在鬼市,那半卷鬼衙金库的地图被他藏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等金荣帮去暗杀叶荣生时,其他对鬼衙金库心怀不轨的官员和帮派便会倾巢而出,我想看到的,就是他们相互厮杀,让叶荣生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“这期间,你不用做别的,就帮我死盯着叶荣生,一旦他的利用价值耗尽,就帮我捉回来。”

    三子不理解:“为何不直接杀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死不足惜,但是,作为一个生意人,我必须榨干他身上最后的一点剩余价值,再让他悲惨地死去,这样,才不枉费宝莉和我受过的苦。”

    我想要的,是通过一个叶荣生,达到几点目的:首先,自然是让金荣帮和其他帮派、暗势力相斗,元气大伤,到时白少安自会出面,对残余势力进行铲除。

    第二,我想借由鬼衙金库半卷卷轴做诱饵,将平城所有的势力都诱出来。

    第三,我希望平城乱起来,因为一乱,大都会舞厅的事,就会被更为激烈的新事件所替换,而我们的危机才算真正度过。

    听完我的理由后,三子不得不竖起大拇指:“小柔,还好你是我朋友,若是敌人,就真的太可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们永远都不会是敌人。”我对他微微一笑:“快回去吧!这段时间要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目送他离开,转身便看到一人靠在楼梯拐角,静静地注视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第一次发现,你比我想象的要聪明。”白少安听到了我的话。

    我朝他伸出手:“怕了吗?”

    他抓住我的手腕,将我抱在怀中:“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