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5.安静的爱
    这些话,过去他从未跟我说过。

    以前,他极少会在我面前提起公事……不,应该说,他从未提起过公事,有时我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,还得去买几份报纸看一看。

    只有他出去打仗,要远行时,才会跟我说一声,让我照顾好自己,等他回来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那时的我太过幼稚,无法理解他的世界,也或许如他所言,希望我留在一个单纯美好的世界,总之,其他的话,他一概不说。

    那五年就像一个梦境,梦里是关于一个女孩深爱一个男人的童话故事,可是这个梦终究敌不过现实,我也梦醒了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发现,世界确实有很多想不到的阴暗面,有权谋,有欺骗,有伤害也有很龌龊的角落,可是,一一见过之后,我却仍旧心怀善意,向往光明,因为我相信世界不止有苟且,还有着真善美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如我现在,知道丑恶,接受丑恶,如此,才能更容易理解白少安的不易,他是一个人,就算被人们神话,可他终究不是神。

    每天面对勾心斗角,他的辛苦劳累,又有谁人知?

    于是,黑暗中,我默默地握住了他的手,彼此之间掌心相贴,感受着那粗糙的老茧,以及我丑陋的疤痕,我告诉他:“从今往后,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是秘密。”

    我们之间的默契,也不知是从何时建立起的,或许是从第一眼对视时,就有了所谓的心灵感应吧。

    只言片语,胜过千言万语。

    而后,白少安带着我去到洋人街边上一个偏僻小街巷里,一块五彩的灯箱牌挂在墙上,餐厅的名字叫。

    一间餐馆,不应该是人越多越热闹,生意越好吗?

    可是白少安的这间餐厅,却开在无人的小街上,还起名为安静,岂不是要做赔本生意?

    他请我进去,我刚进门就看到墙上的一幅墙画,抽象派的画作,画的是人像,侧身坐在椅子上,安静地看着窗外,窗台上开着几束紫色的小雏菊,风轻云淡,让人真的觉得,瞬间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走到墙画面前,抬起头来,轻轻抚摸着涂满油彩的墙壁,那一刻,仿佛触到了画中人的心,砰砰跳着,孤独得专心。

    直到走进了,我才看到,在窗户外,有一个拇指般的人影,面对着窗前的女子,穿着一身绿色的军装,遥想对望。

    我回头,淡然一笑:“什么时候请人画的?”

    “请人?”他没好气地说:“谁能画出这样的你?”

    霸道地伸出手,牵着我:“走吧,进去吧,里面还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我屏住呼吸,也压制着小鹿乱撞的心情,跟着他踏上阶梯,朝着二楼走去,这一路上,在楼道两侧,挂满了许多肖像画,画的都是同一个女人,有欢笑的,有娇嗔的,有慵懒的,有迷离的,但我却觉得,还是门口那副安静的最好。

    原来我还有这么多面,连我自己都没发现,却全被他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楼上,已经准备好了饭菜,鲜笋炖鸡,以及几个家常菜,没有大华饭店那般华丽的排场,也不像街边小店般色香味俱全,但却能看出,这是地道的家常菜,做菜的人很细心,每一道菜都有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里每一桌只接待一个人,自饮自酌,放空心境,在碗筷碰撞和咀嚼声中,倾听自己的声音。”白少安告诉我,这就是‘安静’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岂不是得分开吃?不然,会坏了这儿的规矩。”这里太安静了,我们说话都是用的气声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有你在的地方,我才能安静。”

    所以,他不许我离开。

    这时,我肚子饿了,白少安却打趣道:“饿了就先吃快糖吧!”

    “糖?哪里有糖?”我满桌子找,甚至翻开了他的衣服口袋,压根就没有糖嘛。

    他指着我:“饿了就吃一口自己,别吃太多,会甜腻的。”

    什么时候,他也变得如此风趣幽默了?

    这时,待最后一道菜送上,我们终于可以安静就餐时,一道人影出现在眼前:“姐姐?”

    我端着筷子的手险些不稳,叫我姐姐的人,这个世上只有两人,一个是小轩,另一个就是……秋海棠!

    一阵充满期待的,久别重逢的泪眼望着我,我也是同样的激动:“海棠?!”

    秋海棠还是如之前那般娉娉婷婷,柔柔弱弱的样子,鹅蛋脸,粉黛眉,一双水汪汪的桃花眼,让人看着就像一朵娇弱的海棠花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我曾想过回到平城会遇见她,只是没想到会在白少安的餐厅里。

    逐站起身来,自然地与她拥抱一下,因为在白家那段日子,除了苏桃,她便是我唯一的朋友。

    这一抱才发现,她相比从前瘦了一圈,骨头都有些隔手了。

    秋海棠泪眼汪汪,半天说不出话来,白少安告诉我,秋海棠是这间餐厅明面上的老板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?”我没想到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,竟然一起在做生意,还真是意外啊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他的父亲是我的恩师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个世界还真是小啊!”我感慨道:“既然来了,咱们就好好聚聚吧!海棠,坐下来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地望着白少安:“这样……不合规矩吧!”

    白少安淡淡地说:“小柔开了口,那便坐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她坐在了我身边:“姐姐,这段时间你去哪儿了,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,哭了好久。”

    过去的事我不想提,只说那是一场意外,我没死,完好无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的夫君呢,他怎么没来?”她不知道我和白少安的关系,还以为我仍旧是白家的少奶奶。

    “我和离了。”我把她当自己人,也没想过瞒她,秋海面色一凝:“和离?这么大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罢了,不聊这些,还是来聊聊你吧!你怎么会在这家餐厅工作?”在我的印象里,她出生书香门第,是大家闺秀,虽不像宋昕妤这般身世显赫,但却也比一般女子要高贵不少。

    要知道,从古至今都有这么一句话,惟有读书高,这年头,读书人看不起做生意的满身铜臭,做生意的看不起文人浑身穷酸,秋海棠这样的才女,自然是清高的,又怎会来做生意呢?

    秋海棠微微一笑,那双恬静美好的眸子微微望向了白少安:“因为……我喜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