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148.开业庆典的怪事
    当我冲到司令部,还没靠近大门,就被俩卫兵拦住了,他们手里端着步枪,交叉成歪斜的十字状,拦住了我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司令部也是你能擅闯的?”

    我指着门内:“我来找白少安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!白司令的名字也是你叫的?”那小兵很年轻,看得出来对白少安十分敬重,我心中冷笑,若是让他们知道,白少安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,是个连女人都不放过的禽兽,不知还会不会继续崇拜。

    可他们,却不管好说歹说,都不许我进入司令部,还叫我别闹了,再闹就要将我抓起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进门的关卡边上,我被人拒之在外,俩位卫兵把我的怒火都磨没了。罢了,我一平民老百姓,也不敢硬闯,只能打道回府了,只是没想到刚离开几步,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呼声:“苏小姐?”

    我赶紧转身,对上了一副金丝眼镜,俩卫兵朝他敬礼:“江先生好!”

    江月白点点头,便让他们打开了关卡:“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呢?”

    然后见我不说话,他明白了,怒喝着卫兵们:“有没有长眼睛,贵客来了都不放行。”

    “不怪他们,他们也是尽忠职守。”我朝他们点头示意,俩士兵嘟囔着:“我们也不知道,这位小姐是贵客啊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,以后你们可记着,苏小姐来了一定要放行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我无奈地看着他油光蹭亮的头:“放心,我不会常来,今天过来,是有件事想问问白少安。”

    江月白说:“不巧,司令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,他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是他昨晚就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他肯定没回来,因为他杀人去了吧!

    江月白看到我手中捏着报纸:“你都知道了,对吧?那让我猜猜,你此行的目的是什么,应该是质问白少安是否杀人了,对吗?”

    军师就是军师,什么都瞒不过他。

    “是,我想问问他为何要滥杀无辜!”

    江月白扶了扶眼镜:“这你可误会他了,这些人的死跟他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因为昨晚,我们抓到了敌系军阀派来的特工,少安、我还有王副官连夜提审,出来后才得知他们被杀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我不信任地盯着他,这个江月白是白少安的人,很可能会为了掩盖白少安的罪行而撒谎。

    他哭笑不得:“苏小姐,我骗你作何呢?你可是最了解少安的人,他什么时候杀过女人和小孩?”

    这倒是实话,从我认识白少安起,他便没有伤害过妇孺。

    “不过,有一个人除外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宋昕妤!”江月白告诉我,白少安对宋昕妤的残忍,是他从未见过的,我问他为什么,江月白说:“这是白少安的机密,连我也不知,等你见过宋昕妤之后,就会明白,少安疯起来有多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是吗?

    可我上次在大东酒店见到他时,宋昕妤还小鸟依人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江月白故作深沉地说:“有时眼见未必为实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请我进司令部去坐会儿,我拒绝了,因为我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,既然不是白少安下的手,我便没有与他见面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见我要走,江月白对我说:“听说,明日是你大都会开业的日子?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眯着眼睛,感觉浑身上下的细胞都被点燃了,这个尹恒,怎么什么都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我会来捧场的。”

    我淡淡的笑了:“好,多谢赏脸,不过……你来就行了,那些无关人等,最好莫要出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可拦不住啊!”

    第二天,晴空万里,彩云漫天,整个平城从大清早就热闹起来,六辆装扮鲜花、彩带、彩灯的花车,从大都会门前出发,缓缓沿着十字街、洋人街、江边洋场的马路开始全程巡游。

    第一辆花车是仿照我们的门头,金沙碧浪簇拥着纸做的招牌,亮着一圈大灯泡,车上是咱们请来的西洋乐队,奏响着欢快的乐曲。

    后面,是兰芝挑选的十几个模样靓丽的舞女,站在第二辆花车上,自由地随着乐声轻舞,吸引了众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第三辆花车,是西市请来的杂耍艺人,他们扮做了西洋的小丑,画了大花脸,戴上了金色的假发,在给人们变戏法,时常变出一些传单和零钱抛洒在人群中,引发哄抢。

    这第四辆花车载着许多洋酒,拆分成了小瓶装,正向着两侧的人们抛洒而去。

    一直到第六辆马车压轴,整个队伍浩浩荡荡,不仅吸引了路上的行人,就连两侧洋楼上的人都纷纷推开窗户,凑一凑热闹。

    这一圈游街下来,所有的人都知道了,平城今天开了一间新的舞厅,名叫大都会,虽然地址是之前的春雨戏院,但,自从上次记者报道戏院捉鬼后,这么久也没闹出任何事,人们也渐渐放下了心中的恐惧,反而好奇,想去这间舞厅瞧一瞧,空置了十年的鬼屋,被改成了何种模样。

    我、尹恒、李灿、兰芝、三子每一个人没有随车同行,而是早早就来到门前布置,大家今天都穿得十分正式,只有我,太过素净了些。

    我穿着一身洁白的蕾丝海棠花纹旗袍,戴一顶白色贝雷帽,帽子下是双层网纱,将脸遮住了大半。

    兰芝穿了一身红底牡丹纹金边的真丝旗袍,短发专门去烫过,上面别了一支闪耀的美人鱼水晶发卡。

    而男人们,统一西装革履,抹了头油,一个个变成了绅士。

    看到我穿得如此素净,还遮住了脸,兰芝说道:“你啊你,大喜日子,也不露露脸。”

    我笑道:“我想保持一些神秘感。”

    就如这间舞厅,明面上是李灿为老板,我退居幕后,便是希望自己的身份能够隐秘一些,毕竟那日在大华酒店,我是如何以万代兰身份伺候白少安的,许多人有目共睹。

    “行吧行吧,随你的便。”兰芝掏出小镜子,抹上了新买的口红,听说是国外的一个牌子,叫香奈儿,今年刚传入国内,很讨名媛太太们喜欢。

    “看看,我今天美吗?”她将胳膊抬起来,轻抚着后脑勺,我笑道:“美,今天最美的就是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笑得像个孩子:“我兰芝终于也混出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我们准备开业典礼时,突然走来了一群人,大概有一百来个,每一个怀里都抱着一个花篮,上面写着各大商行、公司大佬们的名字,还有祝福的贺词,看到后,我们都傻了眼,相互望着对方,大家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随着花篮的到场的,还有一些熟悉的、陌生的面孔,熟悉的是王百万等人,不熟的,是他们带来的一些老板。

    我心都提到嗓子眼,他们该不会认出我了吧!逐压低了帽檐。

    谁知他们径绕过了我,对李灿祝贺,李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整个人都懵了,只好客气地说:“多谢多谢,待会请里边坐,今天开业,酒水免费。”

    招呼完了这一波,吉时也到了,尹恒正准备点香作法,忽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阵轰鸣,所有人都慌了,这声音大家太过熟悉,就是飞机的螺旋桨声,我暗道:难不成又打仗了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