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9.灵堂闹鬼
    当歌声传出时,所有的人都听到了,大家都赶紧住嘴,目光死死盯着灵堂的后方,又一阵风吹过,烛火跳动起来,蹿得很高,歌声继续响起:“情人、情人,我怎么能够忘记那……午夜的伤痕……”

    这句歌词,是原歌词里面没有的,听到之后,姑娘们的大叫一声,连滚带爬跑了出去,一眨眼,偌大的灵堂就只剩下我、兰芝和三子了,兰芝吓得腿软,躲在我身后:“是宝莉,宝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我抓住兰芝的手:“别害怕,我们没有害过她,她纵使回来,也不会害我们。”

    兰芝却还是吓得哭了起来,身上的彪悍劲都吓跑了:“这可是鬼啊,也会讲道理?”

    “会的。”我让三子扶她出去,一个人朝着灵堂后面走去,里面歌声依旧,就是宝莉那软软糯糯的甜美歌声,在过去,多少男人听到这声,都被乱了心神,现如今再次听到,却只剩下恐惧了。

    当我走到门帘处时,一阵风呼呼从里面蹿了出来,是阴气!

    换做从前,我压根就不会害怕,因为有鼻烟壶和古书在手,我总能找到应对的法子,遇到事情,鼻烟壶也会保护我,如今两样宝物遗失了,我手里唯一留下的摄魂镜,也放在家里没有带出来,身上别说法宝了,一个辟邪的物件也没有。

    但是,就在此时,我才发现自己的胆量早已在不知不觉中练就出来了,纵使面对鬼魂,也能克服恐惧,与之共处。

    我大着胆子,掀开了布帘,听见那渗人的歌声是从棺材里传出来的,正当我准备过去时,一双紫青的手,直直地从棺材里立了出来!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着她的脖子快吊断了,我或许还会以为宝莉没死,她只是一时间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就是……她真的死了,一个死人,在午夜唱起了《午夜香吻》,从棺材里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浑身都发毛了,却还是镇定了下来:“宝莉,是我。”

    宝莉的棺材里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动,然后,她的手又落了下去:“原来是你啊,小柔妹妹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她有气无力的声音,也还算是客气,我也大胆了许多:“宝莉,我知道你发生了什么,也知道是谁害了你。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话,她直接从棺材里飘了起来,整体与地面平行,漂浮在棺材上方,身体没动,脑袋慢慢地、慢慢地转了过来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看到了你的眼睛,看到了你生前最后的景象。”

    她的那张脸,已经彻底失去血色,发紫的嘴唇怎么盖都盖不住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不仅认识他,我跟你一样恨他,因为他也曾害过我!”我捏紧了拳头:“现如今,我只知道是叶荣生杀了你,但是,并未找到他的人,如果你知道线索,那便告诉我吧!”

    “告诉你,你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会杀了他!”我可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,是应该杀了他!”宝莉提起他,眼球都鼓了出来,我脑海中一直回荡着她在镜中看着自己被勒死的那种绝望与痛楚,连我都感觉得到,更何况是她?

    “所以,你得告诉我他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宝莉痛苦地望着我:“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怎会不知道呢?你们不是都谈婚论嫁了吗?”我承认我是有点着急了,没有考虑宝莉的感受。

    宝莉被我刺激后,双手捂着自己的头,哀嚎起来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真的不知道……每一次都是他来找我,我……”

    从宝莉断断续续的哭嚎中,我了解了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大概二十天前,宝莉每天都会收到一束粉玫瑰,要知道,粉玫瑰是她最喜欢的花,以前在大东舞厅时,就曾有过一个神秘的客人,一直给她送粉红玫瑰,之后,她被大东舞厅封杀后,便与这位客人断了联系。

    直到二十天前,当她再在后台收到粉玫瑰时,她兴奋不已,因为那位一直默默给她送花,一直躲在暗处单恋她的人,再度出现了。

    正如兰芝当初给我说的那般,宝莉一直都是个敢爱敢恨的女子,是典型的为了爱情可以抛头颅、洒热血的痴人,所以,一旦嗅到爱情的气息,她就像飞蛾扑火,奋不顾身。

    在一连收到五天的粉玫瑰后,有一日,当她收到花时,一张卡片插在了花丛中,她取出来一瞧,上面画了一座桥,是南湖边上的同心桥,旁边还写了时间和日期,由于她对送花之人心生向往,便在约定的日子,去到了同心桥。

    这同心桥,是平城的一座古桥,据说只要心爱的人走过这座桥,将同心锁锁在桥上,就能够相爱两不疑,白发变青丝。

    她便是怀揣着对浪漫爱情的憧憬,去到了桥上会情郎,当见到对方是个温文儒雅的人时,她一眼就被吸引住了,而这个男人就是叶荣生!

    之后,叶荣生便成了她的情人,他对宝莉极好,既不嫌弃宝莉的职业,而且还对她呵护备至,不管她多晚下班,叶荣生都会等着她,陪她吃碗宵夜。

    原本宝莉以为男人只是刚刚在一起,新鲜劲还没过去,谁知……前两天,他突然准备了一枚金戒指,跪地向她求婚了!

    “所有的男人,从来都是说说而已,纵然相爱多年,也没有将我迎娶回去,而他却当真了,给我买来了戒指,正经八百地跪在面前说:‘我爱你……’,哈哈哈……他当时对我说了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看着宝莉泣不成声,心里很不是滋味,宝莉是一个被人伤害多次的女子,虽然身处风尘之地,却始终保持着一颗单纯的、向往爱情的心,她什么也没做错,却因为叶荣生的阴谋而丧命,死在了爱人的手里!这是何其的悲哀啊!

    而后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,看来叶荣生是有备而来,他从不向宝莉透露自己的个人信息,也不许她公开恋情,甚至在一起后都是住进宝莉家中,现在回想,这一步步走来,都精明得很,让人心寒啊!

    宝莉颤抖地跟我说:“我不怕死,但我怕没有爱……我怕我爱了这么久,到头来只是一场笑话……而他……他杀了我便是了,为何还要让我明白,他其实从未爱过我,从来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走的时候,眼里没有一丝留恋,他想不起我们在一起的日日夜夜,也想不起我的这颗真心,那一刻,他没有人类的感情,只是个嗜血的恶鬼……”

    哭够之后,天也快亮了,一阵脚步声传来,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,两个穿着黑衣的鬼差,要来带她走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哭了,有什么冤屈,就去阎王爷面前喊冤吧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