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7.我的救世主
    所有人侧目,看是谁那么大胆子,敢在平城地界上闹事,结果一瞧,是个穿木屐鞋,留胡子的日本人,听那点头哈腰的狗腿子称呼其为太君,难道他是个军官?

    那太君坐在软椅上,愤怒地骂了一句,很快便掏出抢来,尤丽硬着头皮上去交涉,结果还被他们给揪起了衣领子,谈话间她瞥到了我,也不知说了什么,对方就将她放下了。

    她过来后,哭着对我说:“小兰妹妹,今日姐姐手下缺人,这太君闹得厉害,你能不能帮帮姐姐撑个场子,你的大恩大德,我尤丽没尺难忘……”

    “尤丽,我说了,今天我是客人,不是你手底下的姑娘!”我不可能为了这萍水相逢的“交情”,就被她情感绑架,出卖自己的色相吧!

    尤丽颤抖着说:“恐怕你已经无法拒绝了,因为刚才我看向你时,太君看上你了,他们让我过来,不过是跟你谈价钱的,今晚不陪他,你是没机会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我噌的一下站了起来,气得胸脯上下起伏:“这件事说什么我都不会做的,你们死了这条心吧!”

    此地不宜久留,我等不了凌风音了,唯有快步离开才是上上之策。

    谁知,我还没走出一步,尤丽就拽住我胳膊:“小兰,你都出来卖了,陪谁不是陪呢?这大司令你可以陪,太君就陪不得了?人家太君也不差啊,赏钱很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话什么意思?别说他是太君,就算是天王老子,我今天也不会作陪!”我甩开她的手,快步朝门前走去,结果还未走到门口,就被太君身边的那个狗腿子拦住了:“姑娘,别走啊!”

    我提起皮包就砸他的头:“滚!”

    “哟,脾气还挺大,看来,是没法好好说话了。”狗腿子大手一挥,就上来两个日本护卫,将我强行带到了太君的那一桌,太君见到我后,笑得流哈达子,用日语对尤丽夸赞一番,举起了大拇指,狗腿子点头哈腰地伺候着:“太君说了,这样的姑娘,才配给他斟酒,行啦,快过来领赏。”

    尤丽红着眼眶,强颜欢笑地过来,对我小声地说:“小兰妹妹,今晚就靠你了……拜托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……”我火气已经上头了,没想到大东舞厅居然明目张胆地逼良为娼,待尤丽走后,那太君就举起了酒杯,邀我喝一杯,我不喝,他就朝我凑过来,当酒杯离我越来越近时,两只手指凭空出现,夹住了酒杯!

    一双噌亮的皮手套横在眼前,太君用尽力气,都无法扳动酒杯,他怒气冲冲地抬起头,刚准备骂道,突然间就歇菜了,因为来者是他惹不起的人物!

    “白少安……”我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了,此刻他出现,在我的世界里就是救世主。

    他给我一个心安的眼神,面上却没有多少表情,甚至连急切也没有,张开嘴便是一阵流利的日语,那太君原本嚣张跋扈,见到他就跟老鼠见了猫,再也不敢放肆了。

    而后,白少安松手时,酒杯直接裂掉了,把周围的人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那太君隐忍着怒火,看了看桌上的枪,他伸出手去拿枪,却被白少安以非人的速度抢到了枪,抵在他的头上。

    狗腿子和那几个日本护卫准备动手,白少安眼睛瞬间红了,比深山里的野狼还要凶狠可怕,吓得他们一个个都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随后,那几个人都被踢出了大东舞厅,一脚踢飞一个,轮着掉了出去,顺着台阶滚了几道,白少安站在门前,威风凛凛的样子,真的好迷人……

    “滚!”他转身进入舞厅,怀中拥着我:“没事吧!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我吓到了:“谢谢,如果不是你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他就按住了我的唇:“别说谢,是我没保护好你,对不起!”

    然后我们回到舞厅,他与我同桌喝酒,我看着刚才拿走白玫瑰的服务生在远处给我使眼色,便起身拿着包包:“我去一下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拉住了我的手:“你该不会趁机离开吧!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他笑得像个孩子:“对不起,是我多心了,我陪你去吧!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有你在,谁敢欺负我?”我笑起来的样子让他看得心神一荡,没有任何时间精力去揣度这些话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好,我就在这儿,等你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我匆匆离去,跟着服务生到了后门,如同上一次,一架黄包车出现在巷子里,我坐上了车,一路向着南湖驶去。

    凌风音早早就候在了湖边等我,他双手背负在背,迎风而立,望着湖对岸灯火璀璨的倒影发呆,听见我的脚步声后,他头也不回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怕是坏人?”

    他噗嗤一下笑了:“我认得你的脚步声,坏人可学不来。”

    他今天戴了蓝色的傩戏面具,我跟他相处时间不算久,但也能知晓他面具的颜色是跟心情有关。

    而蓝色,则代表忧郁!

    “今天,有人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小事?”他冷笑一声:“若不是白少安及时出手,你就要被那小日本给欺负了,明明怕得要命,却死不承认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嘴硬,行了吗?满意吗?”我捡起一块石头,泄愤地砸在了湖里,溅起一阵浪花,他转过身:“我不是故意说你,只是……我心里难受,如果你跟我在一起,我不会让这事发生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别说这些有的没的。”我别过头去。

    他突然间泄气:“罢了,每次说起这些,你都不爱听,行吧,这次叫我出来,又想问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问叶荣生。”

    他听到我问起叶荣生,也十分地惊讶:“如果你想找他报复,报复当初绑架之仇,已经来晚了一步,他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逃了?什么时候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一个月前吧!他原本被我关在平城附近的一个秘密基地,却突然间消失了,连杀了六个守卫逃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看来这叶荣生也不是省油的灯啊,只是我不知他逃出来后,为什么要针对我们大都会舞厅,想将我们逼死。

    我接着问他;“你知道叶荣生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收到线报,他逃回了平城,当时我以为他要去夺回金荣帮老大之位,结果派人守了许久,也没见他有任何回到帮会的动作,不知在搞什么鬼。”

    现如今连凌风音也找不到线索,罢了,唯有等梁友青着手调查了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,我想问就这些了。”我转身就要离开,凌风音却勾住了我的手指:“等等,你问完了,我还没问呢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