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4.有人投毒!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我是朝保险箱跑去,看到我急匆匆去了酒窖都很不理解,为什么我此刻关心的,不是舞厅的钱是否缺了少了,反而关心那些酒。

    我现在没时间解释,火急火燎地走到了酒窖的入口,当我把地上的平板门开启时,一段向下延伸的阶梯出现在眼前,阶梯旁的墙壁上通着电灯,全天都是亮着的。

    我一步一步向着下面走去,酒架上放满了洋酒,少数两排酒架放着白酒,角落里堆放着啤酒。

    这些酒是昨天刚送来的,所以留下的货比较多。

    身后响起一串脚步声,兰芝、三子、几个警察,以及保安队长追了上来,看到我站在酒窖里发呆,刚想问我发什么疯,我便随手拿起门口的一瓶酒,仔细地端详起来。

    从外表看很难看出这瓶酒有什么变化,可是……当我仔仔细细瞧过之后,发现在瓶口木塞边缘处,有一个如头发丝这般细小的圆孔痕迹。

    这还是在酒窖灯红通明,在我仔细查找下看到的,假若没有检查就将酒端到大厅里,在昏暗的灯光下,很难看出来。

    我找到找到开瓶器,将木塞旋开,拿起一枚高脚杯,就将红酒倒到了杯子里。

    兰芝轻声啜泣着:“小柔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居然还有心情喝酒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喝酒,我只是在怀疑一件事。”我将酒递到她面前:“你说,这酒里会不会有问题?”

    我向警察找来一根银针,当银色的针尖浸入酒中,我屏住呼吸,将银针轻轻取了出来,针尖已经变成了黑色!

    看到银针的变化,兰芝捂着嘴:“有毒!”

    我握着杯子的手,险些失去力气,虽然,当我看到针眼时,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,可是,当证明酒中有毒时,我受到的惊吓着实不小。

    保安队长凑过来,瞧了一眼瓶塞:“是针孔。”

    针孔?医生打针的针孔?

    他说:“没错,只是……医生是用它来是救人的,而这个人,却是用它来杀人!”

    我疯了一般,扑向酒架子上每一瓶酒,结果发现,金属盖子的酒水都完好无损,唯有红酒的瓶塞上出现了同样的细小圆孔。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细细想着,我们进来的这批酒,是酒水行直接发货,入库前舞厅的专业酒师会随机检测、尝酒,若是有毒,他早就被毒死了,所以,货运来时绝对没有问题,应该是在这儿出事的。

    我瞧着三百多平的酒窖,虽然平时许多人进进出出,但由于有专人看守,闲杂人等无法入内,也不好下手,唯有昨夜宝莉被杀时,大都会舞厅空无一人,是贼人绝佳的下毒机会。

    我将猜想告诉他们,兰芝吓坏了,三子气得青筋都鼓了出来,我则是一阵后怕,如果不是我第六感强,不是我猜到了对方的心思,真的要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兰芝问:“究竟是谁,竟然这么歹毒!”

    “是谁?这个就要靠警察厅的人去查了。”我原本以为此人只设计了宝莉惨死一案,想借助闹鬼的舆论对付我们,却没想到他心思歹毒,竟然用注射器将有毒药沿着红酒的木塞边缘注射进去,这般的神不知鬼不觉,想必费了不少心思设计吧!

    兰芝这时终于反应过来:“这酒如果送出去给人喝,岂不是要死人?出了这档子事,别说开店了,赔钱都能赔死我们。”

    我点头道:“是啊,对方有备而来,挖空心思,就是为了让我们大都会开不下去。”

    兰芝听闻后,嚎啕大哭起来,哭声十分嘹亮,她缠着那俩小警察:“几位军爷,你们一定要查清楚啊!那人心思歹毒,不仅杀了人,还在酒里下毒,手段太过狠毒,你们可一定要抓到他啊!”

    兰芝纠缠着那些年轻的小警察,我和三子默默地将被注射毒药的酒水挑了出来,好给警察厅的人装箱送去当做证据,这时,保安队长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也很冷静。”他站在我身侧,轻轻地说,三子抬起头来,警觉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他笑了:“放心,我夸你,绝没有别的心思。”

    “过奖了。”我低着头,专注做事,也没心情理他。

    队长蹲下身来,瞥了一眼那两个干站着的警察:“靠这群酒囊饭袋,什么线索都查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队长跟他们不一样?”我不喜欢第一次见面,就说人坏话的人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听听我的发现?”他压低了嗓音,等待着我开口,可我却觉得,他打定了主意要说,根本就不是征求我的意见,就算拒绝,他也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吧,我听着。”

    “接到报警,知道这儿发生了命案,我几乎第一时间到达的现场,当时打扫的清洁工人说,她来时门锁是关上的,她用钥匙开的门,我仔细检查过,确实如此,门锁没有被撬过的痕迹,所以,昨晚进入舞厅杀人、投毒的凶手,应该是舞厅的人,或者说……是宝莉认识的人。”

    我默默听着,虽然不喜欢他的人,可是,他的观察力、敏锐力、推理能力,确实不错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们进去后,清洁工人带我们去化妆间,当时我让大家先别进去,因为据工人说,她只是在门口,看到宝莉的身体吊在电扇上缓慢地旋转,一时间吓得昏过去,这就证明,她并未进入化妆间,所以,凶案现场还没被破坏。”

    我听着,越发觉得他不是个保安队长,而应该是警察厅的探长。

    然后,队长便给警察建议,先用薄粉洒在地上检查痕迹。

    当风扇拿来,将极细的石灰粉均匀吹散在地面时,凌乱的脚印中,出现了一道清晰的,男人的鞋印!

    “我在化妆间门外看到有牌子,写着:男士止步,所以,平日里不会有男人进来,而这男人的鞋印,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留下的,而且根据鞋印的行走轨迹,我发现,他在宝莉专属的位置前停留了很久,就站在她的座椅背后!”

    我脑海中出现一副画面,一个男人从门外走了进来,他对这里很熟悉,或者说,他是跟着人一起进来的,直接走到了化妆间宝莉的位置处,他站在了椅背后面,脚步在此处徘徊,化妆的大镜子反射着他的脸,他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“据我观察,这椅子应该就是凶手的行凶现场,因为,我在椅子前的地板上看到了鞋跟前后摩擦划出的痕迹,是新的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