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60.怒闯司令部
    看到宝莉要被带走,我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悲痛,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宝莉说:“小柔妹妹,我也不怕你笑话,我生来这一世,不求荣华富贵,只求与心爱之人相伴到老,可终究到死……都未能如愿,想想真是可笑,我从未负过男人,可男人却都负了我,你说,是不是因为男人都是没心的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我双腿发软,滑落在地:“但愿你来生,能够遇到一心一意爱着你的男人,能够白头偕老,永远也不要再受情伤……宝莉姐,保重……”

    宝莉走了,一边走,一边唱着那首《午夜香吻》,歌声一直萦绕在灵堂的上空,久久不散……

    待她离去多时,三子掀开门帘进来了:“我不过晚了一分钟进来,你怎么哭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一分钟?”我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三子说:“是啊,你不是吩咐我把兰芝扶出去吗?我刚把她放在外面就进来了,结果你哭成这样?那个……宝莉的鬼魂呢?”

    他伸着脑袋往棺材探去,看到宝莉的尸体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,便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而我此刻却疑惑了,刚才我和宝莉聊了那么久,在外面的时间,竟然只过了一分钟?还真是奇怪啊!

    我没有解释什么,在灵堂内收拾了情绪,出去后默默地跪在蒲团上烧元宝:“宝莉,你一路好走,你的仇也就是我的仇,我一定会报的……”

    三天之后,宝莉下葬了,由于宝莉出事当天,我让李灿先去与媒体沟通,所以,所有的媒体都没有添油加醋地报道,除了……平城早报!

    平城早报这些天也不知是发了什么疯,突然间咬上我们了,不仅去警察厅里搞来了宝莉被杀案的内幕,而且还不知从哪儿听来的消息,说灵堂闹鬼。

    我们费了多大的功夫,才把大都会舞厅与之前的春雨戏院分别开来,现如今又一夜之间恢复原样,大都会成了人们谈之色变的禁地。

    李灿也搞不明白,为什么平城早报就如此看不惯我们,这钱也送了,广告也正在谈,可他们就是一如既往地报道宝莉案和大都会的负面新闻。

    我放下手中的报纸:“我知道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真是个卑鄙小人,看到我和凌风音拥吻后,也不给我解释的机会,便让手中的报社对我们进行负面报道,让我们备受舆论压迫。想到此,我提起包包就去找他。

    今日,由于是宝莉下葬的日子,我穿了一身黑色的灯芯绒旗袍,身上披着一件大衣,走路都自带气场。

    一边走,我一边抽着烟,白少安就这点气量,还不如我一个女人呢!有什么资格当三军将士的统帅?用的手段,都是一些下作的法子。

    这一暴走,就走到了司令部门口,由于上次江月白嘱咐过,这次,门口的卫兵没人再敢拦住我了。

    当我踏进司令部大门的那一刻,突然之间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,这身在其中,跟在门外扒着铁栏看去,是截然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我一路朝着大楼走去,抬头望着四层楼的门牌上挂着宋氏的旗帜和一个六芒星的标识,看起来还真是雄伟气派啊!

    原来,这就是白少安工作的地方……

    我抬头挺胸,一步一步登上台阶,周围的士兵、官员、文员们纷纷侧目看着我,我无视所有人的目光,朝着门口的问讯处走去:“请问,白少安的办公室在几楼几号?”

    文员小姑娘听到我直呼白少安的大名都愣住了:“请问你是谁,找我们司令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?你问他啊!”我将皮包拍在柜台上:“说不说,不说,我就自己一间一间的去找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预约,没有正当理由,你不能上去。”小姑娘弱弱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吗?那好,我今天还偏要上去了!”我直接往楼上冲,阶梯旁边的两个卫兵将我拦住,我怒目圆瞪:“你们敢碰我试试!小心剁了你们的手爪子!”

    俩人都愣住了,只敢阻拦,不敢让我上前。

    这时,江月白优哉游哉从楼上下来了,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茶壶,一边走,一边啜着壶嘴:“什么事啊,吵得我都无法听曲儿了。”

    结果看到是我后,他眼珠子一瞪:“苏小姐!”

    然后赶紧挥挥手让他们走开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我偏头看着他:“我怎么每次来都遇见你啊,你是不是特别闲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整个司令部最闲的,但只要打仗,我啊就成了第二忙的人,因为,最忙的是少安。”

    我懒得搭理他:“行吧,那麻烦你这位大闲人告诉我白少安的办公室在几楼?”

    “4楼405……”然后他捂住了嘴:“遭了遭了,我忘了他现在在会见重要的客人,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进去,就在门口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行,他、他……”他张开双臂站在楼梯上拦住了我:“恐怕要等很久,我们这儿有专门的待客室,你去那儿坐坐吧!”

    江月白今天怪怪的,他平日里可是最希望我去找白少安的,今天怎么生怕我上去呢?

    我拽着他的衣领子:“老实交代,是不是有女人在上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是了!

    换做从前,他有女人在身边,我是断不会去扫兴的,可是今天,我还偏就要上去,偏偏就要打断他的好事。

    我威胁江月白;“让开,不然,我动手了!”

    江月白捂着脸:“行勒,我让开,我躲得远远地,今天什么日子,一个个都吃了火药似的,我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我噌噌噌地上楼了,刚走到转角,就听见前台的小姑娘问江月白:“这是哪位啊?气势好强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说:“这位,是比司令还要可怕的人,可千万别招惹。”

    “啊?那我刚才已经惹到她了,怎么办啊月白哥哥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事,哥哥我护着你……”说着,江月白的手拉住了小姑娘又白又嫩的双手,我摇摇头,天下男人,果然没一个好东西!

    一口气爬了四楼,说实话还真是有点累的,我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径直往405走去,当我来到门前时,忽然听见一阵浪荡的笑声从里面传来:“司令……你这样弄得人家好痒,这儿可是在司令部,万一被别人听见,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白少安冷冷地说道:“谁敢听,我割了他耳朵!”

    “你可真是霸道到极点,不过……云儿喜欢……”

    里面的那些话,真是不堪入耳,我定了定神,拧开了房门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