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3.情深义重
    我们爱了这么久,恨了这么久,纠缠了这么久,竟然就这样结束了?

    我不想面对:“你都开始说胡话了!”

    他坚定地说:“我没有,我从未像现在这般清醒!”

    “小柔,你过去总说我不懂得爱,确实,过去我总觉得爱一个人,就是宠溺和占有,可后来,是你让我明白,爱一个人是希望对方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说,有什么事能比我爱你更重要,那就是……看着你快乐的活着!纵使……你的世界里,再也没有我的位置,这也没关系,因为这个世界上,白少安爱着苏小柔就够了,而苏小柔的世界里,只要白少安是个曾经爱过,爱了很久的朋友,我就知足了……”

    不善言辞的他,突然之间说出这番情话,还真让人受不了:“你说什么,我一个字也听不懂。”

    我咬着下唇,止住即将落下的泪:“你这个混蛋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我是混蛋!我错在不该带你离开平安镇,或许……或许你现在还好好的,也不会为了我受那么多伤、流那么多泪,小柔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小到我几乎听不清,只能呆呆地看着他,从额头一路向下,一直看向他宽阔圆润的下巴,这个人……还是我认识的白少安吗?

    这番话,对我心里的触动,比当初他对我说‘我爱你’和‘嫁给我’更加的强烈,因为这番话的每字每句,都让我感受了他的真诚!

    其实回想过去,我与他一路走来就十分艰辛,特别是苏家出事后,我们之间出现误会,变得别扭起来。

    一个不肯开口,另一个不肯明说,总是要相互猜忌,总等着对方先坦诚、先先认输、先开口挽留,结果等着等着,就等成了天各一方。

    到最后还嘴硬地说:不爱了、不想了、不在乎了,结果却痛得要命!

    为什么在感情里,我和白少安总是口是心非,不愿说出真话呢?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我们两个都是强硬的人,到了夜深人静时,却仍旧不肯卸下伪装,不肯相互依偎着取暖,而是选择了互相伤害,我想,这应该是我们的性格使然吧!

    两个爱在心口难开的人,他是极度缺乏信任,而我则是怀着小小的自卑心理,我们之间的博弈,就是一场自作聪明的闹剧,大家都相互不敢说出真话,更害怕被对方看穿,结果……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而现在,白少安终于说出了心里话,这话,比爱我还要深沉,因为他说……他希望我幸福!

    只要我幸福,身边陪伴的无论是谁,他都可以接受……说得那么大义凛然,仿佛处处为我着想,可是他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我真的需要别的男人吗?

    “王八蛋……”我低着头,肩膀微微怂了起来,眼泪一直在眼眶中打转:“你凭什么装得这么伟大?”

    我戳着他的心:“这样说,你的心不会痛吗?”

    “痛,但相比永远失去你,这点痛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我抬起手背,擦了擦脸上的泪,抹了一脸的血:“谁说你会失去我?”

    我告诉他,为什么我们不能搏一搏?这场仗开没开始,他就提前认输了,算什么男子汉?

    而他却告诉我:“过去,我之所以所向披靡,是因为在敌人眼中,我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……”现如今,他早已有了软肋,那就是我。

    “一旦出事,你会第一个受到伤害。”他说,那夜在南湖,他读懂了凌风音的警告,凌风音故意做出这场戏,就是为了提醒他。

    我快速冷静下来,想想白少安说的也不无道理,他这个人野心极大,且树敌众多,我的存在,无疑成了他的束缚,无法大展拳脚,也无法血刃仇敌。

    假如我一味的缠着他,不仅我会有危险,而且还会害了他。

    我们在明,敌人在暗,一切变数无法掌控,唯有我变得强大。

    我告诉他:“你等着,我会变得强大,变得不再轻易受人欺负,到那时,我会来找你……”我轻轻抚着他的碎发,近距离地交换瞳孔中的颜色,对他说:“那时,我会跟你,光明正大的在一起!”

    他哀伤的眼角以及薄唇,一时间荡开了笑意:“以前都是你等我,现在……换我等你!”

    一切都说开了之后,内心深处的患得患失早已消失殆尽,我捧着他的脸,轻轻地啄了起来,一点一点的触吻着他,短暂的温存后,他指着桌上的平城早报:“现如今,你还要找我麻烦吗?”

    知道了他用心良苦后,我轻叹一句:“差不得就得了,再这么写下去,我还做不做生意了?”

    “好,都依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双手交叠,环住我的腰,就像过去一般,但终究还是有什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小柔,你真的变了。”他疲惫地靠在我的背上,脸上的苍白还未褪去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我确实变了,换做过去,我一定无法理解他为什么明明爱我,可为何要偏偏跟我对着干。或许是经历了太多,又出去见过了花花世界,所以,人变得成熟了。

    我开始学会不用守旧和单一的目光去看待一切,学会了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问题,就如此事,或许在外人看来,白少安正将我往死里打压,可事实真的如此吗?

    “你也变了。”我转过身,面对着他:“过去,你从不会对我坦白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坦白就意味着,要让你承受世间的污浊,我不想看到这样。”他目光闪烁,睫毛上也不知是汗珠还是泪珠:“如果可以选择,我宁可你一生一世都是那单纯无邪的小女人,无忧无虑地等我回来,永远也不要看到,外面丑恶的世界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他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把钥匙,两只手指轻轻捏着,高举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的家,世上唯有两把钥匙,一把给你,一把在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家?

    我想到之前一起居住的爱巢,那个三层楼的小公寓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……”我的声音有些变了。

    “我买下来了,里面的所有摆设、一草一木都没变过,之前江副官将你赶走,不是我授意的,他是宋昕妤的人!”

    我一直以为白少安都忘了这件事,没想到他一直记在心上,而且还查到了江副官背后的人,想到那女人三番两次的害我,我问:“既然江副官是她的人,那她可以直接杀了我,为什么要做这一切?”

    “因为她不敢!”白少安的眼睛变成刀子,不过顷刻之间:“因为她知道,你死了,她也活不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