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1.真话符
    我张开嘴,想怒怼回去,却发现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手背上,隐隐发出亮光,一道符咒一闪而过,看着还真眼熟啊……不就是尹恒的鬼画符吗?

    我这才想起,他刚才抓着我的手背,紧紧贴着脸颊胡言乱语的模样,难道是那会儿给我画的符?

    我抬起头来,在人群中看到尹恒正朝我微笑,他脱掉了新买的西装,披上了他的黑色大袍子,身上挂着一牛皮口袋,晃动的舞池中,唯有他一人定定站着,目光穿过人影,隔空望着我。

    尹恒这是……要走?

    我皱着眉头,想甩开白少安的手,我得过去问他,究竟在搞什么名堂?为何要在我手上画符,让我说不出话?为何要大晚上匆匆离开?

    白少安却死死拽着我,我没力气挣脱。

    这时,手背上的符咒开始发烫,我低头瞧了一眼,看到那符隐入了我的肌肤之下,再抬头时,尹恒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放开我!”我终于可以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纹丝不动:“回答我,你究竟是谁!”他一直在等着我的答案。

    我想也不想,张嘴就准备说:苏小柔已经死了,我是谁跟你没关系。

    结果……发出来的,却是另一句话:“我是苏小柔,那个被你不断伤害,却仍然爱你的苏小柔!”

    我的心跳、呼吸都停止了,老天爷,我刚才说了什么?

    我赶紧用手捂住了嘴,有种天崩地裂的末日感。

    下一秒,我还未回过神来,就被白少安抱在了怀里,拥吻……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强吻,让我措手不及,当我对上他绵密的吻,被他扣住纤腰,被他索取舌瓣时,不知不觉就慌了阵脚。

    在七彩的迷幻灯光下,我看到他蹙起了眉头:“小柔,我爱你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吻没有持续太长,因为我没忍住,用尽浑身的力气推开了他:“白少安,你混蛋!”

    “骂吧。”听到我说还爱他,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开我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住嘴,找个理由甩开他的,但手背上的符咒又开始烫了起来,张嘴便骂道:“你以为爱是那么随意说出口的吗?让我猜猜看,你跟多少女人说过爱,宋昕妤?姚云?或许还有其他的谁?我说过,你不配说爱,这样美好的字,你不配拥有!”

    过去的账还未跟他算清,如今,又添了新堵:“骗子,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!如果你爱我,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我?如果你不爱我,为什么又要私下帮我,做出那么多让人误会的事?”

    我这一开口,就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,停不下来了:“白少安,如果你真的爱过我,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残忍?我想要的爱情,是干净透明,简简单单的爱,为什么要将你我之间弄得如此复杂?为什么?”

    白少安静静地听着我发泄的嘶吼,一直在压抑着爆发的情绪。

    王副官和江月白纷纷捂着脸,或许在他们看来,我此时此刻就是个胡乱咬人的疯狗吧!

    我也不知怎的,突然间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连谎言都无法说出口。

    难道,这一切都是尹恒安排的?

    他为何要这么做呢?

    我想问他,顺便狠狠揍他一顿,可是他已经背着行囊离开了。

    良久,舞台上的音乐还在继续,周围的人依旧痴缠,喧嚣离我们越来越远,整个舞厅成了我们的背景,在我与白少安之间,有一道看不见的墙,隔住了外面的荒唐和欢愉,在墙的里面,在我们之间,上演着另一出荒唐。

    我荒唐地被人下了符咒,荒唐的开口,将内心所有的一切,将长久以来所受的委屈全都说出了口,甚至……我一直不肯承认还爱着他,如今也亲口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在这期间,我注意到了他脸上的变化,情绪暴涨,疼痛,悔恨……到最后,化为了爱!

    而这时,我已经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“小柔。”他抓着我的手:“我们从头开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我是拒绝的,可那道该死的符咒,却让我说出了内心的实话:“好!”

    他不敢相信地盯着我,与我深情相拥,眼眶是红的,声音是抖的,在我们拥抱的那一刻,我感受到了,他久违的心跳……

    当我趴在他的怀抱中,手上的符咒终于随风而散,我听到了尹恒的笑声,潇洒的,放荡不羁的笑声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“娘们,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,希望你面对白少安时,能勇敢地说出心里话,别再一个人宿醉,别再抽烟麻痹自己了,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,我是个粗人,没那么多大道理,也不懂得劝慰你,不过我想,他或许行……”

    我埋首在白少安的肩上,又是哭,又是笑:尹恒,谢谢你,让我终于勇敢了一次,让我终于找回了……我自己。

    这一夜,我们都喝了酒,喝了很多很多酒,在半醉半醒之间,我被他搂在怀里,感受到手指划过腰侧传来的凉意,轻哼了两声。

    他含情脉脉地看着我,微微上翘的薄唇,再也忍不住朝我袭来:“小柔,我会好好对你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!”我柔若无骨的推了他几下,没推动:“你的话,我一句都不信。”

    我反光的红指甲戳着他胸口:“你怎么想的,那就做出来,我只相信、只相信看到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我笑了起来,又灌了几口酒。

    “别喝了。”他夺过我的酒瓶:“你喝醉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我,我没醉……”我明明想着去抢酒瓶子,结果却扑了个空,跌入了白少安的胸膛里,白少安顺势将我抱了起来,脸色是涨红的,带着我穿越人海,带着我朝外走去,我仰头望着他宽阔的下颚,看着天花板的彩灯,再看到一轮弯月,最后……看到了一盏熟悉的水晶吸顶灯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,我太过熟悉,房间横着走能走三十步;家具都是法国款,有一张弹簧床、一个柜子、一张梳妆台、角落里放着留声机和一面穿衣镜;床头的墙纸上写着一个白字,还有一道红色唇印,那是除了记忆之外,我留下的唯一印记。

    原来,这里一直都没变啊,还是说,我一直都在屋子里,从未离开过?那些伤痛、悲凉的日子,都是一场噩梦?

    我紧紧锢着白少安,在床上翻滚起来:“这是真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一切都是真的。”他捧着我的脸:“小柔,我们回家了……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