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5.死人眼里的景象
    “所以,你怀疑宝莉是坐在椅子上,被人活活勒死的?”我终于抬起头来,正视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在想,能够把背后完全的交给别人,这个人,一定是死者最为熟悉和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望着他轮廓分明的脸,不过三十出头,却英姿勃发:“你究竟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是保安队长,也是私家侦探梁友青!”他抽出一张名片:“如果你想找到真凶,了解事实真相,不妨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他戴着帽子,压低了帽檐,眉眼之间写满了自信。

    梁友青……我将他名片收到手里,虽然接触时间不长,但我了解到,此人是有真本事的:“那好,我现在就委托你帮我调查真相,至于酬劳方面,我不会亏待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!”他告诉我,这几天大都会舞厅最好不要营业,好给他足够的时间查找证据。

    我答应了,不过就是几天不开门,这点损失不算什么,我在意的,是宝莉被杀的真相与真凶,究竟是谁会下此毒手。

    见他要走,我唤住了他:“梁队长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何事吩咐?”

    “我私人还有一事委托你调查。”我让他过来,跟他走到酒窖的角落,凑近他的耳朵,轻轻说了一句:“我要帮我查,一个戴黑帽子的神秘组织……”

    在过去,我没有接触过侦探这一行业,也不知是不是缘分,刘大勇惨死,梁友青被“提拔”当了城东片区保安队的队长,上任后第一次接触的案子就是大都会舞厅的凶杀案,然后与我结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势单力薄,虽然最近有了点钱,但人脉在短时间内还没有建立起来,所以,请一个私家侦探去查小轩的事,是目前最稳妥的选择。

    梁友青听到后,皱着眉头:“你确定……你真的要找那个组织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他说:“那个组织可不好惹啊,弄不好小命都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这么说,你知道?”没想到四处打听都没有探听到的“黑帽子”,竟然在梁友青这里有新发现。

    “快告诉我,他们是谁!”我不自觉抓住了他的胳膊,梁友青脸皮皱着一笑:“这个……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苏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多少钱,开个价吧!”

    “好说,一箱小黄鱼!”他竖起了食指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明抢啊!”一个消息,就想赚我一箱小黄鱼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他收回了手,淡然地站在角落里:“当年,我为了查这群帽子帮,你知道我手下折损了多少人吗?”

    我打量着他:“既然,你这般厉害,还有手下驱使,为何现在只混得个保安队长的职位?”

    说起这个,他就叹了一句:“谁让我受人所托呢?不然,就算给我警察厅厅长来当,我也不看不上。”他话锋一转:“行了,咱们还是谈正事吧!这一箱小黄鱼,你愿意给,我就告诉你,你不愿意,那就另请高明。”

    一箱小黄鱼,换来小轩相关的信息,不算贵:“好,我给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笑了:“好,等你准备好小黄鱼来见我,我们再聊聊此事吧,我的地址名片上有,你可收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他那里有线索,我浮在半空的心也就落了下来,此时,还不是去追问小轩下落的时候,毕竟舞厅刚刚死了人,有很多的事需要处理。

    首先第一要事,就是安排宝莉的身后事。

    这件事,原本应该兰芝去做的,但她伤心过度,没办法操持,所以这活儿就由我揽下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,我跟着宝莉的尸体去了警察厅,当天下午就安排了平城最好的仵作过来检验尸首,断定是被绳索扼住脖颈导致的机械性死亡,当时梁友青也在才场,他的结论跟仵作的相同。

    “尸体表面没有其他外伤,但是指甲缝里有血痕,应该是被人勒脖子时反抗留下的。”梁友青摇了摇头:“可惜她的位置很不利,是反着对凶手的,无法使力气。”

    梁友青一边说,一边绕着圈子,看着看着,他突然表情凝滞,停了下来:“你们瞧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他扒开了宝莉的眼皮,那耷拉的眼皮下面,按理说瞳孔已经涣散了,可奇怪的是,宝莉的瞳孔却还像活着时一般,甚至里面还有些花花绿绿的景象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我就算见了诸多怪事,这死人眼睛里有东西,还是第一次见到。

    仵作也觉得十分神奇,在场的人都凑过来看着,仿佛面前躺着的不是一具尸体,而是一个睡美人。

    梁友青拿起一枚小小的手电筒,照在宝莉的瞳孔上:“你们听过一个说法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死人的眼睛就像一卷胶卷盒,会记录下死前最后一幕。”说着,他指着宝莉的眼珠子:“你们看,这里像不像两个人?”

    我们凑了上去,当我的眼睛,对上宝莉的瞳孔时,一瞬间,我被吸入了另一个世界,就像电影一般在眼前上演……

    首先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亮着灯泡的梳妆台,我一步一步朝梳妆台走去,镜子前出现了一张脸,是宝莉那美艳的瓜子脸。

    我看到镜中的宝莉,就像在看我自己,对着镜子抹了抹口红,补了个妆,一点也不像要下班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宝莉姐,我们先走了。”舞女青青和sunny,两个人结伴离去,宝莉转身,对他们挥了挥手:“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……”

    当门嘎吱一声合上后,宝莉看了一眼墙上的钟,已经是凌晨三点了,她走出去,巡视了一圈舞厅,确认没人之后又回到了化妆间,对镜整理妆容,仿佛在等着谁。

    这时,后门响了,笃笃笃的三下敲门声带着节奏,是某种特定的暗号。

    我看到宝莉兴奋起来,她将口红放在桌面上,扭动腰肢,快步走了过去,一开门,就搂住了一个高大的男人:“你终于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男人穿着一件黑色披风,半张脸都隐藏在帽檐之下:“嗯,有事,来晚了点。”

    “可想死人家了。”她把他迎了进来,带到了化妆间:“你不是说想看看我上班的地方吗,就是这儿。”

    她坐在镜子前,从镜中望着男人高大的身材,冷峻的半张脸:“这个位置,是独属于我的,是不是很漂亮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男人站在她背后,双手将她的头摆正,对着镜中的自己:“美,真美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你嘴甜,对了,你什么时候娶我?”

    “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得提前点说,我不能说走就走,毕竟李经理和兰芝姐对我不错,他们正困难着,我要是突然走了,大都会要乱套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就……太好了!”说罢,男人衣袖里滑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,勒住了她的脖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