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6.共爱一个他
    大家都是女人,从秋海棠的眼神里,我读懂了她对白少安的倾慕之意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眼中只有白少安,白少安就是她的全世界,在她的眼里,心里,脑海里都是白少安高高在上的影子,这眼神,我再熟悉不过了,因为我曾经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看到她,就像看到几年前的自己,当时只要白少安开口,我都敢挖出自己的心窝子,眼也不眨就动手。

    而她身上,有着跟我一模一样的傻劲,我低下头,桌下踩了白少安一脚。

    秋海棠对他情意满满,他眼瞎吗?一点也看不见吗?

    白少安笑而不语,端起了青花瓷碗,盛了一碗鸡汤,将勺子里的汤放在嘴边轻轻吹至温热,宠溺地送来:“乖,张嘴。”

    一双筷子掉到了桌下,在安静的安静餐厅,发出刺耳的噪响,随之而来的,是一阵夹杂着慌乱、失落的动作,秋海棠弯腰下去捡筷子。

    筷子就在地上,她就算想找个地方藏起来,怕也是藏不住的,抬头的瞬间只能尴尬地笑着,我却看得出来,她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筷子脏了,我去……去换一双。”她起身离去,酒红色的丝绸旗袍下,一双腿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我瞪了白少安一眼:“太刻意了。”

    他也知道很刻意,可是却表示没办法,秋海棠对他的感情,已经超出了哥哥妹妹之间的亲情,他心里很明白,可是却没法开口。

    “如果她对我说出口,我可以拒绝,现在这样,我如何做?”他摊开双手:“我直截了当地冲上去出口伤人?抱歉,我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面对秋海棠这个温柔恬静的妹妹,他真的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我长叹一声,白少安这么做也无可厚非,因为秋海棠没有表白,他就无法拒绝,唯有用行动让她明白,白少安早已心有所属。

    “你想她知难而退?”

    白少安点点头,他想给她留最后的一点颜面,那些伤人的话,一旦说出口就覆水难收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真是心疼这个妹妹。”

    “海棠她从小就生活在一个单纯的世界,我不希望她受伤。”他端起了鸡汤,继续喂我喝汤。

    我小嘴微张,压低了眉眼,单纯?恐怕不见得吧!

    “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起过,还有这个妹妹。”我言语之间,充满了试探。

    “十年都没见过的人,我为何要提起?”他说得云淡风轻,理直气壮:“十年前见过一次,那时她还是个孩子,喜欢围在我身边,我也会买糖送她,谁知道女孩长大,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十年都没见面,怎么突然就见面了,而且还关系好到一起开餐厅?

    能够成为白少安产业的代管人,秋海棠一定不像他多说的这般简单无害。

    他见我发呆,腾出手来,轻捏着我的脸颊:“小脑袋又想什么?”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转脸就要咬他,他躲开后傻傻地笑起来:“放心,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对个小姑娘下手。”

    “可当初,你就对我这个小姑娘下手了。”我对他脸上轻拍几下:“打脸了不?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你敢碰我的脸。”他抓着我的手,在安静得连心跳都能听到的餐厅里,我们俩的打情骂俏,一字一句,一个嗔笑都可以传到很远很远,传到……秋海棠耳里。

    我所有的思绪,被他一闹,便完美的断了,甚至来不及想一些看似没问题,却极度不合理的事,而秋海棠去换筷子,一去就没有再回来,而是差了一个二十出头的丫头过来禀告,秋海棠家里有事,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我又一次瞪着白纱安,得了,人家姑娘生气了。

    白少安莫名其妙的不开心了:“你男人被人惦记,还有心关心情敌。”

    是啊,我对情敌可是绝不手软,今天还动手打了姚云,更别说别的女人了,来一个我轰一个,可是面对秋海棠,我确实下不了手,毕竟她是我朋友,在我最苦最难的日子里,她曾经陪伴过我。

    只是我一直想不明白,我们在纤指阁相遇时,她就知道我是白家的少奶奶了,那时为何不告诉我,她与白少安是旧相识呢?

    是因为她跟白少安十年未见、还是因为她跟我不熟、还是文人的清高让她保持矜持,不乱攀关系?还是……她刻意隐瞒?

    究竟是哪一种,我也不知道,唯有亲口问秋海棠,才能得到答案吧!

    现如今,秋海棠已经看到了我和白少安的关系,自然也知道,安静餐厅墙上挂着的,都是我的肖像画,作为一个骨子里充满诗书气的大家闺秀,她应该懂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这一回去,不知道又要流多少眼泪了。

    见我一阵唏嘘,白少安搂着我的腰,力道拿捏得刚好:“怎么,你在怪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在想,世界为何那么小。”为什么朋友爱上同一个男人,这样的戏码能在我们之间出现。

    “别想了,要怪,就怪我吧!”

    我们早就离开了安静餐厅,钻入了无人的街巷中,就当饭后消食吧!

    “当然怪你。”我跳起来,扑到他的身上:“谁让你总是拈花惹草。”

    我将他按在墙上,他轻易就逃脱了我的束缚,反将我按在爬满牵牛花的墙壁上,气息若有若无地喷在我的脸上:“你以为……你就不招蜂引蝶?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。”我顺势环着他的腰,他的腰其实一点也不粗,但是很结实。肚子上先前的伤口,此刻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时,楼上不知是谁家,传出了一阵小提琴的乐声,我突然来了兴致。

    “白司令,会跳舞吗?”我们的额头抵在一起,我故意挑衅道。

    “这世上,还没有白司令不会的事……如果有,那一定是……对着苏小柔。”

    甜言蜜语听多了,但每一次听他说,我心里都会暖暖的,很幸福。

    “口说无凭,跳了再说。”我右脚向前一步,他左脚后退半步,节奏刚刚好。

    我随着乐声踩点子,前进、后退、旋转又回到他的怀中,夜很美,我们在月光下,在空荡的街巷中拥抱彼此,你进我退,从未在一起跳过舞,也从未排练过,却如此的合拍,仿佛已融为一体,彼此之间一个眼神、一个小动作,就能知道下一步该前进还是后退,该迈向何方。

    巷子很黑,只有一盏灯,却像极了满是幕布的大舞台,我们俩成了夜色中唯一的主角,笑声不断,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,原来,只有在他面前,我才能做回那个快乐的,最放肆的苏小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