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50.你究竟是谁?
    兰芝又开始忙起来了,她现在是大姐头了,迎来送往的身影如鱼儿般穿梭,我看着她脸上的笑,那皮肤泛出一层淡淡的油光来,是她独有的光彩。

    李灿也不闲着,他如今是大都会的经理,光是与人打交道就够他忙的了。

    而三子主要负责安保问题,他带了一批手下,刚刚去巡视了一圈酒吧,确保舞厅的安全。

    尹恒呢?他还真把自己当客人了,坐在我身后的角落里,抱着两瓶xo当水喝,心疼死我了,一边喝还一边说胡话:“我容易吗?我容易吗?我好好的道士不当,竟然跟你们开……开舞厅,师父要是知道,不得打死我……”

    我噗嗤一下笑了,逗他:“既然怕挨打,那就别当道士了,跟我们在凡尘俗世中打滚吧,到时娶一房媳妇,生个大胖小子,日子可比学道好多了!”

    “拉倒吧……”他摆摆手:“除非那媳妇是你,其他人我都看不上。”

    “都开始说胡话了。”我只道他是打趣我,没往心里去,结果他一个挺身,抓住了我的手,两腮红得像猴屁股:“娘们……娘们……我有话想跟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就说,撒手。”我跟尹恒虽然熟,但也没好到要手拉手说话的地步,可他却喝醉了,说什么都不肯松手,我没办法,只能由着他:“行行行,快说,说了赶紧撒手。”

    他抓着我的手背,贴在了他的脸上,嘟嘟囔囔地说:“娘们啊,娘们,你害得我还得好惨啊!”

    “我?”想想确实如此,自从我俩遇见之后,确实经历了不少大风大浪,他对我很好,处处保护我,这些我都知道,可害惨他又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“你这个红颜……红颜祸水啊……”他迷迷糊糊地望着我的脸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他涨红了脸,一连说了好几个我字,却始终都没有下文,我等急了,追问: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他两眼一翻:“我醉了。”

    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瞥见我身后站着一个人,一回头,便对上了一双深沉如渊的眼,那眼睛先盯我,而后望向了我的手,一脚就朝着尹恒的胸口踹去,把这个醉鬼踹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三子见状后,踩着桌子就飞奔而来,很快就抓住了来人的肩,手上的力道用得咯吱咯吱响,却始终无法扳动来人分毫。

    三子见攻其左肩无用,就伸手去抓他手腕,却被人反扣住了,一个闪身,那人由被动变主动,捏住了三子的手腕,扣在了桌上,三子鼓足了力气攻下盘,却被人一脚踩住,成了一只五花大绑的螃蟹,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白少安,住手!”我看到白少安腾出了一只手,正准备挥拳,赶紧拦在了三子身前,当拳头挥过来时,我闭上了眼,头上的蓓蕾帽被气道而波动,而后……静止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他力道如此大的挥拳,竟然能及时住手,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李灿和兰芝这会儿也赶了过来,见到是白少安和三子闹出来的,赶紧散了周围的人,兰芝拉开他们:“这是干嘛啊!”

    白少安松开手,站起来整理了一下黑色西服,江月白和换了便装的王副官穿过人群,赶到了白少安身侧。

    江月白朝我挤眉弄眼,左手牵右手,学着尹恒拉我手贴脸的模样,悄声说:“吃醋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少安一个侧目袭来,杀气满满,吓得江月白赶紧住嘴。

    我懒得理他,将三子和尹恒扶了起来,吩咐李灿:“赶紧带他们下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而后我让兰芝先自个儿去忙,别管我们,这才冷冷地开口:“白司令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就算我礼数不周,你也范不着在大都会开业当天,就来砸场子吧!”

    白少安居高临下地对着我,脸贴得几乎要吻上:“我喜欢!”

    “行,我惹不起你!但大都会也不欢迎你。”我闪避开,做出一个请的姿势,白少安却潇洒的转身,一声不吭地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喂!你!”

    堂堂的大司令,竟然还耍赖了。

    他举起手,打了个响指,服务生就过来了:“先生,请问想喝点什么?”

    “给我上最好的酒,还有……今天全场的费用,我包了。”

    服务生愣住了,抬头看了看同样愣住的我,没听错吧?他说……他包了?

    我回过神,对服务生说:“行,还不快去上酒!”白少安既然想做冤大头,那就让他做吧!

    我再怎么讨厌他,也犯不着跟钱过不去吧!

    见我要走,他拉住了我的手:“怎么?我包下全场,不赏光喝一杯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不胜酒力,让别人来陪你吧!”我朝兰芝挥手,刚抬起胳膊就被人狠狠地一扯,坠在了他怀里,他的身上,那股似花又似药的藏香,让我有些晕乎乎的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,放开我!”我以前很喜欢他的霸道,但现在,却又讨厌他的霸道,原来这就是爱情的魔力,当我爱一个人时,所有的缺点都成了优点,当我不爱他时,无论做什么,都是错。

    “嘘……”他的冷静和我的狂躁形成了对比,就如我们的体温,一个冷一个热,然后相互触碰的瞬间,他变得极冷,而我变得极热。

    “你听。”他指着指着台上的宝莉,正好听到她唱到那句:我却为了爱情人,生命也可以牺牲。

    他问:“像不像我们?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我别过脸去,他沉沉地笑了:“那好,我们换个你明白的,现如今,我该叫你苏小柔了,还是应该叫你……万代兰小姐?”

    我的呼吸,变得粘滞起来:“随你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今天来,就是为了弄个明白,你究竟是苏小柔,还是万代兰!”他很认真地与我探讨着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苏小柔是我,万代兰亦是我,两者无差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他眉眼间满是悸动:“她们是两个人,一个叫苏小柔,是一个爱我却被我不小心弄丢的女人,而万代兰……只是一个给钱就陪睡卖笑的婊子,所以,我要你亲口将告诉我,你究竟是谁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