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2.白少安的真心话
    “住手!”他捏住了刀刃,明明已经痛得无法忍受,却还要耗费力气跟我较量。

    我始终不愿松手:“我知道如何救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他指间发力,将匕首生生掐断了,他的脸上溢满了汗水,每一条神经都在跳动着,越发地无法控制了:“我不会再让你用血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话间,鼓足了一股力,那箭头便又冒出了一小点,而他则痛苦得面目扭曲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既然他不愿用我的血,那我只能帮他做点别的了:“忍着点。”

    我捡起地上的半截刀刃,咬着牙,刺进了他的伤口里,轻轻地将箭头给一点一点地往外挑着,他痛得要命,鼻息之间发出一阵低喘,拳头握紧、再握紧,指节传出咔咔声。

    就在这节骨眼上,一道人影晃悠悠地出现在门前:“少安……”

    来人是江月白,就站在门口处,我惊恐地冒出头来,头发松散,满脸是汗,白少安伸出手,将我按了下去:“继续,不要停……”

    转头问江月白:“何事?”

    他后退一步,连忙摆手:“没事,没事了,你们继续,千万别停啊,我不是有意打断你们的,我……我这就走,这就走……”他一边念叨着一边帮忙关门:“大白天做这事,也不晓得关门,真是任性啊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这会儿我才明白,白少安为何要将我按下去,为何要说那句无关的话,原来是这个心思,让别人以为我们在……在做那些见不得人的事!

    “卑鄙!”

    我手上刻意使劲,痛得他皱眉:“怎么,我们以前难道不是这样的?”

    我的脸火辣辣地滚烫着:“滚,以前的事你还有脸提。”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:“提一下……有助于……疗伤。”

    我现在没心思跟他说那些有的没的,手上沾满了他的血,却是冰凉的:“还撑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他的喘息越来越厉害:“凌风音这次放的是火头箭,箭上抹了毒,万般准备,就是为了取我的性命!我怎么能让他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凌风音?”我不敢相信:“你什么时候跟他过招的?”

    “这些你不必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还以为他三天前扭头离开后,便再也没有下文了,没想到他和凌风音竟然私下里继续斗着,听他说凌风音是有备而来,看来,从我去大东舞厅约凌风音起,那边便已经着手准备了。

    不然……为何我在那儿等了多时,服务生才出现?

    原来一切都是安排好的,我不敢再想,或许,从大都会舞厅凶杀案开始,就是凌风音设计好的!

    一步一步引我上钩,再一步步地对付白少安,一箭双雕!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凌风音就太我太失望了。

    我想起他口口声声说爱我,娶我,想跟我花前月下,心里都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我曾经还心动过,在娟婶家中时,曾对他有过不忍,没想到……凌风音却一次次地利用我,当真是因为爱吗?

    “你以为,只因为一个吻,我就会误会你?”白少安微颤的手点了根烟,吸了起来:“唯有他阴谋得逞,才能放过你,让你去过想过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与箭头较劲的双手,微微顿了顿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要对付的人是我……所以,你离我远一些,会更加安全……”他苦笑一声,将脸藏在烟雾背后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,是真的吗?”我从没想过他会如此为我考虑,这不像他。

    白少安说:“你信,就是真的,你若不信,那就当我骗了你吧!”

    我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,只得将注意力转向他的伤:“我已经见到箭头的全貌了,你忍着点。”

    他丢掉了烟头:“用手吧,快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将刀刃丢掉,伸出两根手指,夹住了箭头,那一刻,我的心是颤抖的:“忍着!我会很快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就捏着我的下巴,疯狂地吻了起来……

    有人说,爱情是最好的止疼药,我过去不信,但今日,我真的信了。

    当他冰凉的唇落在我的唇瓣上,冰柔的力量融化在唇齿之间,他痛,我也很痛,我看着他皱成一团的眉头,主动地迎合起来,然后手上用力,箭头落在了地毯上……

    “嘶……”他倒吸一口凉气,轻轻推开了我,靠在了座椅上,伤口的肉一张一合,正在缓慢地恢复。

    这次他比上次中弹时痛苦多了,恢复也十分缓慢,应该是被火灼伤的缘故。

    我颤抖着问:“有方巾吗?”

    他眼神瞥了一眼中间抽屉,我拉开后看到了一抽屉的方巾,大大小小,花色不一,但每一张的右下角都绣着一个安字,我认得……认得这些方巾,因为它们,都是出自我的手!是我当初一针一线绣给他的!

    我一直都以为他嫌弃方巾样式太过丑陋,配不上他的身份,所以才每次都弄丢,回来跟我要新的,没想到……他竟然好好地收藏着,积攒了一个抽屉。

    双眸不知不觉便浸湿了,我吸了吸鼻子,抽出两张,按在了他的伤口上:“有药吗?”

    他拉开身侧的抽屉,里面有止血的云南白药粉末,都快用完了,看来,他时常都会受伤。

    我将药粉抖在了伤口上,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,一起身却脚麻了,直直摔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我碰到了他的伤口,好像又流血了。

    他却抱住了我,望着我通红的小脸:“小柔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我尽量保持着冷静,最后的冷静:“发生这么多事,你为何不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,连我也说服不了自己,为什么要告诉你!”他苦笑了一下,眉眼间满是疲惫:“与其让你身陷险境,不如放手,让你平安、幸福地活着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的声音好无力、好无奈,我张开嘴,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,只觉得他要放手了,他真的要还我自由了,而这一切竟然是因为……他想我好好活着?

    “小柔,从今往后离我远远的吧,越远越好,这样,你就安全了,不论你最后跟谁在一起,我都会……祝福你们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