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7.叶荣生的下落
    这一整天,我的心情经历了大喜大悲,大起大落,若不是回到司令部门前,看到三子蹲在门边上等我,我还以为一切都结束了,又回到了过去的幸福时光里,什么也不用想。

    看到他,白少安点点头,将时间和空间留给我,退到一旁默默地抽烟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去哪儿了。”三子是个粗汉子,他嘴上永远不会说担心二字,可肢体语言却出卖了他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应该跟你们说一声的,我……”我看到他鼻子在冷风中都冻红了,愧疚得要命。

    三子眼珠子左右晃了一下,紧盯着白少安,凑过来耳语道:“跟我走,梁探长有消息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?

    他被我委托去查两件事,其中关于小轩的事,得我提着黄金去见他。能让他主动找上门来的,一定是另一件事,叶荣生有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赶紧走吧!”不过在临走之前,我一路小跑,踏着中跟的高跟鞋,冲到了白少安的身侧,捧着他的脸啄了一口:“洗干净等我回家。”

    他不可思议地望着我:“真是……越来越放肆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身,笑得很甜。

    三子一时间看呆了:“你们俩……你们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!”我给他示意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三子摸着后脑勺,嘀咕着我和白少安明明都闹翻了,水火不容,却还能突然和好,甜到发齁,连我自己也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我也就只跟白少安时会像个小女人,一旦离开他,我刚走出几步,就收起了笑容,冷艳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狠劲,回到正题:“梁友青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在大都会舞厅,兰芝和李灿都到了,就等你了。”我看他神色匆匆,一定是有大消息,可是梁友青非得等我到场才肯开口,或许是怕我赖账不肯给钱吧!

    当我们赶到大都会时,门口黑乎乎的一片,唯有后门亮着一盏灯,想到叶荣生那个王八蛋就是从这儿进来的,我就恨不得把门拆了。

    进去后,在舞女的休息室,也就是化妆间隔壁,已经聚集了好几人,憔悴的兰芝,焦虑的李灿,以及戴着男士贝雷帽的梁友青。

    桌上开了几瓶啤酒,一人一瓶,连杯子也省了。

    见到我,兰芝紧张地问:“小柔,你这一整天去哪儿了,我们都急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!”我确实对不住他们,我跟白少安在那里生气、吵架、复合、拥吻,而他们却在担惊受怕,这么一想,我真是太不像话了。

    三子没有告诉他们,我去了哪儿,只是沉默地拿起一瓶啤酒,开启了瓶盖,咕噜咕噜地喝了半瓶。

    现在人到齐了,我坐在软椅上:问梁友青:“深夜把我们叫来,一定有消息了吧!”

    梁友青点点头:“你说的没错,叶荣生没死,他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叶荣生的名字,三子不了解,但是兰芝和李灿却是知道的,只不过……他们的反应有点奇怪:“恩人居然没死!”

    恩人?

    兰芝说:“叶先生之前给过我们一些恩惠,是个大好人。”

    叶荣生倒是会在百姓面前演戏,所以,很少有人跟我一样,“有幸”见到叶荣生残酷无情的一面。

    梁友青担忧地望着我,我也跟他一样,不知道如何跟大家开口,寻思了许久,我咬咬牙,还是我来说吧!

    我告诉他们,叶荣生就是杀死宝莉的凶手!

    “不可能,叶先生为何要这么做呢?”兰芝怎么都不信,平城百姓口中的大善人,会杀死一个舞女。

    但李灿却有些动摇了:“没根据的事,小柔不会乱说。”

    兰芝问:“那好,你们可有证据?”

    我愣了愣,证据?所谓的证据都随着兰芝的尸入土了,难不成我要告诉兰芝,我是从死人眼珠子里看到的证据?

    她不会相信的。

    我不管她信还是不信,总之这个叶荣生,我一定要取他的狗命!

    梁友青见我们两极分化也不再多言,而是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牛皮纸信封,抖出了几张照片,照片里,叶荣生早不是当初气派的模样,穿着一身低调的藏青色布衣,蓬头垢面,留了胡子,不仔细瞧,压根就认不出来。

    兰芝和李灿捡起照片看着:“还以为叶先生在那场火灾中不幸遇难了,没想到他还活着!”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我知道我们的队伍已经不牢靠了,叶荣生很会用小恩小惠笼络人心,导致兰芝和李灿不相信他是凶手,而我也无意去辩解,无意改变他们的印象,毕竟,每一个人都是自我的,只相信眼中的世界,对外界的真相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我给梁友青使了个眼色,俩人默默退出,去了后巷。

    在这里,世界清静了,我掏出万宝路香烟,递了一根给他:“说吧,他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按下打火机,替我点烟。

    当烟雾顺着屋檐腾飞时,我们俩都仰着头,看着入冬时节的露珠,各怀心事。

    他说:“叶荣生很狡猾,他回到平城后,没有跟以前认识的任何人联系,也不去金荣帮的范围,一直躲在鬼市。”

    鬼市?那是我和李灿认识的地方,也是我和白少安差点栽在菜人馆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确实是个藏身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藏在鬼市,不仅可以赚钱养活自己,同时也保证了安全性,因为进入鬼市的名额是有限的。

    梁友青问: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,会进去找他?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,望着忽明忽暗的烟头:“不,我不会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我想要做的,是借刀杀人……

    当他走投无路时,我再拉他一把。

    因为,我不能让他轻易就死去,我要亲手为我、为宝莉报仇!

    “你做得很好。”不仅好,而且速度很快,我喜欢做事有效率的人:“钱,我待会拿给你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粲然一笑:“这不合规矩,你得留下一部分尾款。”

    “梁探长,我这人不傻,这儿还有这么多大生意,你不可能为了赚笔快钱,就把后面的财路给堵死吧。”

    对于他,我自然是信不过的,但我相信利益。

    他还未得到我查帽子帮的小黄鱼,怎舍得欺骗我?

    他笑了,因为这几日太过劳累,下巴上长满了胡茬:“你确实精明,还很直接,看人看事看得通透……”

    “过奖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对我说:“我看人从未走过眼,在不久的将来,你定能成为平城里的一号人物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便……借你吉言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