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1.“手撕”姚云
    当门开启的那一刹,我看到白少安端坐在办公桌后,一个身着紫色短款旗袍的妖冶女子,正扑在他身上,两个人就像连体婴儿一般,紧紧地依偎着。

    “呀!”姚云轻呼一声,立刻转过头去。

    她是个大明星,私底下放荡就罢了,总归是要皮要脸的,见到有人推门进来,她第一反应就是埋头在白少安肩上,不敢露出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白少安又变成了冷漠无情的样子,若是之前我见到,一定伤心死了,但现在,我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“我今日是专程来找你的!”

    他看到我,除了神情冷漠之外,眼神中还有些许复杂的神色,或许是没想到,我会主动来司令部!

    便怒气上头,吼道:“没看到我在办正事吗?”

    正事?

    搂着一个电影明星,这就是他口中的正事?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,与他眼神相交,火药味越发浓烈:“你所谓的“正事”,麻烦先放一边,我今天来,也是有正事。”

    姚云听到后准备起身,却被白少安硬拽回了怀里,她娇嗔一句:“司令,别人还看着呢!”

    “她?不过是个下贱的妓女,平均日里迎来送往的事多了,这点小场面,不及她冰山一角。”他一边说,一边戏谑地盯着我,想从我脸上看到羞耻和痛苦的神情,可我压根就没有任何反应,因为我知道,他是故意的,又怎能让他得逞呢?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你除了侮辱我,除了手段下作,还能做什么?”我双手撑在办公桌上,丝毫没有避讳:“对,我就是你口中的下贱女子,有本事,你别想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挑衅,白少安紧抿着双唇,姚云坐不住了,回过头来准备发火,结果看到我的那一瞬,她突然愣住了,不敢相信地摸了摸自己的脸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指着我,低头看着白少安,明显被吓着了:“司令,这个女人跟我长得真像啊。”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:“谁像谁还不一定呢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,我像你?”她歪着嘴嘲笑起来;“呵,我堂堂一个大明星,竟然跟一个妓女相貌雷同,说出去真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跟妓女有何不同?都是取悦男人而已……不,你连妓女都不如,妓女起码完事会收钱,你?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的脸都烧红了,或许从未有人敢在言语上刺激过她,或许她一直过着的就是众星捧月的日子,所以听到我毒辣的话,一时间就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我把包放在桌上:“看什么看,识相的,立马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哪里来的野女人,竟这般嚣张……”姚云气势汹汹地朝我走来,刚想伸出手就被我给按在了桌子上,这段时间闲着,没有学到别的,倒是学了点三子打人的技巧,没想到今日还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当她被我按在桌上,动弹不得时,气焰全消,哭着望向白少安:“司令,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撑着额头,对她淡淡地说:“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姚云不敢相信地望着他,撒娇道:“司令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我松开手:“还不快滚?”

    她一边啜泣着一边出去了,哭声传了很远很远,这时,办公室里就只剩下我和他了,一时间气氛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就说,说完你也滚。”他烦躁地点烟抽了起来,淡淡的烟草味弥漫了整个房间。

    我看到他桌上放着一份平城早报,逐捡起狠狠砸在他面前:“公报私仇,司令好计谋啊!”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报纸:“我不懂你说什么,记者报道事实真相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我眼也不眨地看着他,他装傻充愣的功夫真不怎么样:“白少安,我也算是重新认识你了,不就是看到我和凌风音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提起凌风音,他手中的香烟断成两截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不是个男人!”我笑道:“假若是我,那晚绝不会转身就走,我会上去,将凌风音狠揍一顿,然后问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眼见为实,还有什么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懦弱,你害怕,怕你上去后知道我欺骗了你,你怕问出的结果无法承受……我说的对吗?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手指一挥,门板就嘭的一声合上了,身边的电灯忽闪起来,一阵一阵的,被某人的情绪所影响:“苏小柔,我看你今天来是特地来找茬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谁让我日子不舒坦,我就要他……也不得安宁!”

    说完,灯泡全都炸了,炸得满屋子都是飞溅的玻璃,我害怕地捂着头,任碎片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白少安坐在椅子上,宛如一尊泥塑大神,压根就没动过,身体僵硬到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“怎么?说不出话了?只能用这些把戏来吓我了?”

    他一直没有说话,脸色也越发的白了:“滚,滚出去!”

    “你就只会说这个吗?如果你真想让我滚,就别再让你的报社抹黑大都会舞厅,不然,你会付出代价……”

    我转身离去,刚走到门口,抖了抖我的风衣,突然觉得少了什么,这才想起包还没拿,当我回去时,轻声走到门口,就看到白少安痛苦地倚在桌边,脸上全是汗,嘴角还残留有一丝血痕。

    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的一个细节,白少安脸色越来越白,身体僵直,这其中一定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我,眼睛也变得血红:“出去!”

    这两个字,从他嘴里说出,是何等的艰难和虚弱,除了那次在鬼蜮,我从未见过他如此虚弱的模样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在我面前都是霸道而强硬的,那时纵使受伤回来,他的眉头也没有皱一下,如今却痛成这般,一定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我朝他走去,见他捂着小腹的部位,那绿色军装上,有一个烧焦的痕迹,一支箭头正插在他的肚子上。

    “你受伤了!”我蹲下身看着那枚箭头: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不必,我自己能……处理……”他咬着牙,双手握拳,正努力地将箭头逼出来,我见到他逼出过子弹,也见怪不怪了,这火烧的痕迹才是他的致命伤。

    我想起那夜在鬼蜮见到他时,他胸前的烧焦痕迹,那次如果不是我的血,他或许便再也醒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此,我便看向了手腕,上面有几道丑陋的疤痕,这一刻,也不知怎么了,大脑一片空白,我抽出他身上的匕首,眼也不眨便朝自己划去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